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洲的文化是一個香港原本的縮影,獅子山精神講得太宏觀,香港人的精神反而是『漁民的精神』。」在設計師石紀康(阿西)的心中,長洲似一顆磁石,有著無盡的吸引力,更有味道的是當中的「漁民精神」。人到中年回到出生地,重新認識這個歷史悠久的小島,又別有一番滋味。阿西3年前回流長洲,在北社街開文創小店「島人源」,盼藉著一件件自家設計的創意作品講述長洲故事,將漁民的精神一路延續。

設計師石紀康(阿西)三年前回流長洲,在北社街開文創小店「島人源」,與眾人分享長洲故事。(陳仲明/大紀元)
設計師石紀康(阿西)三年前回流長洲,在北社街開文創小店「島人源」,與眾人分享長洲故事。(陳仲明/大紀元)

阿西認為,長洲的「漁民精神」也代表著一種「香港精神」。(陳仲明/大紀元)
阿西認為,長洲的「漁民精神」也代表著一種「香港精神」。(陳仲明/大紀元)

幾年前,在上海從事廣告行業的阿西,在商場的展覽中看到以麥兜為主題的藝術裝置,當中對長洲的描述只有平安包,身為長洲人的阿西感到失望:「不講太平清醮只是平安包,長洲只有那麼少的東西嗎?有冇搞錯?」這個展覽觸發阿西萌生挖掘更多長洲的故事,設計獨有的長洲文創產品的念頭:「你在第二個地方看到介紹自己成長的地方只有那麼少東西的時候,就會想我們是不是可以做些事情,告訴別人聽,我們自己其實有甚麼東西,令更多人認識。」

因緣際會下,阿西決定辭去在大陸工作了14年的職位,於2017年回到自己的出生地——長洲重新開始,和妻子一起開文創小店「島人源」。阿西解釋:「在我眼中每一個社區都是一個島,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文化,每一個社區都有自己的生活模式。用『人』,就是全部關於人的故事,『源』就是源頭,我們的歷史,這三個字變成我們自己的品牌。」

「漁民精神」的延續

「獅子山精神」深入人心,但阿西認為香港人還有一種「漁民精神」。香港從漁村發展成大城市,漁民是香港人重要的組成部份,他描述,「漁民精神」中包含著肯捱苦、樂天知命的態度,漁民長期在海中漂泊,見慣了大風大浪,他們的口頭禪是「喺咁嘅啦!」(就是這樣的)這裏沒有消極的意思,而是對現實的豁達大度:「他們說的意思是你要捱,要承受,比如下雨,他們會覺得無所謂,明天會天晴,這才是一種處事態度。」阿西覺得,港人性格中的刻苦、多變、包容性大,都是漁民整天面對風浪時磨礪出的精神。


阿西創辦「島人源」,亦想表達一種用藝術方式「尋根」的意味,強調「重塑印記」的理念。(陳仲明/大紀元)
阿西創辦「島人源」,亦想表達一種用藝術方式「尋根」的意味,強調「重塑印記」的理念。(陳仲明/大紀元)

阿西創辦「島人源」,亦想表達一種用藝術方式「尋根」的意味,強調「重塑印記」的理念:「我們將原本的歷史給年青人接受的時候,他們會演繹出新的故事來。我們做的事情就是這樣,將以前的東西拿出來,用新的手法,告訴別人聽,去啟發人們,接著再去研究。」在空閒時間,他喜歡與長洲老街坊聊天,了解過去的故事,從而再透過自己擅長的繪畫、設計等方式重新演繹:「我用比較樂觀的風格、正面的手法去表現我們原本有的歷史。」

談到年青人的傳承問題,阿西認為最基本的便是要引發大家的興趣:「我們講了很久希望年青人傳承傳統,但是他連興趣都未有,怎樣逼他們去做這件事?」他曾經觀察過老師傅做飄色,但當中的工藝太複雜,也非他所擅長,他願意幫忙但無力學習,面對這些式微的文化,他希望用自己的作品製作成各類的生活產品告訴更多人:「香港有好東西,歷史不是老土的。」

長洲不只有平安包

阿西的太爺在長洲落腳,做魚類批發生意,石氏一家在長洲慢慢壯大起來。到了阿西,已經是第四代人。小時候在長洲長大,跟父輩參與各類節慶活動中的傳統儀式,長洲獨特的文化和神話故事在他心中埋下了種子:「很多地方講香港的產品,永遠是香港夜景、霓虹招牌呀,但是在我眼中,因為我在長洲長大,我們知道長洲跟香港很多東西是不同的。」阿西盼能夠透過一些富有創意的產品設計,讓更多人認識到長洲文化不只有「平安包」。


