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學者、人權組織等多方的證據顯示,過去20年,中共一直在加拿大實施其迫害法輪功的政策。

對政要進行滲透

中共對加拿大政客進行滲透的做法,已經是眾所周知,加拿大安全情報局已不止一次公開談論此話題。中共對加拿大政客進行滲透的目的之一,是為了在加拿大實施其針對法輪功的政策。

溫哥華前市長蘇利文(Sam Sullivan)在訪問中國後,態度發生了很大變化,他決定通過法律手段拆除法輪功學員在當地中領館外的一個永久性抗議迫害的真相點。蘇利文在2006年告訴《溫哥華太陽報》:「當我去中國時,他們把我當成一個王那樣款待。」

陳用林說:「全世界每個使、領館的所有外交人員」都知道溫哥華的這個法輪功真相點,並將之視為「中共政府的重大尷尬。」

2010年,時任渥太華市市長的奧布萊恩(Larry O'Brien)訪問中國後,撤回了他對渥太華法輪功學員的褒獎公告。據《渥太華公民報》報道,他當時告訴一名渥太華市議員,他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做出了「承諾」。後來,該市的市議會繞開市長,通過並宣佈6月9日為「法輪大法日」。

加拿大媒體「全球新聞」發表的一篇文章展示了中共是如何對政客施加影響,使他們在與法輪功打交道時,按中共的意願做事。該文講述了2007年,中國商人、前中共軍隊軍官李哲(Li Zhe,音譯)組織的一次費用全免的中國旅行,包括7名大溫哥華地區的市長。

該報道說,中共的喉舌《人民日報》當時刊登了一篇文章,說李哲去加拿大,是為了勸說加拿大政界人士喜歡中共政府。

這次中國旅行結束後,一名持續在當地公佈法輪大法日褒獎的市長,當年停止這樣做了。

多倫多學區教育委員會前主席博爾頓(Chris Bolton)幾年前試圖把孔子學院帶到多倫多,但不讓教育委員會的其他委員知道。他在一次電視採訪中說,他對孔子學院感到非常滿意,「抱怨孔子學院的人,多是與法輪功結盟的。」

實際上,不同的情報機構都把孔子學院描述為中共宣傳機器的一部份。博爾頓試圖將孔子學院帶到多倫多的努力,遭到了當地社區的強烈反對。最終,教育委員們通過投票,決定不要孔子學院。 博爾頓則在那次紛爭期間辭職了。紀錄片《假孔子之名》中,有一段對博爾頓的採訪。他在採訪中說,他經常去中國旅行,「中國(中共)政府堅定地要向前邁進(推動在海外建孔子學院)。當然,我們在那裏(中國)有接受酒食款待。」

多倫多民眾抗議孔子學院進入多倫多教育局。(大紀元)
多倫多民眾抗議孔子學院進入多倫多教育局。(大紀元)

由咸美頓(Clive Hamilton)和奧爾伯格(Mareike Ohlberg)合著的新書《隱藏的手》(Hidden Hand)今年7月初發行。書中描繪了中共通過滲透地方政要向國家政府施加壓力的做法。該書說:「地方政客通常對中國一無所知,對國家安全不承擔任何責任。」

該書詳細介紹了中共如何通過「顛覆西方國家的機構並對其精英進行滲透」,來提高其在加拿大等國家的影響力。該書說:「(中共的)目標會包括各級政府(國家、省或市)過去、現在及將來的政治領導人。他們對為政治領導人出謀劃策的高級官員也很感興趣。」

加拿大保守黨國會議員、國會法輪功之友協會共同主席肯特(Peter Kent)表示,在加拿大、澳洲或英國這樣的民主國家,「(中共)對精英和各政府成員的滲透,熄滅了人們對中共踐踏人權的批評聲音。」

「我們知道有來自中國的、施加影響力的代理人」,肯特說,精英和政府成員受到的讚美越多,「他們就越可能有意或無意地採取行動,幫助推動中共政府的外交目標、經濟目標及安全目標。」

