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3日,美國眾議院監督與改革委員會的3名共和黨籍議員致函6所美國大學,要求他們最遲於一周後(8月10日)提交自2015年1月以來收到的來自外國的禮物或與之簽訂的合同或協議的未經編輯的紀錄。

國家安全受威脅 大學必須交出紀錄

據美國之音報道,6所大學包括芝加哥大學、德拉瓦大學、哈佛大學、紐約大學、賓夕凡尼亞大學和耶魯大學。

這三位國會議員們引用的法律是美國1965年的《高等教育法》(Higher Education Act)第117條,要求「學院和大學向教育部披露任何超過25萬美元的來自外國的合同和禮物」。他們以國家安全受到威脅為由,要求「進一步了解對手國家對美國高等教育系統直接投資的影響」。

其實,早在2019年6月,美國教育部就開始對大學獲取外國資金展開系列調查。

2020年2月,美國教育部網站在一封致哈佛大學的信中,要求該校揭露有關中國、卡塔爾、俄羅斯、沙國伊朗政府的捐贈或合約紀錄;同時也要求該校提供涉及華為、中興和俄羅斯卡巴斯基實驗室和斯科爾科沃基金會、伊朗阿拉維基金會等的紀錄。

另外美國教育部指出,耶魯大學在2014年至2017年期間,至少收受3.75億美元(約台幣112.4億)的外國資金而沒有通報。同時教育部再給耶魯的信件中,要求耶魯提供來自沙國、中國及該國電信巨頭華為、北京大學燕京學堂及卡塔爾等的捐款紀錄。

8月3日,紐約郵報引述教育部一位律師對議員的話說,「被教育部調查的美國大學,反覆掩蓋其跟中國的關係,拒絕交出來自中共的現金和其它禮物的詳細記錄文件,或是挑釁地將它們貼上『機密』標籤。」

也許是因為美國大學拖延和隱瞞了一年多還不交出捐贈紀錄,導致3位國會議員要求他們在一周內必須上繳。

美國大學獲中共捐贈後公開捍衛中共

3位國會議員在信中表示,眾院監督和改革委員會獲悉,「許多國家利用與美國大學、教授或研究人員的捐贈協議或合同,將他們資金的收益或交換條件最大化,而這種收益可以以不同的方式來兌現。」

信中說,「最令人擔憂的是有些接收捐贈大學,根據所收捐贈改變其決策。」

譬如,美國教育部簡報中提到:「與吉林大學結盟的兩所大學」在有報道說新冠病毒大流行可能源於中國武漢一個實驗室的疏忽後,「公開捍衛中共,聲稱這些報道是虛假的」。

更有力的一個案例是,由於中共給美國捐贈了3億多美金。今年7月,在大陸民眾痛恨政府隱瞞疫情、抗疫措施不得力的情況下,哈佛大學阿什民主治理與創新中心(Harvard Ash Center for Democratic Governance and Innovation)發佈的民調卻稱,中國人對中共的滿意度超過90% 。

該中心7月9日發佈題為「理解中國共產黨韌性:中國民意長期調查」的報告(Understanding CCP Resilience: Surveying Chinese Public Opinion Through Time)。該報告說,2016年中國老百姓對中央政府的滿意度比2003年高出7個百分點,達93.1%。

中共官方喉舌新華社馬上以「哈佛大學調查報告:中國民眾對中央政府的滿意度高達93.1%」為題報道。中國新聞網也以「哈佛大學13年跟蹤調查3萬中國民眾,沒有找到美國政客想要的答案」為題跟進此事。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則以此報告為「力證」,「反擊美國務卿蓬佩奧污衊中國共產黨的言論」。

美國哈佛大學。(fotolia)
美國哈佛大學。(fotolia)

中共以捐贈名義來竊取美國知識產權

中共還利用捐贈來竊取美國的知識產權。以哈佛大學為例,2020年6月,哈佛大學化學系主任利伯(Charles Lieber)因被控參與中共的「千人計劃」,且向美國政府說謊而被逮捕。

美國檢方指利伯在2011年成為武漢理工大學的「戰略科學家」,每月獲5萬美元酬勞,外加15.8萬美元生活津貼,還提供他150萬美元設立研究實驗室,換取利伯以武漢理工大學的名義,籌備國際研討會、發表論文及申請專利。

也就是說,原本屬於美國的專利,被中共收買美國教授後而變成了中共的專利。目前利伯因隱瞞參與中國「千人計劃」而被起訴,後來他再因稅務罪名被起訴。

今年2月,美國國家公共電台(NPR)獲教育部確認,自2019年7月以來,教育部的「執法工作已觸發了報告此前未披露的外國資金約65億多美元」。 也就是說,美國大學隱瞞了65億美金的捐獻、合同,而沒有上報美國教育部。

美國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說,國會議員致函行動的大背景是今年5月美國國務院發佈的《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戰略方針》,該文件「非常清晰地反映出美國政府現在要清理中國的代理人在影響美國政府以及美國的教育、文化、新聞機構的滲透」。

