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美澳兩國剛剛舉行新聞會,加強了兩國盟友關係以抵制中共的滲透,不過澳洲一直都是中國人最愛去旅遊、留學和移民的國家之一。而《大紀元》獲得的一些內部文件顯示,澳洲與中國結下的深厚「交情」並不簡單,除了政治、經濟因素外,背後還有一個神秘商會在推波助瀾。

替中共各級政府搭橋的神秘商會

《大紀元》最近獲得了安徽省淮南市政府外事辦公室的部份文件,發現在淮南市政府對外交流,尤其是在發展「一帶一路」的過程中,有一個名為「澳洲國際商會」的組織從中斡旋,為中共地方政府牽線搭橋。(文後附錄了《大紀元》獲得的部份中共內部文件)

該商會簡稱「AITA」,它在官網中自稱是政府與民間的交流平台。

例如去年底,淮南市政府收到AITA商會為主辦中澳(南太)城市合作峰會而發來的的邀請函。邀請函稱,AITA商會聯合澳洲維州議會,將在2020年8月舉辦維州議會「一帶一路」城市發展及友好城市論壇,特邀中共淮南市政府參會。

淮南市政府收到AITA發來的維州議會「一帶一路」城市發展及友好城市論壇邀請函。圖為函件截圖。(大紀元)
淮南市政府收到AITA發來的維州議會「一帶一路」城市發展及友好城市論壇邀請函。圖為函件截圖。(大紀元)

淮南市政府還曾收到AITA於2019年10月23日發來的會晤商榷函。函件稱,AITA商會組織代表團將於10月29-30日訪問淮南。AITA行政總裁Michael Guo(麥克・果)和澳洲維洲比利牛斯市市長萬斯(Vance Robert James),要求與中共淮南市市長張孝成、市委市領導及貴市外辦、商務、教育等各職能部門會晤。

據陸媒報道,2019年10月30日,淮南市長張孝成在市政務中心會見來淮考察的澳洲比利牛斯市市長萬斯和澳洲國際商會行政總裁麥克・果一行。

淮南市政府收到AITA於2019年10月23日發來的會晤商榷函。圖為函件截圖。(大紀元)
淮南市政府收到AITA於2019年10月23日發來的會晤商榷函。圖為函件截圖。(大紀元)

根據該商榷函,AITA商會與淮南市政府商討的主要內容包括,為澳新(澳洲和紐西蘭)地方市政府和中共地方政府建立「友好城市」,以及推動中共「一帶一路」走進澳新及南太島國。AITA稱自己的作用是「搭建橋樑」。

另據陸媒和AITA消息,在更早前的2018年5月,AITA商會團長麥克・果和紐西蘭阿什伯頓市副市長尼爾(Nei Brown)一行就曾造訪淮南市,與淮南副市長陸晞會談,探討建立友好城市以及推進「一帶一路」等事宜。

事實上,紐西蘭是最早且少有的加入中共「一帶一路」的發達國家,而澳洲維洲地方政府則避開了澳洲聯邦政府的監管,頗受爭議地加入了中共的「一帶一路」。

而《大紀元》曝光的中共淮南市內部文件,透露了背景不詳的AITA商會,在交往密切的中澳關係中所起到的不同尋常的作用。

AITA雖然名叫國際商會,但在其官網和發給中共的宣傳冊中,AITA的使命和成績只有一個,那就是「增進中澳友誼,促進中澳良好關係」。而且,該組織所有的活動,全都是圍繞著中共各級政府機構以及中國各行業領域與澳洲的互動。例如淮南市市政府多年來與澳洲的政經文化往來,就全部是由這個AITA商會來操辦。

AITA商會的行政總裁Michael Guo,身上同樣披著重重迷霧。

據AITA官網介紹,Michael Guo原籍中國北京,八十年代移居澳洲,現在擔任的一堆頭銜中,與其職業相關的似乎只有兩個職務,一個是「澳洲愛爾塔集團總裁」,另一個是「紐西蘭國際交流中心執行總裁」。

