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央視攻擊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預防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的作用。而美國總統特朗普公開表示,他在服用羥氯喹。逃亡美國的中國病毒學專家閻麗夢也爆料,中共高層知道此藥可有效減緩中共病毒引起的症狀,高層都在服用此藥。但這些重要資訊中共不讓老百姓知道,這涉及到疫苗開發等背後巨大利益鏈。

7月31日,中共央視國際頻道攻擊羥氯喹在防止疫情方面起到的作用。但在同一天,逃亡美國的中國病毒學專家閻麗夢,在時評員路德和前白宮戰略家的聯合直播中爆料,中共高官早知道羥氯喹的療效,一直在服用此藥作爲預防手段。

據她介紹,羥氯喹被使用已有60年的歷史。在2005年的時候,已經被證實用於治療SARS非常有效。中共病毒被認爲是SARS病毒的增強版,那爲甚麼現在不能用來治療?作爲醫生和醫學專業人士,不難看出羥氯喹的治療效果。

閻麗夢說:「毫無疑問,那些來自非專業人士組成的公司,他們提供的上萬臨床數據都是虛假的。羥氯喹是一個可長期服用的安全藥物,甚至連孕婦和兒童也可以長期服用。」

閻麗夢說,只要注意遵守安全的服用劑量要求即可。她自己本人現在每天都服用羥氯喹作爲預防方法。

閻麗夢還大爆中共高官防疫特供內幕,她說,在中國,達到某些級別的高官都知道羥氯喹對中共病毒有治療作用,這些高官和一些軍醫院的醫生也在服用。但是這些重要資訊並不是所有的中國人都知道,那些面臨高風險的前線醫護人員也不知道這一點。

對於中共不公佈這些信息的原因,閻麗夢說:「那是因爲中共要讓人相信中共病毒無藥可醫,沒有特效藥。中共不希望你知道這個藥,它不希望人們戰勝這個病毒,因爲中共病毒會對全球經濟及公共衛生造成重大損害。」

她說,這涉及到疫苗開發等背後巨大的利益鏈,所以中共竭盡所能掩蓋這一切、誤導世人,甚至不惜以犧牲人命爲代價。

一些反對使用羥氯喹的醫學專家表示,服用羥氯喹會導致副作用。

對此,閻麗夢說,所有的藥物都會帶來副作用,這不是反對使用羥氯喹的理由。在如此緊急的情況下,羥氯喹是目前治療和預防病毒的最好藥物。在沒有疫苗,也沒有特效藥的情況下,爲何不能使用羥氯喹?

至於副作用方面,閻麗夢建議有心臟問題的病患應向醫生諮詢服用方法。

研究證實:羥氯喹減少中共肺炎死亡率

羥氯喹是一種抗瘧藥,在美國被批准用於預防或治療某些類型的瘧疾、紅斑狼瘡和類風濕關節炎。

5月1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公開表示,他目前正在服用羥氯喹。而且已經服用了一周半的時間。他表示,白宮醫生並沒有建議他服用,但是未提出反對意見。他說他每天服用一片羥氯喹,目前沒有任何反應,也沒有症狀。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在4月曾發佈了關於羥氯喹(HCQ)的警告,理由是有研究表明該藥物可能對某些患者產生副作用。6月,該機構撤銷了該藥物及其密切相關的氯喹的緊急使用授權。同月一項聲稱該藥品會導致更高的死亡率的研究也被撤回。

7月初,一項新的研究表明,羥氯喹可以降低中共病毒患者的死亡率。 

據英文大紀元報導,密歇根州亨利福特醫療系統的研究人員分析了2,500多名患者的紀錄,發現接受羥氯喹治療的患者中有13%的人死亡,而僅接受標準護理的患者死亡率為26.4%。絕大多數患者在入院後48小時內接受了該藥物的治療。

特朗普總統分享了這項研究的結果。

納瓦羅要求對羥氯喹持開放態度

7月7日上午,白宮顧問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在白宮外對記者說,新的研究促使密歇根州亨利福特醫療系統的醫生向FDA發送請求。

醫生們希望獲得緊急使用授權,以便在醫院環境中將該藥物用於中共病毒的早期治療,讓醫生可以為門診患者開出這個處方藥,並作為預防方法。

納瓦羅(Navarro)說,印度已經認為這個方法是有效的。他要求記者對羥氯喹保持開放態度,並指責一些媒體和醫學界的人因特朗普對該藥品的宣傳而將藥物的使用政治化。

納瓦羅說,如果儘早使用(該藥物)治療,可以使中共病毒患者死亡率降低50%,那將關係到成千上萬的美國人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