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自由燈塔》2020年8月5日報道說,《紐約時報》悄悄刪除了數百個中共在其網站付費發佈的廣告。

《紐時》發言人告訴《華盛頓自由燈塔》,該報今年年初已決定停止接受包括《中國日報》在內的(中共)國有媒體的廣告,近期舉動正是這一決定的反映。

《自由燈塔》報道說,《紐時》決定終止與《中國日報》的夥伴關係是整個美國社會對中國(中共)政府與美國機構之間的曖昧關係的一種反思。作為紙媒,有責任報道中國(中共)政府壓迫下的痛苦故事,但在過去十年中,《紐時》發表了二百多篇為中共政府宣傳的文章,其中一些內容還在美化中國(中共)的侵犯人權行為。例如,它於2019年刊登的一則中共出資的影片廣告,將被壓迫的維吾爾族人民描述為在中共統治下、旅遊業得到促進的新疆人。

過去十年,中國共產黨的官方喉舌《中國日報》一直在美國主流媒體的頁面上購買廣告,並利用廣告位向數百萬不設防的美國人傳播中共宣傳。

作為回報,《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和《華爾街日報》等美國報紙獲得了數百萬美元的收入。

共和黨眾議員吉姆·班克斯(Jim Banks)是國會中國工作隊的成員,他一直關注中共在美媒體宣傳問題。他對《紐約時報》終止與《中國日報》的關係表示讚賞。

他亦提及,《紐時》也有記者深入新疆,並傳回中共當局踐踏新疆人權惡行的報道。

「《紐約時報》對新疆和世界各地正在進行的共產黨暴行也進行了出色的詳細報道。」他說。

「這些報道終於產生了影響,《紐約時報》不再支持掩蓋中共的野蠻行為。」班克斯說,「我希望其它媒體也能仿傚,並開始將美國價值觀擺在共產主義的賄賂好處之上。」

《中國日報》之前因未遵守有關聯邦披露要求,公佈其與美國媒體的關係之後,35名國會共和黨人要求司法部對該媒體進行調查。根據需求,《中國日報》提交了自2016年以來其美國活動的修訂披露,包括首次披露其與美國媒體機構的合作關係細節。

新的披露顯示,《華盛頓郵報》和《華爾街日報》每個月從插印《中國日報》插頁獲得超過10萬美元的收入。《紐約時報》從出售網站廣告位給中共,在2018年獲得5萬美元的宣傳費收入。

新的披露還顯示,《中國日報》向《洛杉磯時報》、《芝加哥論壇報》,《侯斯頓紀事報》和其它大型地區報紙為其插頁支付了數十萬美元。

《華盛頓郵報》發言人告訴《華盛頓自由燈塔》,自2019年以來他們未發佈過《中國日報》的任何廣告,但並未澄清《郵報》是否正式終止了與《中國日報》的合作關係。

人權觀察組織的研究員王亞秋敦促美國其它媒體仿傚《紐約時報》,終止與中國(中共)官方媒體的關係。她說:「如果你在乎真相,那就不要跟中國(中共)政府的宣傳、審查和鎮壓機制有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