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計總數為2萬5千人的寵物從業員深受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影響,收入不斷下跌,寵物界工會要求政府「拿出第三輪抗疫基金,幫助基層市民及會員轄下的工人」。

這是寵物界就疫情帶來的影響做出的第三次記招。香港寵物界工會主席盧鳳儀今日(8月3日)向傳媒表示,自疫情爆發後,政府接連派發防疫基金及就業補貼計畫,而工會轄下的寵物業工人則被忽略。包括「上門寵物美容師、寵物保母及寵物訓練員多數在第三波疫情之下都沒有收到抗疫基金的補助。」

盧鳳儀表示,如果失去這種上門的服務,很多業界人士將會「手停口停,變成人工(工資)都不會有」。

寵物行業的性質決定了不可能符合政府要求的「在家工作」的規定。「涉及以上範疇的工人非常有挫折感」,「疫情一波又一波,每日過百的確診個案,危險度極高,隨時成為播毒的工具或犧牲品」,盧鳳儀說。

盧鳳儀還指,但是在「政府沒有資金援助的情況下,個個都停工,在沒有收入的情況下,冒險都要出去工作,所以我們這一群是被遺棄的一群。」

寵物界從業員鄧先生是上門美容師,從疫情開始的2月他已經喪失了9成的收入,3月達到6成,4至5月則失去了3成的收入,原來指望6月能夠恢復正常,但是7月的突然爆發導致更嚴重的後果。

鄧先生擔心如果冒然出外工作,帶菌回家會影響到年長的父母,「我們一直都是一群被政府遺忘的一族。」鄧先生表示。

「政府發放給每位市民的1萬元補貼根本不夠生活。」鄧先生及同行現在面臨的就是不斷消耗自身的積蓄,「很快就會消耗殆盡,」他希望政府能夠回應訴求。

立法會議員胡志偉表示,寵物界被認為是一群被遺忘的人群是有原因的「他們沒有購買強制性公積金,因為不涉及零售批發類別,因此在零售批發類別也不能獲得任何的支援,也沒有補就業,如同的士司機,自我營運解決生存。」

胡志偉呼籲政府,如果能夠派發第三輪防疫基金,請政府正視該行業的特點,向業界工人施出援手派發補貼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