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訊】2020年7月20日,英國法輪大法學會主辦了一場網絡國際研討會。研討會發言嘉賓是: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前高級主任羅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香港觀察主席本尼迪克特羅傑斯(Benedict Rogers),以及香港實業家及政治評論家袁弓夷(Elmer Gongyi Yuen)。四位應邀發言的專家結合自己研究專長和親身經歷揭露中共邪惡本質,聲援法輪功團體堅持不懈的和平反迫害的正義之舉。

大衛麥塔斯在發言中談到,他自2006年5月以來一直在針對中共大規模殺害法輪功修煉者用於器官移植的罪行進行調查,這些經歷讓他逐步認清了中共邪惡本質。他提醒人們,中共的邪惡是沒有底線的,中共的欺騙掩蓋是系統性的,中共已經把打壓迫害和威脅擴展到海外,國際社會需要共同認清和對抗中共的邪惡。

以下是麥塔斯在研討會上發言的要點:

我今天要介紹從2006年5月以來,我在我的研究工作中吸取的十三點教訓。這項調查是關於在中共大規模活體摘取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罪行。

中共的統治無處不在。中共和中國國家之間的關係,與所有的民主國家都不同。在中國,國家工作人員都是黨手中的拉線木偶。從上到下,政府機構、政治和法律結構中的每個官員背後,都有一個起主導作用的黨官。行政系統和黨系統在頂部融合,黨主席也是國家主席。在這個國家的任何地方,都有黨的官員指示政府官員。

中共不受法律約束,因為黨統治國家,國家機關管不了黨。法律制度和政治制度也是如此。黨凌駕於法律之上,黨告訴法律制度該做甚麼。黨指示法院、警察、監獄、檢察官、調查員、國防委員會,甚至法官。

黨的不誠實行為是明目張膽的。中共撒謊無所顧忌。甚至都不會嘗試把謊言編得圓滑一些。中共的宣傳趨向於蠻橫無理。

中共的掩蓋行為是系統的。幾乎每當有人從官方管道中找到支持批評該黨觀點的證據時,這些證據就會從官方網站上消失,官員們會否認他們曾在自己的網站上說過的話,而這些都可以在中共管控之外的互聯網檔案中獲得。

中共扭曲詞彙。黨抽走詞彙的標準含義,代之以它自己的定義。例如,對於中共來說,「自願捐贈的器官」的來源包括囚犯;「捐贈器官」是指付費給家庭成員而獲得器官;「法治」是指共產黨的統治;「停止從囚犯那裏獲取器官」現在是指停止從死囚犯那裏獲取器官。還可以舉更多的例子。

中共將宣傳延伸到海外。與黨的要員見面的政客或公務員,以及採訪他們的媒體都成為其宣傳的對象。中共積極進行海外的虛假宣傳活動,包括故意散佈假新聞或誤導歪曲事實。

中共在國外進行騷擾活動。中共政府和共產黨監視海外的反對派。國外的批評者可能會不斷收到錄音電話,或者其電子郵件被黑客入侵和被病毒感染。批評該黨的網站會遭到網絡攻擊。

中共在海外使用其權力用於迫害。例如,被中國政府或共產黨確認為法輪功修煉者的海外華人,除非他們以書面形式否認對法輪功的信仰,否則他們將被拒絕續簽護照,認識法輪功修煉者或同情法輪功的人進入或離開中國會受到限制。

中共試圖把審查延伸到海外。中國政府和共產黨利用使館工作人員試圖箝制批評政府和黨侵犯人權行為的言論,對於公共論壇和媒體亦是如此。中共領事館和大使館經常打電話給活動的主辦方,要求他們取消某些活動。我們曾聽到(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香港觀察主席)本尼迪克特羅傑斯舉的例子。對那些中共沒能阻止的活動,中共會試圖勸阻民眾參加,其中的一個做法是中共使領館向當地知名人士和政要發信,詆毀這個活動並勸阻他們不要參加。

中共利用海外華人組織。中共在國外建立和資助一些前台組織,做為其傳聲筒。例如學生會、華人老年協會以及孔子學院。

中共霸凌海外。中共使領館發出的信件中稱,如果對中共受害者的困境表達任何同情,會「對雙邊關係產生不利影響」,或「對未來交流與合作產生負面作用」。在大紀元報紙上做廣告的商家,以及擺放報紙的商家,會收到中共的威脅電話,用商業受影響來威脅商家。

中共政府會以粗魯無禮或欺騙迷惑兩種方式回應外界批評。這兩類方式只是表面形式不同,其實質並沒有區別。

中共拒絕承認過去的錯誤。該黨政策不斷變化,但本質從未改變,只是不斷地在變換手法。中共不肯公開過去的歷史真相,更不會去承擔責任。

總的來說,從中共殺害法輪功修煉者以奪取他們器官的角度,我已經做了很多年的調查,在這些年的調查中,我從多方面深入地了解了這個黨,我覺得看得更清晰了。人們要想了解中共,必須要通過表象看到它的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