AITA商會發給淮南市政府的行政總裁Michael Guo簡介中,列舉了Michael Guo的一大堆頭銜。圖為簡介截圖。(大紀元)
AITA商會發給淮南市政府的行政總裁Michael Guo簡介中,列舉了Michael Guo的一大堆頭銜。圖為簡介截圖。(大紀元)

不過,這兩個機構聽起來似乎是國際教育機構,然而在互聯網公開搜索中,卻找不到這兩家機構從事過任何業務,甚至連網址、地址、聯繫方式都沒有。在公開信息中,這兩家機構所有的活動都是代表AITA商會,為中共和澳洲「搭建橋樑」。

雖然Michael Guo異常低調地隱藏了他在現實和虛擬世界中、幾乎所有的個人信息,但他在中澳關係中,尤其是推動中共「一帶一路」走進澳新及南太島國的過程中,卻極為高調。

例如,在AITA商會發給淮南市政府的、關於Michael Guo的簡介中,他有一長串頭銜,其中有兩個頭銜是專門為「一帶一路」定製,包括「一帶一路教育聯盟秘書長」和「一帶一路中澳物流供應鏈電商聯盟秘書長」。

而且近年來在Michael Guo推動澳洲和中共發展關係的過程中,「一帶一路」幾乎成為AITA每次都會兜售的主題。

值得一提的是,中澳之間總共約有一百多對友好城市,而據AITA宣傳冊介紹,Michael Guo「積極努力地促成了近60對中澳城市建立了友好合作關係」。

在公開信息中並無任何顯赫身份,甚至查不到絲毫痕跡的Michael Guo,卻先後參與並接待了眾多中共領導和各級政府官員。

特別是在過去6年中,Michael Guo年年都會安排或陪同中共和澳洲官員互訪,每年次數從數次到十多次不等。

早在12年前,澳洲國際商會(AITA)就因為與中共的非正常關係,而被當時的霍華德政府列入黑名單。

更早之前,2005年,前南澳警督Peter Magerl也曾起訴過AITA,並向澳洲當局警告AITA與中共的關係。Magerl曾經是Michael Guo的AITA項目執行官,自從與AITA決裂後,Magerl開始對AITA及其負責人進行調查。

「一帶一路」,是中共2013年提出並推行的戰略,是以地區政治、經貿、文教等合作為名義進行全面滲透,影響參與國的內外政策,對外擴張中共霸權。

近年來在美國特朗普政府的領導下,包括澳洲在內的民主國家開始警惕並抵制「一帶一路」的滲透。今年6月澳洲總理莫里森曾批評維州擅自與中共簽署「一帶一路」協議,違背了澳洲國家利益。

中共「一帶一路」的戰略遞進

淮南市外事辦的內部文件還顯示,中共各級政府對「一帶一路」的戰略,是在逐步推進。

例如淮南市政府在2015年《外事辦2015年工作總結及2016年工作安排》中,雖然兩次提到「一帶一路」,但只是隨安徽代表團參與國僑辦組織的「一帶一路」活動,以及邀請世界華人精英會「一帶一路」考察團來淮南考察。整體上,「一帶一路」在當年淮南市外事辦的工作中,並非重點。

但到了2016年,淮南市外事辦在《關於落實銜接省政府2016年重點工作及責任分解的相關項目和工作任務》文件中,確定了2016年的重點工作任務就是為企業「走出去、請進來」牽線搭橋,同時「力爭與波蘭盧布林涅茲市」簽署友好城市。

淮南市外事辦在當年《年度領導班子總結報告》文件中稱,該市推動與盧布利涅茨市友好交往與合作,「與中央的「16+1」合作、「一帶一路」戰略不謀而合」。

自2016年起,中國各地開始大張旗鼓的推進「一帶一路」。2018年安徽省通過了《推進我省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情況》的報告。淮南市在當年年底《2018年工作總結及2019年工作安排》中稱,緊跟中央部署,推動「一帶一路」建設,加強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僑社團、華商會、專協會等聯繫交往。

