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史丹福大學互聯網瞭望台與胡佛研究所,近日發表的「講中國的故事:中共塑造全球敘事的運動」白皮書,揭示了中共一方面聲稱「與世界接軌」。同時又通過各種公開宣傳和地下操作,「黑白兩道」並用。以現代信息運作為手段,給國際社會「洗腦」,以改變全球對其獨裁專制的觀感,並掩蓋其在壓制香港和全球大瘟疫等問題上的罪責。

報告警告說,中共當局用在全球宣傳的預算已經超過一百億美元,中共逐漸提高的宣傳力量對全球的自由民主已經構成重大威脅。

自2013年中共黨魁習近平提出要「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以來,中共對外的政治宣傳已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峰。特別是最近中共試圖推卸造成全球大瘟疫的責任、以及為其強推「港版國安法」製造藉口的各種宣傳,已經引起了世界的警惕。

白皮書的作者之一、《華盛頓郵報》前駐北京首席記者潘文(John Pomfret)7月28日在該報告的發表會上說,中共的所有宣傳都只服務於中國共產黨的利益。

黑白兩道齊上  中共大外宣國際「洗腦」

白皮書說,中共在幾十年裏早已熟練掌握「黑白」兩道的宣傳技能;而最近這些年,中共斥巨資搞的這類宣傳影響活動,又隨著時代變化,從傳統媒體到社交媒體全面運作。

在枱面上,中共官媒新華社、中央電視台、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人民日報》、《環球時報》、《中國日報》和中通社等,除了開足馬力在國內國外進行宣傳,它們多數都在國際社交媒體平台如推特、臉書、油管(Youtube)和Instagram上開有公開帳戶,粉絲數從幾萬到上億,作為公開大外宣的工具,而這些社交媒體平台在中國國內都是被屏蔽的。

在背地裏,中共利用龐大的「五毛taimian」水軍在網絡上捏造假新聞,還開設可疑的油管頻道、虛假的推特帳戶等等,來引導風向,與枱面上的宣傳互相利用,混淆視聽。報告以抹黑香港反送中抗爭運動、干預台灣大選,以及大瘟疫推卸責任等大事件為例,詳細剖析了中共的宣傳洗腦手段。

所以,中共一方面在明面上宣傳、重覆加強中共的觀點,把這些觀點灌輸給海外民眾;而在暗處,大量領薪水軍則通過視頻和評論以及灰色媒體工具造謠等手段,為中共的觀點做補充和放大。兩者一唱一和,在海外自由的媒體環境中,不斷地給外國人洗腦。

白皮書說:「中國共產黨依靠廣泛的宣傳機器,來擴大其在國內的權力壟斷。同時尋求對全球的領導地位,這種影響力已經超越了平面媒體和廣播媒體,而且還採納利用了其近一個世紀的信息操作經驗。」

胡佛研究所訪問學者、中國現代史學家Glenn Tiffer說,像中共這種「有能力通過媒體進行全面信息攻勢的政權,通常會把對社交媒體的運作與傳統媒體交織在一起」。

統戰部門在對外宣傳中作用巨大

白皮書表示,中共實施政治宣傳主要是通過兩大核心機構——宣傳部和統戰部。宣傳部掌控所有的中共宣傳機器,而統戰部,則通過收買外國媒體、社交媒體,乃至培植外國代理人,來改造國際輿論環境。

美國明鏡集團總裁何頻認為,中共的統戰領導機構政協,在對外宣傳方面起到的作用,甚至超過中共的宣傳系統。

他對美國之音說,中共利用政協旗下的名人對外宣傳,「這些名人是演藝界的、體育界的,和投資界的等等,他們進入政協以後,主要的功能就是對中共現有的政策進行鼓吹」。

曾在胡佛研究所做過一年訪問學者的夏業良則說,中共在海外統戰勢力龐大,「有時一人能頂一個中宣部」。

他說,就連這個白皮書主要著作方的胡佛研究所,每年都會接受大量來自中共的資金,其中一筆非公開資金來自於海外商人李世默(Eric Li)。

李跟胡錦濤的女婿茅道臨是同學。他創辦了「觀察者網」等多個左派論壇網站,並資助復旦大學春秋研究院,他還花錢替中共做大外宣,並因此得到習近平的讚賞。他同時還是《紐約時報》、《南華早報》、《環球時報》等多家報刊的撰稿人,對中共在海外的宣傳起到相當大的作用。

中共在國內外都控制和混淆視聽

潘文在視頻發佈會上說,習近平上台後,開始把媒體完全改變為服務中共的工具。在國內控制媒體的同時,中共還耗資數十億美元在海外為中共黨媒打造全套基礎設施。

目前,新華社在美國建有7個分社,論規模已經是全球最大的新聞通訊社;中國環球電視網已經遍佈全球;而《中國日報》則以高達25萬美元一期的價碼,夾入《華盛頓郵報》等美國主流報紙,投遞給美國讀者。

潘文說,大多數海外華文媒體,也已經被中共通過直接或者間接投資收買和控制。除了金援這些媒體,還幫助他們「培訓」記者,為這些媒體提供中共官方新聞,以讓他們與中共「保持一致」,擴大中共在海外的宣傳和影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