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7月30日。
 
港版國安法在香港實施,到今天正好30天,一個月。昨天,第一宗以港版國安法罪名的案件出來了。4個前學生動源成員被捕,罪名是煽惑分裂國家。
 
這個罪名,在中國大陸大概就是煽動顛覆政權。這是最近幾年,中共打擊異見人士和維權律師用得最多的一個罪名。
 
昨天這個案件,是香港警方的所謂「國安組」第一次採取行動,也是警方根據國安法的規定,在沒有取得法庭搜查令的情況下,上門拘捕,並且搜查住所。
 
一般情況下,如果不是正在犯罪,警方上門拘捕,需要法庭拘捕令,對住所進行搜查,也需要法庭搜查令。
 
國安法規定,涉及國家安全的案件,只要合理懷疑,就可以拘捕人。搜查住所,也可以不事先申請法庭搜查令,只要警隊高層同意即可。昨天這個案件,就是這樣一個案件。這是香港第一宗。
 
其中,鍾翰林被捕的消息,最先由元朗區議員巫啟航在Facebook公佈的。另一元朗區議員王百羽,去看情況,還在網上直播。王百羽在單位門外遇上警方人員,追問之下,警員出示委任證,而且直認他們屬「國安隊」,大概就是香港警務處國家安全處。
 
警方國安隊人員拒絕透露案件詳情和屋內搜查什麼,他們從屋內撿走多袋證物及電腦等離開,鍾翰林被鎖上手扣帶走,離開時,有警員拋出一句「分裂國家」。
 
另外,學生動源前成員,也是發言人何諾恆,在沙角邨被捕。
 
被捕的3男1女四個學生,年齡在20多歲到17歲。4個人在今年7月1日之前,6月30日當天,都宣佈退出學生動源,香港地區全部成員不再參與活動了。由學生動源的海外成員接管組織事務,在國外繼續運作。
 
《蘋果日報》說,Facebook上有一個名為「創制獨立黨」的專頁,裏面有一篇成立宣言,明確主張香港獨立,並提到該黨由前學生動源已完成學業的成員組建創立,他們目前均置身海外,未知是否與是這次拘捕行動有關。
 
至於鍾翰林本人的社交網絡平台,包括Facebook及Twitter等,七月份近期並未有任何或會違反國安法的留言及帖文。
 
國安法實施之後,很多人問過會否追溯既往。當局的答覆是,不設追溯期,就是不追溯既往,但如果現在還在犯案,則以前的事情可以成為證據或者成為量刑的考慮。按照這個原則,警方拘捕鍾翰林和其他人,意思是他們仍然在做分裂國家的事。是甚麽事呢?這個需要香港警方把證據交代清楚,一定要很清楚,否則官方所說的「不追溯既往」就大成疑問了。
 
根據警方發言人李桂華說,警方這次認定的「相關煽動他人顛覆國家政權」的言論,來自一名學生動源的前成員,在社交網站宣佈,成立另一個涉嫌港獨組織「創制獨立黨」。警方直言「宣佈就是煽動」。第一,另一個前成員,宣佈成立另一個組織,和現在被捕的這些人有什麼關係?雖然他們以前是同一個組織,但都已經宣佈脫離了。另外一個人在別的地方宣佈另外一個組織,和這些人又有甚麽關系呢?第二,李桂華說,煽惑罪是只要說出來,宣佈出來就夠成了煽惑,而不看煽惑了誰,有什麼效果等等。
 
李桂華也沒有透露被捕的4人,是否牽涉有關「宣佈」,或者是加入那個有關「組織」?裏面很多細街我們要等着警方說清。
 
另外,昨天警方的記者會,還有一個措施,就是在記者會之前點名,要求驅逐高登新聞台、蛋蛋俱樂部、社會前線媒體,以及早前有女記者在公廁被防暴警粗暴拘捕的娛賓,離開記招現場。
 
這是香港警方首次在一個新聞發佈會,直接驅逐某些媒體的記者離場。警方也向現場傳媒查問有否收到採訪通知,大家都相信,未來警方將會進一步收窄可採訪的媒體名單。這是明目張膽地打壓新聞自由。
 
