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北戴河會議前夕,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按慣例召開中共政治局月底會議,承認當前經濟形勢嚴峻,重提「內循環」,定調樓市,再提「房住不炒」。外界關注,習近平提出「國內大循環」是在中國經濟遭受中美貿易戰和中共病毒疫情雙重打擊下的無奈之舉;中國樓市泡沫規模達52萬億美元,其破壞性影響已經發生。

中共政治局會議承認經濟形勢嚴峻

7月30日,習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分析研究當前經濟形勢,部署下半年經濟工作。會議決定今年10月在北京召開中共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據中共官媒通報,會議認為,國際環境日趨複雜,不穩定性不確定性明顯增強;當前經濟形勢仍然複雜嚴峻,不穩定性不確定性較大,遇到的很多問題是中長期的。會議聲稱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會議提出一系列要求,也折射大陸經濟金融危機的嚴峻性,如要求提高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性和競爭力,從嚴打擊證券違法活動,要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做好困難群眾基本生活保障工作。會議要求採取措施緩解疫情對青年人就業影響,強化外出農民工就業服務,引導返鄉農民工就近就業等,反應大陸失業危機嚴重。

當天,中共官媒還通報,習近平7月28日就當前經濟形勢和下半年經濟工作主持召開黨外人士座談會,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克強、汪洋、王滬寧、韓正出席座談會。李克強通報了上半年經濟工作有關情況,介紹了關於下半年經濟工作的考慮。

習近平在會上表示,新冠肺炎(中共病毒)疫情給經濟社會發展帶來前所未有的衝擊。習近平強調擴大內需,做好「六穩」工作,落實「六保」任務,提高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性和競爭力等。

美學者:中共炒作「內循環」經濟 實屬無奈之舉

習近平在黨外人士座談會及中共政治局會議上先後強調擴大內需、「國內大循環」,引外界關注。之前,習近平7月21日在與企業家座談時提出中國經濟要走以國內大循環為主的道路。

美國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謝田向美國之音表示,習近平提出「國內大循環」是在中國經濟遭受中美貿易戰和中共病毒疫情雙重打擊下的無奈之舉。

他說,中國在1978年改革開放後,其經濟早就在外資和外國市場的拉動下發展成外向型經濟,轉向所謂「內循環」,尤其是在中國與西方關係不斷趨緊的背景下將使經濟面臨更多挑戰。

謝田分析,如果沒有外循環的話,中共當局閉關鎖國,那些關鍵的技術得不到,外匯短缺也會有問題。中國實際上最大的侷限,一個是自己研發沒有力量,實際上技術上的短板制約了中國工業、經濟進一步發展;以及其出口市場萎縮讓外匯儲備也減少。

美國「信息與戰略研究所」經濟學者李恆青向美國之音表示,中國走「內循環經濟」的道路,也就是靠內需拉動經濟會面臨非常現實的困難,即中國存在居民收入普遍不高的問題。

之前,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兩會上透露,現在在中國有六億人月收入不到一千元人民幣,引起全社會的譁然。之後,北京師範大學發佈調研結果,證實有六億人月收入低於1,090;然後在這六億人中有五億五千萬是月收入低於一千元;其中有4.2億人月收入低於800塊;有2億2千萬人的月收入低於500塊。

定調樓市 再提「房住不炒」

外界關注,中共政治局會議再度定性樓市,「要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近期,「房住不炒」頻頻出場,先後現身於中共央行報告、兩會報告,凸顯北京當局收緊樓市調控的急迫性。

7月24日,中共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在房地產工作會議上繼續強調「房住不炒」的定位,並稱「要實施好房地產金融審慎管理制度,穩住存量、嚴控增量,防止資金違規流入房地產市場。」

7月29日,上海易居房地產研究院發佈《2020年上半年中國百城地價報告》。報告稱,上半年全國土地成交結構性分化明顯,一線和強三線城市火熱,二線城市漲幅相對溫和,非核心城市群三四線則顯冷淡。報告顯示,上半年一線城市的居住用地價格為16,671元/平方米,同比上漲10.1%,其中北京和上海的地價漲幅較大。成都、昆明和銀川三個二線城市土地價格飆升,上半年同比漲幅分別為61%、59%和57%。

中國指數研究院的數據顯示,上半年全國300城供應量同比增加1%,成交量同比下滑7%,成交樓面均價同比上漲16%,前六個月出讓金總額2.54萬億元,同比上漲10%。其中,一線城市量價齊升,土地成交量同比增加10%,出讓金總額增加57%,樓面均價上漲31%。杭州、上海、南京、蘇州、溫州、寧波、無錫、紹興八個長三角城市的土地出讓金都排在了全國300城的前20之列。

根據億翰智囊的統計,自2月至5月底,全國共計誕生28個單價「地王」(即突破前期樓面價),其中有6幅地塊突破全市平均樓面價,有22幅地塊突破區域樓面價。

中國面臨史詩級樓市泡沫難題 規模達52萬億美元

為應對中共病毒疫情下的經濟困境,中共央行以「救助實體經濟」的名義開啟貨幣寬鬆,向市場注入大量資金。數據顯示,上半年中國整體流動性非常寬鬆,金融機構人民幣貸款和社會融資規模累計新增分別達到12.1兆元、20.8兆,創歷史新高。

《華爾街日報》7月17日報道,許多投資者出於資產避險和保值的需求,將更多資金投入中國樓市,其結果就是,中國一些特大城市的房地產熱重新持續升溫。儘管疫情造成數以千萬人失業,經濟重啟遭遇產業鏈斷裂和訂單丟失等因素制約,中國房價卻一路上漲,投資者趨之若鶩。

在信貸推動下,中國房地產市場經歷了十年的快速增長,許多中國家庭都大舉借債購買房產,2020年第一季度中國家庭槓桿率達到了57.7%的歷史最高水平。該比率是2010年第一季度以來的最大季度增幅。家庭槓桿比率衡量的是家庭抵押貸款、消費和其他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

根據中國廣發銀行和西南財經大學的一份報告,中國城鎮居民現有財富中近78%拴在住宅地產上,而在美國,房產在家庭財富中的佔比為35%,更多的人是投資於股票和退休基金。

投資者購買的多餘房屋無人居住,造成大量房屋空置。據來自中國家庭金融調查的最新數據,2017年中國城鎮住房空置率為21%左右,相當於有6,500萬套城鎮住房處於空置狀態。擁有兩套房的家庭的住房空置率達到39.4%,三套及以上住房家庭的空置率為48.2%。

經濟學家表示,中國房地產熱是不可持續的,由此產生的資產泡沫目前已超過本世紀頭十年美國樓市的泡沫。

根據高盛(Goldman Sachs Group Inc.)數據,2019年中國住宅和開發商庫存總額達到52萬億美元,是美國住宅市場規模的兩倍,甚至超過了整個美國債券市場。

據中國央行前副行長、中國知名金融學家吳曉靈的估計,中國房地產規模達到400萬億人民幣(約57兆美元)。

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在2019年 8月6日至9日的2019博鰲房地產論壇上的演講提及,中國房地產總市值65兆美金,相當於450萬億人民幣,總市值相當於美國、歐盟及日本的總和。

《華爾街日報》報道,中國面臨史詩級樓市泡沫難題,資本配置不當會拖累生產率,與瞬間崩盤相比,其造成的長期破壞性影響也差不多。中國對房地產過度投資的長期影響不是一個未來將會發生的問題,現有的證據表明,它已經發生了,而且現在就在發生。隨著中國房地產市場開始再次升溫,生產率似乎有可能繼續受到過度投資的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