內蒙古包頭市日前出現腸型鼠疫死亡病例,有35人被隔離,官方8月6日發佈鼠疫防控三級預警。事實上,此前一個月的7月5日,內蒙古巴彥淖爾市就傳出確診一例腺鼠疫病例。而早在去年11月,北京、內蒙古也一度確診了四宗鼠疫病例。外界質疑當局掩蓋真實的鼠疫疫情,而據中共今年4月的內部文件顯示,內蒙古鼠疫疫情嚴峻。

包頭出現鼠疫死亡病例

內蒙古包頭市衛健委網站8月6日發佈「關於發佈達茂旗鼠疫疫情三級預警的通告」,指2日包頭市接到報告,達茂旗石寶鎮溫都不令村委蘇吉新村發生一個死亡病例,判定患者為腸型鼠疫,死亡原因為循環系統衰竭。

這份三級預警通告的預警時間從8月6日持續到2020年底。中國的人間鼠疫疫情一共分四級,最高是一級,代表「特別重大」,三級則是「較大」。

通告稱,已對該死亡病例的9名密切接觸者、26名密切接觸者的接觸人員集中隔離醫學觀察,目前他們無發熱等異常症狀,鼠疫核酸PCR檢測結果均為陰性。死者居住地蘇吉新村已實行封鎖隔離。

通告警告,當前包頭市存在人間鼠疫疫情傳播的風險,民眾要避免去疫區、疫點,若出現發熱、咳嗽等相關症狀時要及時到指定醫療機構就診。

鼠疫是中國甲類傳染病,又稱黑死病。鼠疫發病急、病程短、死亡率高、傳染性強、傳播迅速。鼠疫的全身症狀主要表現為發病急劇,高熱、寒戰,劇烈頭痛等,重症病人早期即可出現血壓下降、意識不清、譫語等。根據臨床症狀,鼠疫分為腺鼠疫、肺鼠疫、敗血型鼠疫、腸鼠疫、腦膜炎型鼠疫等。腺鼠疫是最多見的臨床類型,除具有鼠疫的全身症狀以外,受侵部位所屬淋巴結腫大為其主要特點。

腸鼠疫多因食用未煮熟的鼠疫病死動物(如旱獺、兔、藏系綿羊等)而感染,除具有鼠疫的全身症狀外,還表現為消化道感染的特殊症狀。如頻繁嘔吐和腹瀉,一晝夜可達數十次,吐瀉物中常混有血液和粘液混合物,排便時腹痛,常伴有大網膜淋巴結腫脹,從腫脹的淋巴結和吐瀉物中可檢出鼠疫菌。

一個月前巴彥淖爾市確診腺鼠疫病例

此前,內蒙古衛健委7月5日凌晨接到巴彥淖爾市衛健委報告,烏拉特中旗收治的一位患者被判定為腺鼠疫疑似病例,典型症狀為發熱,右側大腿腹股溝可觸及腫大淋巴結且有壓痛;7月5日下午,經內蒙古綜合疾控中心實驗室覆核,並結合臨床症狀和流行病學史,確診為腺鼠疫。

疫情發生後,烏拉特中旗啟動了突發公共衛生事件IV級應急響應和Ⅲ級防控預警,自7月5日發佈起持續至2020年底。

7月7日,內蒙古自治區新聞辦召開發佈會,就草原旅遊景區疫情防控情況及措施進行通報:目前內蒙古已發現三個鼠疫疫點,15名密切接觸者已實施居家醫學隔離觀察。

據內蒙古衛健委副主任伏瑞鋒介紹,目前檢出鼠疫菌的三個疫點中,一個為確診患者所在地巴彥淖爾市烏拉特中旗溫更鎮。該疫點在6月18日發現四隻自斃鼠,後判定為疫鼠。

北京內蒙去年底確診四宗鼠疫病例 內部文件曝光疫情嚴峻

2019年11月,據中共官方通報,從北京到內蒙古確診四宗鼠疫病例。

11月12日,內蒙古錫林郭勒盟衛健委、北京市朝陽區衛健委聯合發佈消息稱,北京朝陽醫院確診了兩例自內蒙古來京就診的肺鼠疫病例。這兩例鼠疫患者自10月26日至11月12日轉院五次,到北京才確診。

11月16日,內蒙古錫林郭勒盟鑲黃旗巴音塔拉蘇木採石場一位55歲的工人,在烏蘭察布市化德縣醫院被診斷為腺鼠疫確診病例。11月27日,內蒙古烏蘭察布市四子王旗確診一例腺鼠疫病例,成為官方通報的第四例鼠疫患者。

當時各地防治鼠疫的宣傳大張旗鼓,但一些相關案例卻被禁止討論;網傳疫情擴散,外界質疑當局有意掩蓋疫情真相。

當時有消息說,內蒙、甘肅、寧夏、新疆、遼寧和吉林等北方省區300多個村完全被封鎖,村民不許進出,以防鼠疫擴散,村莊通訊也遭切斷,並有武警駐守。有北京宣武醫院的網友披露,中共送入醫院的普通鼠疫患者只做隔離處理,不進行任何恢復性治療,已有死者被運走直接焚化。

2020年4月,大紀元獲得「內蒙古自治區綜合疾病預防控制中心」4月13日的「疫情通報」,披露了鼠疫的嚴峻形勢。

該通報稱,「2020年3月15日判定首起疫情以來」,四個盟市十個旗縣的21個疫點又發現了動物間鼠疫疫情,這意味著,內蒙古總共12個地級市盟中,已經有1/3的地區出現了鼠疫。

另外一份「內鼠防應急字〔2020〕17號」的文件顯示,內蒙古「鼠疫防控應急領導小組」4月3日印發《關於全區鼠疫防控工作電視電話會議精神貫徹落實情況的通報》,指鼠疫疫情嚴峻,急令各地成立鼠疫防控領導小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