現在這個世界,新聞媒體行業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在過去幾年,西方的一些大型活動中,前往採訪的記者,大概有一半是所謂的「自媒體」,就是Blogger、Youtuber,就是網紅哪一類。說實話,現在香港一個最紅的個人Youtuber,一個節目的點擊量,比那些左派的所謂正規媒體網站高多了。
 
所以香港警方針對網媒的做法完全沒有道理。我敢說,這個會成為香港政府打壓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的例證,之後會被記錄,變成制裁的證據。
 
當然,香港昨天發生的這個第一宗和國安法有關的案件,將引起全世界的極大關注,這個不用說了。我以前講過,這個第一案,會非常重要。
 
原來,我覺得香港警方或者是中共國安部門,會選擇一個和暴力有關的案件,進行拘捕和起訴,這樣對國際社會來說,比較容易理解接受。所謂釘子精神嘛,就是最小阻力的部份先進入。
 
因為第一個案件,如果國際社會沒有太大的異議,後面就好辦了,其它事情做起來就容易了。沒想到香港警方的國安處選擇的第一個案子,是幾個學生的案子,而且是可能會引起很多爭議的案子。我不知道是他們太笨,還是國安公署的壓力太大。
 
另外,可能是中共港澳系統,或者是中共這個國安系統,下定決心要殺雞儆猴,國安法實施後一定要找人祭刀。要借幾個人的人頭,來擴散社會上的恐懼氣氛。這個恐怖氣氛,對專制體制來說太重要了。很多香港人以前可能不理解,為什麼大陸槍斃人要先遊街,五花大綁,綁在大卡車上,背上插個牌子,名字上打上紅叉叉,然後大喇叭大聲喊叫。其實,那個就是要借殺人,儘量擴散這個恐怖氣氛。
 
昨天港警拘捕的幾個學生,可能也是想要達到這個效果,就是要讓很多人害怕。他們要擴散這種恐懼的效果,達到人人自危。國際上的反應可能已經不重要了,後果不重要了。所以,法治和案件本身其實也不重要了,那個恐懼氣氛才重要。
 
現在,香港這個港版國安法,實際上已經成了美國對付中共的一個最有力的武器,在全世界都大力宣傳,說中共在香港強推港版國安法,從此香港沒有自由了,香港沒有法治了。這樣世界才會站在一起,所以港警這次要再幫個忙,直接證明一下香港真的沒自由了。
 
感覺上,現在香港政府,林鄭月娥已經亂了手腳,各種政策都有些摸不著北(迷失)了。現在,所有的決策都事關重要,可能都是大事。選舉要不要推遲?疫情怎麼應付?等等。
 
這個星期港府宣佈周三開始,禁止餐館食肆堂食,結果周四就宣佈從周五開始要放寬。因爲這些政策太擾民,而且未必是關鍵所在。關鍵是香港政府為了配合大陸重開經濟,一直都沒有封關,33類人,29萬人到香港不用檢測和隔離,各種交通各種生意往來,都沒有封閉。這些恐怕才是疫情的關鍵,結果疫情出來,禁止老百姓餐館吃飯,就是張冠李戴了。
 
所以有媒體說,港府的政策,精準演出了一個成語——「朝令夕改」。
 
朝令夕改,對港府來說其實是一種表揚。真的,不是諷刺。
 
因為香港政府宣佈措施,結果發現民憤太大,大家都不高興,於是就改過來了。如果是中國大陸,換了北京政府你看看。有些報紙批評政府措施,直接就是境外勢力了,馬上給你按上政治罪名了。
 
前幾天去港島南區,一個商店老闆說,他們生意很差,不是因為疫情,而是因為去區內高價住宅空了太多了。他說,那個區域中很多外國人住,主要是大公司的高管,都是大公司亞太總部的職位。這些公司,很多都把亞太總部移走,或者正要移走,當然人員安排也要調整了。
 
其實,任何一個社會能夠順利運作,它的系統都必須是完整的。香港,從一個自由、法治、半民主的社會,退化到一個半專制、半自由的社會,一定會有一系列的混亂。
 
現在可能只是剛剛開始。今天就談到這,感謝大家,下星期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