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調報告 官方不提 患者曾服「連花清瘟」

7月25日,中共大連市衛健委官員在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上稱,大連市累計報告確診病例12例。其中有10例為大連凱洋世界海鮮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凱洋海鮮)員工。54例無症狀感染者中有46例為該公司員工及其親屬家屬。

大連市這波疫情的首例確診患者石某(男,58歲)就職於大連凱洋食品有限公司,而凱洋海鮮是該公司的子公司。據查,兩家企業辦公地點一致,均在大連市甘井子區大連灣北街。

近日,大紀元獲得中共對石某(石X林)最初的流行病調查的手寫本照片。這兩張照片顯示的是石某從7月11日到7月22日的行蹤軌跡。

對照中共的報道可知,官方公佈的數據就是基於這份流行病調查報告。但是,其中也出現了一些官方報道中沒有透露的信息。

官方報道指,石某在7月16日出現發熱、乏力等症狀,「自服藥物無明顯改善。」

但是從這份手寫的文件中可以看出,7月16日,石某服用的是在大陸被炒作得沸沸揚揚的「連花清瘟」。

另一個不同之處在於,7月22日中共官媒公佈了石某7月13日至21日的行動軌跡,並要求「與確診病例活動軌跡相關的公眾採取防護措施」。但從這份手寫本照片來看,官方並沒有公佈石某7月11日、12日的行程。

據照片顯示,石某11日的行程是:11日,上班、下班、麻將室、回家。12日(星期日):休息、家、麻將室。

7月21日,石某17時左右到大連市中心醫院發熱門診就診,22日晨核酸檢測陽性。
目前,大連市的中共病毒疫情再起。

中共官媒7月27日報道,7月25日新增14例確診病例。這些病患中包括巴士司機、飯店經營者、個體商販、經營美髮店者等。由於中共對疫情一直有隱瞞的慣例,當地實際確診病例或比官方公佈的更多。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幾個月前,由鍾南山帶頭,中共大肆吹噓「連花清瘟」的效力。現在,官方故意略去這名確診患者曾服用「連花清瘟」的細節,可能是不想被人發現之前都在撒謊。

李林一認為,從理論上說,中共應該公佈石某在7月11日和7月12日的行動軌跡。

石某在7月16日發病,之前4-5天都可能會有傳染性。對比官方的報道和照片的信息可以看出,中共隱瞞部份事實,透露部份事實,其實是偽防疫。

石某到大連市中心醫院核酸檢測呈陽性。圖為手寫的報告單。(大紀元)
石某到大連市中心醫院核酸檢測呈陽性。圖為手寫的報告單。(大紀元)

鍾南山曾力推「連花清瘟」

中共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曾大力推薦「連花清瘟」。

5月4日,鍾南山通過央視與海外留學生視頻連線,特別推薦了「連花清瘟」用以治療肺炎,他稱「現在直接抗病毒的藥都還沒有找到。連花清瘟適合於80%以上的普通患者,進行實驗後,我有底氣、有證據來說,連花清瘟真的有效」。

這並非鍾南山第一次推薦「連花清瘟」。4月14日晚,鍾南山通過陸媒在線解答疫情相關問題時也曾稱讚「連花清瘟」以及「血必淨」的療效。鍾南山團隊研究宣稱,「連花清瘟」有抑制武肺病毒細胞複製的作用。

當日,中共國家藥監局批准將治療中共病毒納入到「連花清瘟」顆粒和膠囊、血必淨注射液的藥品適應症中。

次日,生產血必淨注射液的紅日藥業開盤漲停。而生產「連花清瘟」的以嶺藥業股價也迅速漲停,並創下上市以來新高,市值達到415億,年內以來股價已漲177%。

不過,大陸媒體爆出鍾南山與其力挺的「連花清瘟」及「血必淨」的關聯公司都有利益關係。

鍾推薦的「血必淨」,其關聯企業——天津紅日健達康醫藥科技有限公司跟鍾南山有關。天眼查數據顯示,鍾南山是該公司的董事。

生產「連花清瘟」的以嶺藥業創始人,是被稱為「A股最富院士」的中國工程院院士吳以嶺。據報,鍾南山也與該公司有關聯,從鍾南山與吳以嶺在廣州成立的「南山—以嶺肺絡聯合研究中心」就可見一斑。

海外不待見「連花清瘟」 病毒無藥可治

今年5月「WBBM780新聞廣播網」報道,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官員5月26日在芝加哥奧黑爾國際機場,查獲價值近3萬美元的「連花清瘟」膠囊,所有被查獲的貨物都來自中國。

「連花清瘟」在美國是尚未得到聯邦食品暨藥物管理局批准的禁用藥物。這些藥品違反了美國《聯邦食品、藥物和化妝品法案》(FDCA)。

此前瑞典《體育畫報》報道,瑞典海關總署在3月和4月檢獲了「連花清瘟」。瑞典藥品管理局也對該藥品提出警告,「我們還沒有任何研究表明該藥有效,絕對不是我們推薦的東西。」

由於中共隱瞞疫情真相,導致該病毒在全球大流行。到目前還沒有針對中共病毒的特效藥與疫苗。

有大陸知情醫生曾透露,中共病毒只能靠自癒,就是「治癒」的患者也只是暫時將病毒暫時抑制,未來可能復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