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蕙如從小身子弱,備受父母悉心呵護。她的學業則是一帆風順,從中正大學財金系畢業之後,她順利考取台北大學法律專業研究所,取得法律碩士學位,兼具財務、金融、法律專業背景,曾在花旗銀行和地方法院工作過。

蕙如的母親在高職任教,是虔誠的天主教徒,每逢周日都會帶蕙如和妹妹上教堂望彌撒,從她們幼年到蕙如上大學之前沒中斷,可是蕙如的內心卻不平靜,她說:「我好像浮萍,沒有根,渴望有個心靈的依靠。」

生命的意義是甚麼?人生目標是甚麼?大學期間,蕙如開始閱讀相關書籍,卻總找不著答案。

醫師丈夫和法律碩士妻子

大圖:謝蕙如和丈夫、四個兒子及母親(右)一起觀賞神韻藝術團2019年在台灣的巡迴演出。小圖:謝蕙如和丈夫、四個兒子參加法輪大法日活動,謝師恩。
大圖:謝蕙如和丈夫、四個兒子及母親(右)一起觀賞神韻藝術團2019年在台灣的巡迴演出。小圖:謝蕙如和丈夫、四個兒子參加法輪大法日活動,謝師恩。

蕙如與醫師男友結婚之後,隨著四個兒子相繼出生,分身乏術的蕙如長期睡眠不足,身體也每況愈下,常常生病。先生工作壓力也極大,早上6點半出門,晚上11點以後才回到家。重壓之下的家庭關係,愈發緊張。

對兒子們的教養方式,蕙如與先生時常意見相左而產生摩擦吵嘴,兩人都是心思敏捷、條理清晰的優秀知識份子,只是學法律的蕙如口齒伶俐,當醫師的先生老是處於下風。雖然沒有激烈的衝突或爭執,但彼此心裏都很不高興,家庭氛圍經常顯得非常低沉,先生感覺蕙如都快得憂鬱症了,建議她去學瑜伽紓解壓力。

蕙如依言找了一位瑜伽老師學習「西藏瑜伽」,感覺其中含有修煉的因素,先生聞言也加入。但一段時間後,先生告訴蕙如,這不是他尋找的生命中的導師。」瑜伽課就此終止,他們依然殷殷期盼找到生命中真正的老師。

2011年底,蕙如突然復發非常嚴重的氣喘,當時還在為「老四」餵哺母乳的情況下,也只能咬牙選擇每天施打類固醇控制病情,不知何時才能脫離這沉重的困擾。

先生愛不釋手的珍寶

2012年中國新年初一,先生的同窗好友帶著《轉法輪》前來拜訪,談及這本書的神奇,以及自己修煉不到一年就頑疾消失的經歷,向他們夫妻倆推薦法輪大法。

好友拜別後,先生旋即打開《轉法輪》閱讀一個多鐘頭之後,欣喜難禁地說:「就是這個!這就是我要的,這是我師父!」

驚訝又好奇的蕙如請求先生暫時給她看看,可是先生無論如何都不肯釋手,蕙如迫不及待地跑到附近書局請了一本《轉法輪》回來。

蕙如一打開《轉法輪》就被深深吸引,全部心意都專注在閱讀上,奇怪的是;明明文字淺白易懂,可是她的雙眼和大腦好像有堵無形的厚牆阻擋著她無法閱讀字句,目睹先生對《轉法輪》如獲至寶地欣喜若狂,這本書必有其奧妙珍貴的內涵。蕙如說:「起初真是艱難,但我就是堅定意志要從第一講到第九講一字不落地看完。大年初一起,無論走到哪裏我都帶著《轉法輪》,把握時間閱讀,當讀到第七講、第八講的時候突然很順,橫在中間的阻力不見了,我忽然能看懂了,非常高興!」

開啟智慧喜獲新生

緊接著從頭閱讀第二遍、第三遍,蕙如說:「隨著閱讀的進展,好像我的大腦被敲開了,舊有的觀念和障礙不停地瓦解、消散,全新的東西灌進來,智慧被開啟了,我的世界起了個徹底地大翻轉,很多問題都通透了,我有種獲得新生的感覺和喜悅。」

隨後,蕙如與先生把法輪大法書籍全部請回家來閱讀,發覺真是挖掘不盡的寶藏,宇宙、天體、時空、生命的起源與真諦,包羅萬象無所遺漏,也從未見過這麼引人入勝的闡述,語言淺白易懂,內涵卻博大精深,奧妙無窮,內含許多奧祕天機。兩人廢寢忘食,花了整整一個月時間把三十幾本經書全部看完。蕙如很高興找到生命中真正的老師,企盼已久的心靈有了依靠。

隨著學法煉功的深入,蕙如面對矛盾的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她說:「得法前總是往外推,強調自己是受害者。隨著修煉日久,漸漸懂得去正向面對矛盾,向內查找自己的不足和需要提高的地方。與先生看法不同時,兩人都會用『真、善、忍』的法理交流及向內找,感受到先生是真誠打從心裏對我好,我們也用『真、善、忍』的法理教導孩子,活潑開朗又調皮的小男生變得很懂事聽話,家庭氛圍非常愉快、融洽。」

蕙如的母親感受到了女兒的改變,也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 (原載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