「友好城市」的背後 並不友好

需要說明的是,中共當局在推動「一帶一路」建設中,無論是加強與沿線國家僑社團、華商會等華人社團的交往,還是與所在國城市建立友好城市,目的都不單純。

例如淮南市外事辦2016年的文件表明,建立友好城市是省政府部署的重點工作。換言之,友好城市背後隱藏著中共的政治任務和訴求。

而淮南市統戰部在2017年的《市委統一戰線工作領導小組2017年工作要點》中也強調「著力深化港澳台海外統戰工作」,打好「文化牌」、「鄉情牌」、「親情牌」。中共的統戰(統一戰線)工作,被前黨魁毛澤東稱為中共三大法寶中的頭號法寶,被外界視為集情報戰、心理戰和宣傳戰為一體的政治騙術和間諜工作。

儘管外界對於中共借「友好城市」之名、暗中推進的統戰或各種間諜工作的詳情知之甚少,但《大紀元》曝光的內部文件,至少揭示出中共在「友好城市」交往上,並不對等。

例如,中共各級政府都大力推動針對外國的交流活動,聲稱「走出去、請進來」。然而,對於真正在中國進行經濟文化交流的境外非政府組織(NGO),中共執行的是截然不同的政策。

與中共各種組織在海外幾乎不受任何約束的待遇不同,境外NGO組織在中國大陸一向受到嚴格管控。淮南市外事辦在《積極開展對外友好交往調研》內部文件中披露,「積極配合國家總體外交,認真開展在淮境外非政府組織和活動調查摸底工作」。

淮南市外事辦在《積極開展對外友好交往調研》文件中披露,對境外非政府組織和活動調查摸底。圖為文件截圖。(大紀元)
淮南市外事辦在《積極開展對外友好交往調研》文件中披露,對境外非政府組織和活動調查摸底。圖為文件截圖。(大紀元)

淮南市外事辦在文件中稱,該市專門成立了「在淮境外非政府組織和活動調查摸底領導小組」,對在該市開展活動的境外社會團體、基金會、民辦非企業單位進行深入細緻的排查。

淮南市政府要配合的「總體外交」,是指2016年4月中共通過了極具爭議的《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該法2017年1月1日起生效,收緊了對境外非政府組織的監管,規定境外非政府組織必須受中共公安部門登記、監督和管理,財務狀況也須接受公安審查、並向社會公開;公安機構甚至有權凍結境外NGO的財產。

外界認為,中共此舉不但嚴重違反了中共應當遵守的國際標準,而且與中國NGO在境外受到的公平待遇,完全不對等。

不過,前文提到的、迷霧重重的「澳洲國際商會」似乎未受到中共此類法規的衝擊,該商會的財務等狀況也並未向社會公開。

另外,中共積極結交的外國「友好城市」,近年來已出現反思潮。

2019年10月,捷克首都布拉格解除與北京友好城市關係;布拉格與北京的友好城市關係,是在2016年3月習近平訪問捷克時結下。2019年11月,捷克反間諜機關通報,中共在捷克間諜活動猖獗,中共已成為捷克最主要的國家安全威脅之一。

另據法廣報道,鑒於中共打壓人權、威脅瑞典政府,今年以來,瑞典第二大城市哥德堡市、第五大城市林雪平市、第七大城市厄勒布魯市等多座城市,相繼解除與中共的友好城市關係。

友好城市,通常指將地域上或政治上無關的城鎮或城市配對起來,以期達到增加居民或文化交流的目的。然而中共建立的「友好城市」,並未讓中國民眾或企業等非政府組織真正介入對外交流,而是以政府機構或中共操控的組織為主導,從事對外滲透或其它特定目的的政治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