長洲一年一度舉行太平清醮,二百多年來從未間斷過,阿西身為長洲人,對傳統感到十分自豪。(陳仲明/大紀元)
長洲一年一度舉行太平清醮,二百多年來從未間斷過,阿西身為長洲人,對傳統感到十分自豪。(陳仲明/大紀元)

長洲島上的廟宇眾多,信仰文化源遠流長,一年一度舉行的太平清醮,原意為潔淨社區、驅瘟逐疫,二百多年來從未間斷過。身為長洲人,阿西對此十分自豪,也希望用自己的原創設計與眾人分享長洲傳統文化:「這個『太平戰隊』的組合,其實是太平清醮的四位神靈——北帝、大士王、土地公和山神。」他相信長洲是神明護佑的寶地,北帝守護大海,大士王維護陰間秩序、土地公護佑家畜平安、山神保佑風調雨順,為了讓年輕人理解這些概念,在設計T恤圖案時他採用了「戰隊」的概念,用輕鬆的形式展現當中的文化內涵。


阿西在設計服裝時,也引入了太平清醮中的元素。(陳仲明/大紀元)
阿西在設計服裝時,也引入了太平清醮中的元素。(陳仲明/大紀元)


長洲的鶴佬麒麟,是一種海陸豐傳說中的瑞獸。(陳仲明/大紀元)
長洲的鶴佬麒麟,是一種海陸豐傳說中的瑞獸。(陳仲明/大紀元)


阿西設計的鶴佬麒麟產品。(陳仲明/大紀元)
阿西設計的鶴佬麒麟產品。(陳仲明/大紀元)

長洲的鶴佬麒麟,是一種海陸豐傳說中的瑞獸,頭頂有獨角,面闊口大,造型威猛,每逢神誕及醮會都有牠的身影。阿西也將鶴佬麒麟的卡通形象設計在各類產品中,如抱枕、貼紙等。他分享:「西方有獨角獸,在很乾淨、寧靜、和平的環境才出現,我會藉著這個概念去跟外國人解釋,長洲也有類似的神獸。」


阿西笑言鹹魚和襪子「臭味相投」,而且晾曬襪子時有曬鹹魚的感覺,希望這個設計能搏得人們會心一笑。(陳仲明/大紀元)
阿西笑言鹹魚和襪子「臭味相投」,而且晾曬襪子時有曬鹹魚的感覺,希望這個設計能搏得人們會心一笑。(陳仲明/大紀元)


阿西將鹹魚的製作流程畫出來,印在衣服上,讓人認識到當中所花費的心血。(陳仲明/大紀元)
阿西將鹹魚的製作流程畫出來,印在衣服上,讓人認識到當中所花費的心血。(陳仲明/大紀元)

「鹹魚」可謂是長洲一大特產,「鹹魚」也是阿西作品中一個有趣的話題,過去周星馳有一句風靡的台詞:「做人沒有夢想,跟鹹魚有甚麼分別?」阿西表示他想顛覆這一概念,其實鹹魚的晾曬技術也十分講究,不是誰都可以做到,他將鹹魚的製作流程畫出來,讓人認識到當中所花費的心血。他將鹹魚比喻為「追夢人」,將設計印在襪子上,笑言鹹魚味和襪子味「臭味相投」,而且晾曬襪子的時候很有曬鹹魚的感覺,希望這個設計能搏得人們會心一笑。

阿西希望這些有趣的設計給更多人認識到長洲的特色,重新塑造回憶的足跡,最近這些設計也「衝出長洲」,即將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和PMQ的HKTDC Design Gallery上架,對他而言也是一個小小的突破。

*********

開「島人源」的三年間,阿西和妻子也因小店結識了不少懂得欣賞他們的客人。阿西也有一個「野心」:「現在是起點,我認為香港,甚至整個地球的每個區域都是一個島,其實自己有能力的話,想在灣仔開(島人源)、銅鑼灣開、深水埗開,每個地方都可以將其中的文化告訴人們聽,令人們知道這個地方的來源,這裏發生甚麼事。」◇


開「島人源」的三年間,阿西和妻子也因小店結識了不少懂得欣賞他們的客人。阿西希望這一品牌能開在不同地區,分享不同的文化故事。(陳仲明/大紀元)
開「島人源」的三年間,阿西和妻子也因小店結識了不少懂得欣賞他們的客人。阿西希望這一品牌能開在不同地區,分享不同的文化故事。(陳仲明/大紀元)


「島人源」一隅。(陳仲明/大紀元)
「島人源」一隅。(陳仲明/大紀元)


「島人源」一隅。(陳仲明/大紀元)
「島人源」一隅。(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