來自中共捐款的實例  陳氏兄弟哈佛歷史上最高捐贈

8月3日,《華盛頓自由燈塔》(Washington Free Beacon)披露,賓夕凡尼亞大學收到了300萬美元的神秘捐款。該捐款的幕後金主是公司註冊在香港的上海地產商徐學清(音)。而徐在2011年面臨腐敗指控,他用卡地亞(Cartier)手錶賄賂了上海官員。受賄人被判處無期徒刑,但徐沒有被指控犯罪。

報道引述美國外交政策委員會中國專家邁克爾索博里克(Michael Sobolik)的話說,徐未被起訴意味著他與中共關係密切。

2019年2月18日,大陸頭條新聞報道了「哈佛大學捐款前四名:第一名中國人捐了23億,第四名潘石屹捐6億」的文章。

文章稱,「哈佛大學捐贈排名上,排名第一的是陳樂宗陳啟宗兄弟,他們以父親陳曾熙的名義向哈佛大學捐了3.5 億美元。這是哈佛近400年歷史上金額最大的單筆捐款,其後哈佛公共衛生學院將以陳曾熙的名字命名」。

恒隆地產董事長陳啟宗哈佛大學捐贈排名上,排名第一的是陳樂宗陳啟宗兄弟,他們以父親陳曾熙的名義像哈佛大學捐了3.5 億美元,這是哈佛近400年歷史上金額最大的單筆捐款,其後哈佛公共衛生學院將以陳曾熙的名字命名。(大紀元資料圖)
恒隆地產董事長陳啟宗哈佛大學捐贈排名上,排名第一的是陳樂宗陳啟宗兄弟,他們以父親陳曾熙的名義像哈佛大學捐了3.5 億美元,這是哈佛近400年歷史上金額最大的單筆捐款,其後哈佛公共衛生學院將以陳曾熙的名字命名。(大紀元資料圖)

資料顯示,陳家是香港人。陳樂宗是哈佛大學放射生物學博士。陳曾熙創辦了恆隆公司,主營地產開發,恆隆後來由大兒子陳啟宗繼承,目前恆隆集團市值324億,陳啟宗身價162億。

1986年,陳樂宗建立「香港晨興創投」。2006年,陳樂宗兄弟捐款1億港元在香港中文大學成立「晨興書院」;2014年9月,陳氏兄弟以先父名義向哈佛大學捐款3.5億美元,之後對南加州大學進行捐款。

目前外界不知道陳氏兄弟捐款背後是否有中共因素。公開資料顯示,陳家的恆隆地產從九十年代起拓展大陸市場,「繼上海兩個地標物業恆隆廣場和港匯恆隆廣場取得成功後,公司積極拓展版圖。在瀋陽、濟南、無錫、天津、大連、昆明、武漢及杭州發展項目,全部均以『恆隆廣場』品牌命名。」

恆隆能在大陸獲如此多黃金地段,他們跟中共高層的關係一定非常密切。他們捐款後,中共高官的一大批子女家屬就能不需考試就入讀哈佛。譬如習近平的女兒就是哈佛大學畢業的。

潘石屹給哈佛捐了一億美金 兩兒子在哈佛耶魯上學

給哈佛捐款第二名是Ken Griffin,城堡投資集團創始人,捐了1.5 億美元,第三名;Hansjorg Wyss,捐贈1.25 億美元,這兩人都曾經在哈佛大學讀書。

而第四名潘石屹,SOHO中國董事長,捐贈1億美元,潘石屹大學畢業於河北省廊坊市中國石油管道學院,從未在哈佛讀書。

據說捐款是由潘石屹的妻子張欣主導,她表示捐贈款「用於資助在世界大學攻讀本科的中國貧困學生」。

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余鋼/大紀元)
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余鋼/大紀元)

不過具體哪些貧困學生受益,外界不知道。在大陸知乎網站上有人發帖說,「外界還傳聞,潘石屹、張欣夫婦先後向美國捐了6個億。具體多少無法求證。唯獨可以求證的是,潘石屹捐款哈佛真實原因是甚麼。」

張欣在接受鳳凰衛視採訪的時候是這麼說的:「像我一個香港工廠女工,能夠去英國上學,就是有人資助,才上得了。所以,我擔心現在再去劍橋,像我和潘石屹這樣從女工,從農村出來的人會因為錢失去機會。我們的助學金就是要解決這個問題。」

但也有人認為,潘石屹之所以捐款美國那麼多錢,是為自己的兒子能上世界名校。目前,潘石屹的大兒子就讀英國利商學院,二兒子就讀耶魯,小兒子就讀哈佛大學。

網友評論說,「就算潘石屹捐款給美國,為了兒子也沒甚麼可指責的。換成你有幾百億資產,捐個幾億出來,能讓兒子入世界一流大學,還是願意捐這筆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