間諜 騷擾 仇恨宣傳 歧視

2007年6月30日,多倫多警方訊問魯平,他在多倫多東北部的Asian Farm雜貨店發放Les Presses Chinoises發行的反法輪功小報。(NTDTV)
2007年6月30日,多倫多警方訊問魯平,他在多倫多東北部的Asian Farm雜貨店發放Les Presses Chinoises發行的反法輪功小報。(NTDTV)

除了試圖影響加拿大的機構及政客外,中共政權還對加拿大的法輪功學員大量使用間諜和騷擾手段。

中共專職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前官員郝鳳軍出逃到澳洲後說,加拿大有超過1,000名對付法輪功的間諜,該數量比在美國、澳洲或紐西蘭的都更多。

郝鳳軍說,這些間諜在溫哥華和多倫多最為活躍,他們蒐集法輪功學員的信息,並竊聽他們的電話。

2005年,多倫多法輪功學員葉女士(Jillian Ye)看到郝鳳軍披露的一份秘密文件後,感到很吃驚。因為文件裏面包含了她計劃在多倫多創辦一家通訊公司的信息,而她當時只是私下談論過相關的想法。

《沉默的入侵》一書中說,除了「傳統的間諜活動」之外,中共還招募了大量華人社區成員,去蒐集中共所針對的團體(比如法輪功)的信息。「使館將這些信息進行核對,然後發送去北京,或在其自己的業務中使用。」

根據國際特赦和加拿大中國人權聯盟(CCHR)的報告,騷擾是中共在加拿大針對法輪功學員的手段之一,包括入侵法輪功學員的電腦、破壞財產或死亡威脅電話,甚至直接的肢體襲擊。

2018年,2名法輪功學員在溫尼泊的一個公園煉功時,一名講普通話的男子對他們錄像,並威脅要打死他們。

2017年,法輪功學員在卡加利中領館前集會時,2名男子上前謾罵並撕橫幅。有人打電話報警後,他們才離開,有目擊者看到其中一名男子與從中領館出來的人交談。

在多倫多的唐人街,法輪功學員多年來遇到過許多騷擾和恐嚇事件,已提交給警方的一份報告顯示,法輪功學員一個用來存放展板等材料的儲藏室被破壞了好幾次,被盜物品的累積價值超過4,000元。

2007年,從中共政府駐加拿大使館出逃的外交官之妻張繼延說,她在大使館內看到煽動仇恨法輪功的材料。

2005年,愛民頓警方得出結論:中共政府駐卡加利領事館散發傳單攻擊法輪功,觸犯了仇恨犯罪的法律。

加拿大的一些親共中文報紙曾多次刊登攻擊法輪功的文章。郝鳳軍披露的中共秘密文件顯示,「610辦公室」的特工與相關報紙合作,誹謗法輪功。

冒充法輪功學員給加拿大議員寫信,也是中共慣用的手法之一,信中通常包含一些奇怪的有時甚至是威脅性的語言。自由黨國會議員斯格羅(Judy Sgro)收到過這樣的信,她在接受《國家郵報》採訪時說:「這實際上是試圖貶低法輪功學員。」

多年來,中共通過向加拿大各種活動主辦機構及社區服務組織施加壓力,迫使他們拒絕法輪功學員的參與權。

2011年,渥太華的一名法輪功學員在安省人權法庭的一項訴訟中獲勝。該案的原告因為修煉法輪功,被趕出了渥太華中華耆老會,法庭認為,她是一名被歧視的受害者。

陳用林脫離中共前,是一名在澳洲負責監視法輪功的中共外交官。他說,當中領館官員參加當地華人社區舉行的活動時,會要求相關機構保證「無法輪功學員在場」。

2019年,在渥太華舉辦的龍舟節現場,法輪功學員史密斯(Gerry Smith)被龍舟節的行政總裁布魯曼(John Brooman)要求脫下T 恤,因為上面印有「法輪功」字樣。布魯曼說,這是為了避免得罪龍舟節的一個贊助商——中共政府駐加拿大大使館。

史密斯已就此事向安省人權法庭提出申訴。他說:「這裏是加拿大,加拿大人不應聽從中使館的指令。」

對於這場中共針對法輪功的、持續了21年的迫害,國會議員肯特表示,世界上的民主國家應該「共同行動」,去迫使中共政權停止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