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個世紀,英國作家奧威爾筆下的「老大哥」成為舉世皆知的極權和監控代名詞。《大紀元時報》獨家獲得的中共內部文件表明,如今在中國大陸,「老大哥」已經從過去的秘密警察、錄像頭和電視監控,潛入到中國人形影不離的手機中,甚至潛藏在你家中。

《大紀元》近期獲得各地政府的內部文件表明,中共對民眾的監控已經從「天網」、「雪亮工程」等公安內部影片監控系統,膨脹為涵蓋了公安、城管、環保、交通、教育等各個部門資源的立體化監控,就連家庭都不放過。

例如:河北省邯鄲市磁縣政法委在去年《關於加強和創新社會管理》調研報告中指出,用「雪亮工程」提升綜治中心標準化建設,「將公安、城管、環保、安監、食藥監、交通、教育等部門監控資源逐步共享接入縣綜治中心監控平台。」

而河北省定州市政府在2020年的《信息化重點工作木台帳》中,明確了今年的信息化工作重點就是整合全市影片監控資源,包括「整合公安、城管、交警、環保等部門影片監控設備」,甚至連隨時可見的網約車都不放過,要「啟用網約車監管平台」。

如果說,中國人對這些侵犯私隱的做法早已變得麻木,那麼下面曝光的中共秘密監控,或會超出任何人的心理底限——即使你躲在家中,「老大哥」都在盯著你。

中共河北省唐山市維穩機構「社會管理綜合治理委員會」,在《2017 年唐山市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和平安建設工作要點》的通知中,要求推進「雪亮工程」建設——「影片監控可延伸接入群眾家中或利用相關手機軟件進行調閱。」「雪亮工程」是指在縣鎮鄉村區域內建設的影片監控系統,是對覆蓋城市區域的「天網工程」的補充。

唐山市綜治委2017年下發文件截圖。(大紀元)
唐山市綜治委2017年下發文件截圖。(大紀元)

事實上,影片監控「延伸接入群眾家中」,並不僅限於唐山市。長期關注中國人權的《寒冬》雜誌去年4月曾報道,收到包括浙江杭州在內的多省民眾反饋,當地出租屋房東被公安以「防盜」名義,要求必須在出租房內安裝監視器,並接受警方監控。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大紀元》曝光的唐山綜治委內部文件,證實了長久以來國際社會對中共的一個指控,即中共不僅在公共區域內監控民眾,甚至利用錄像頭和手機等智能設備,偷窺中國人家中的私隱,監視中國人的一舉一動。

李林一說,這表明中共的監控越來越「流氓化」,維穩升級為立體監控後,對中國人私隱和人權的侵略性變得越來越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