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近20位一線醫生自發召開記者會,揭露科技界製造的「虛假信息、宣傳和偽科學數據」遮蓋了羥氯奎能治療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真相。多位醫生表示,數個月的臨床經驗一再證實,羥氯奎是目前治療中共病毒的最有效藥物。

這些醫生提供的信息也佐證了美國總統特朗普一再呼籲學校應儘早復課的要求是合理的。

近3個月來特朗普多次公開披露,臨床記錄顯示,服用羥氯奎的病人普遍得到醫治。但同時,包括《柳葉刀》在內的一些國際醫學刊物陸續發表文章,稱對該藥的「研究和實驗」不足以證明其有效性,令市場上一度限制對此藥的供應,也讓更多染疫者陷入絕望。

7月28日,來自「美國前線醫生」組織(American's Frontline Doctors)的近20位醫生,從各州飛往華盛頓特區,在國會山前舉行記者會,取名「白衣峰會」(White Coat Summit),向外界公佈他們在一線救治病人中,獲得的第一手信息。

醫生們表示,數月來主流媒體、科技界,甚至美國衛生研究部(NIH)公佈的有關中共病毒的信息和所謂的「研究數據」,存在不真實、不完整和嚴重誤導民眾的內容,這是一場有政治企圖的「大規模、虛假數據的宣傳攻勢」。

這次由美國醫生召開的民間記者會,在臉書上同步播出8小時內,有超過1700萬次觀看量;在其它網絡媒介上,有超過18萬5000次觀看量。

這段一個小時左右的影片,卻很快被臉書、推特和谷歌旗下的YouTube從網絡上撤除和屏蔽。加州環球網(California Globe)說,這些科技大公司「很顯然在支持那些欺詐美國人的信息」,而不是這些一線醫護專家的第一手資訊。

染疫死亡率才是關鍵指標

「美國前線醫生」創始人、醫師和律師戈德(Simone Gold)博士說,單純關注被感染人數不能說明甚麼問題,入院者數量及死亡率才是問題的關鍵。

「加州環球網」曾指出,加州州長在新聞會上經常只公佈州內被感染人數,並以此作為關閉社會、商業和學校等的理由,卻很少公佈被治癒者人數和檢測呈陰性者人數。

「羥氯奎」療效被政治化 病人損失慘重

在新聞會上,醫生們幾乎異口同聲地表示,羥氯奎對中共病毒的療效,目前表現最佳,應該作為首選藥物。這是一種治療瘧疾的藥,臨床上已經使用了65年,安全和治理效果均表現突出。

醫生伊曼妞爾(Stella Immanuel)發言時難掩激動的情緒,她說採用羥氯奎或鋅(Zinc)後,她已治癒了350名病人。「他們服用羥氯奎後,都得到康復,沒有一宗死亡。」

伊曼妞爾醫生批評NIH和美國疾控中心(CDC)的專家提到的、「對羥氯奎的研究不夠成熟」的說法。「在病人大量死亡的情形下,你們卻堅持要做雙盲性研究?這是不道德的!」

「美國可以不必死這麼多人!不必!我必須告訴人們,目前有可治癒的藥物(羥氯奎)。」伊曼妞爾說。

作為預防,伊曼妞爾和她的團隊醫生們都在服用羥氯奎。目前,他們中沒有一人感染病毒,儘管他們每天要暴露在病毒中,例如為病人使用呼吸機。

伊曼妞爾還向經常出現在疫情信息發佈會上的、美國傳染病首席專家福西(Anthony Fauci)提出質疑。「請問福西醫生最後一次戴著聽診器在臨床治療病人,是甚麼時候的事?」伊曼妞爾暗示,福西對疫情的論斷缺乏第一手臨床經驗,不該被視為權威。

「而我們這些在新聞會上的醫生,都是執業醫生,對羥氯奎和鋅的治療效果,取得了第一手經驗。」伊曼妞爾說。

她表示,目前美國太多州的藥劑師和藥店拒絕為病人提供羥氯奎,儘管病人有醫生開具的處方。「我從未看到過政客們如此干預醫學實踐。」

「美國前線醫生」的發起人、醫生和律師戈德,在新聞會上說,他們的治療經驗是,病人可每周服用羥氯奎兩次,每日服用鋅。他說,政客們把治療用的羥氯奎給「政治化」,導致本可以醫治的逾10萬美國人喪命。

學校關閉 抑鬱症增加

來自加州聖莫妮卡的兒科醫師哈密爾頓(Robert Hamilton)具有36年醫學經驗。

他說,過去2到4個月中,全美絕大多數學校為防患疫情被迫關閉。由於孩子們的成長和心理需要——互動和正常社交被阻隔,學生出現抑鬱,甚至輕生的人數在增長,讓他極度擔憂。

假科學製造恐慌 美國人失去自由

來自加州洛杉磯的精神科醫生麥克當納說,「我今天過來參加新聞發佈會是因為我的病人很恐懼,因為美國人對這次疫情很恐懼。他們被告知,要待在家裏、待在地下室裏、把用於野外生存的食品買來吃、在街上遇到行人要儘快躲閃……這樣做能讓他們保持安全。然而,這些不是辦法,而是懲罰,不會讓人們更安全。

「自從3月份國家被關閉以來,我的病人無一例外地在精神健康方面變得更差——有的出現自我傷害、抑鬱、焦慮,甚至自殺的情況;但加州到目前為止,沒有出現任何兒童死於中共病毒,也沒有任何一例由兒童傳染給成年人的個案。

「過去一段時間裏,全球許多地方的學校重新開放後,沒有出現學生間或老師間感染病毒、沒有老師被學生感染病毒,也沒有任何一例由孩童傳給成年人的個案,這些事實值得人們了解,值得美國借鑒。」麥克當納醫生說。

「我們需要制定戰略,讓人們結束恐懼,恐懼阻礙我們結束這場疫情。目前我們正處在情感危機中,而不是醫學危機。

「請了解,我們(醫學界)有治療這個病的藥物——羥氯奎,不必恐慌。這種藥在醫學上已被證實是有效和安全的。如果我們可以將這個藥提供到市場和美國人手中,恐懼將終止。我們的孩子就能返校復課、父母就能復工、我們的國家將恢復正常。

「對於個人而言,請自己做出理智的判斷,去諮詢你的醫生,你的議員,不要讓政客、假消息、假新聞和特殊利益群體,替你做決定。

「拿回你的自由,不要再恐懼。」麥克當納醫生呼籲說。

人們不該被假科研和偽學術綁架

醫學博士特多羅(James Todaro)是第一位就羥氯奎能治療中共病毒而發表文章的醫生。他也是在早期發現《柳葉刀》發表欺詐性數據,並對其展開調查的醫生。由於這些虛假「科學」數據,歐盟等一些國際組織一度停止對羥氯奎的研究。

多位醫生在新聞發佈會上強烈表示,針對中共病毒的治療已經被政治化,政客們必須停止對醫生治療的干預,好讓更多美國病人得到治癒,國家獲得重啟。

「美國前線醫生」在網站上發表聲明說:「因大規模假信息和宣傳,美國人的生命已經損失慘重。這次『白衣峰會』的目的就是讓美國人得到真相和力量,擺脫恐懼。

「如果美國人再繼續讓所謂的專家和新聞媒體替自己做決定,我們的民主共和國和憲政就將停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