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美國關閉中共駐侯斯頓總領事館,並指控其為中共間諜中心。美前情報官員披露,這是特朗普政府殺雞儆猴之舉,中共駐三藩市總領事館和駐紐約總領館,才是中共從事間諜活動的重地。

美國新聞網站「Axios」28日引述美國前情報官員說法稱,關閉候斯頓中領館,只是特朗普政府殺雞儆猴之舉。而涉嫌簽證詐欺的中共訪問學者唐娟藏身月餘的駐三藩市中領館,才是真正的大間諜窩,另一個中共情報重地則是紐約中領館。

《紐約郵報》點出三藩市中領館在中方諜報工作上關鍵地位之所在:它鄰近矽谷,具有刺探貿易機密與科技的地利之便,間諜根本是當地日常的一部份,連三藩市首任女市長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聘用20年的幕僚,都被中領館吸收滲透。

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曾在2018年報道說,民主黨籍聯邦參議員范士丹加利福尼亞州辦公室一位神通廣大的職員被中共政府吸收,向中共彙報美國政情。

當時《三藩市紀事報》報道說,范士丹僱用這名中共間諜當司機、辦公室雜工、亞裔社群聯絡人近20年。此人的頭銜是「辦公室主任」。

三藩市中領館的重要性向來又比紐約重要,灣區(Bay Area)的外國情報活動,著重在收集鄰近矽谷的商業秘密和高端技術。

一位情報官員說,三藩市領事館的間諜活動幾乎每天都在進行。這是一種非常微妙的情報收集形式,即針對企業所展開的間諜行為。

長期以來,中共被指控通過其大使館和領事館達到可疑目的,除了收集科技機密,中共還長期收集美國內部政情的情報,及收集持不同政見者團體的信息,並對在海外的中國學生進行控制。中領館還負責協調聯邦和州級具有政治影響力的活動。

「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的一位主席曾告訴《外交政策》雜誌:「我覺得領事館試圖控制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的傾向越來越高。」

Axios稱,大使館和領事館付錢給學生,要他們參與歡迎中共領袖的活動,並要求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的主席,舉辦中國共產黨思想研討會,並對中共政府傳送照片,確保服從。

2018年8月,特朗普與13位美國企業高管和白宮高級幕僚共進晚餐期間,已經暗示來自中國的留學生,幾乎都是間諜。

而特朗普之所以這麼說,這是因為近年來不斷爆出來自中國的留學生學成之後,服務於美國高科技公司或學術機構,然後把這些機構的高新技術資訊賣給中共的間諜行為。

旅美作家張林說,現在的中國留學生,90%以上都是幹部子弟,他們的家庭、出身,受教育背景等等,就註定了他們是共產黨員。而共產黨員都是「業餘間諜」,因為黨規明確要求每個人都要提供情報,執行秘密任務,保守組織機密。

中共駐美大使稱,目前,在美國的中國留學生大約40萬。美國反間諜公司「BlackOps夥伴公司」信息官員威廉姆斯(Paul Williams)曾說,中共的學生間諜太多了,但他們匯報的情報有時非常「小」,因此他們都沒意識到這是間諜活動,甚至會觸犯法律。

有評論說,中共公開要求留學生互相監督,在美國各大學成立中共使領館控制的中國學生會,甚至在有些美國大學內成立中共黨組織。中共把中國留美學生當作「組織」成員,這是中共給留美學生造成「間諜」印象的根源。

不過,留學生中遠離中共、尊重普世價值觀的中國留學生是受歡迎的。

特朗普 擬減少中共外交人員

另外,美國高級官員透露,特朗普政府準備命令中共大幅減少駐美外交官人數,減到與駐華美國外交官人數相等的水平。預計這個決定將會在下周正式宣佈。

《華盛頓時報》(The Washington Times)7月28日報道,一位美國國務院高級官員說,這個決策的目的之一,是減輕聯邦調查局(FBI)反間諜人員的負擔。

近幾個月來,FBI反情報人員專門派出2千名特工,在全美範圍內抓捕中共間諜。FBI局長雷(Christopher A. Wray)表示,該部門平均每10個小時就會審理一起與中共有關的間諜案。

美國高級官員透露,美國政府希望在8月1日之前,將中共駐美外交官降至美國駐華外交官同樣人數,並且要求美國外交官在中國享受「對等待遇」。

這位官員還說,在美國關閉候斯頓中領館、及北京報復性關閉成都美領館之後,中美官員上周就開始對外交官「對等問題」進行談判。

FBI局長雷在7月7日說,目前在全美範圍內近5,000宗FBI反間諜案件中,幾乎有一半與中共有關。他說,中共間諜主要攻擊的目標是從事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研究的美國醫療保健組織、製藥公司和學術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