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斜川》 陶淵明

開歲倏五日,吾生行歸休。念之動中懷,及晨為茲遊。

氣和天惟澄,班坐依遠流;弱湍馳文魴,閑谷矯鳴鷗。

迥澤散遊目,緬然睇曾丘。雖微九重秀,顧瞻無匹儔。

提壺接賓侶,引滿更獻酬。未知從今去,當復如此不?

中觴縱遙情,忘彼千載憂。且極今朝樂,明日非所求。

距今一千六百年前,西元四零一年,黃曆正月五日,陶淵明(三六五~四二七年)與友人同遊故鄉栗里(江西省)以南的一條名叫斜川的小溪,寫了一首五言古詩「遊斜川」。

開歲倏五日【開年以來,匆匆已過五日,】

吾生行歸休【我這一生也行將結束。(這年,陶淵明三十七歲,而此時,元顯專權於內,桓玄覬覦於外,晉之危亡已兆,故有此句之描述。)】

念之動中懷【想起來,真叫人為之黯然神傷,】

及晨為茲遊【到了清晨,遂起心動念邀友人作此一遊。】

氣和天惟澄【是日天氣澄和,晴空萬里,一碧如洗,】

班坐依遠流【我們幾個人並排坐在河邊,河水自遠處悄沒聲息的蜿蜒而至。】

弱湍馳文魴【魴魚兒歡快的游馳在和緩的溪流中,】

閒谷矯鳴鷗【水鷗鳴叫翻飛於空邈的山谷裏。】

迥澤散游目【水澤幽杳深邃,惹得人不禁游目四顧,】

緬然睇曾邱【腦中若有所思的眺望著落星寺。(明朝駱庭芝評:「稱曾城者,落星寺也。」)】

雖微九重秀【雖然落星寺沒有九重天那麼秀麗,(微:無也。)】

顧瞻無匹儔【但是在這周圍,也還沒有任何建築物,能夠與它媲美。】

提壺接賓侶【提起酒壺接待賓客,】

引滿更獻酬【倒滿酒杯獻酒相敬。】

未知從今去【不知道過了今天以後,】

當復如此不【是否還能重享這種相聚時的諸般快意?】

中觴縱遙情【酒意深濃時,世俗的煩惱都已遠去,】

忘彼千載憂【時至此刻,那千載的憂慮更是早已忘懷。】

且極今朝樂【且來享受今朝的歡樂,】

明日非所求【未來的日子,哪裏是我們所能追求的!】

陶淵明這首《遊斜川》,不僅僅只有詩句,還附了一篇前序。在此抄錄於後,以供吟賞。

辛丑正月五日,天氣澄和,風物閒美,興二三鄰曲,同遊斜川。臨長流,望曾城,魴鯉躍鱗於將夕,水鷗乘和以翻飛。彼南阜者,名實舊矣,不復乃為嗟歎;若夫曾城,傍無依接,獨秀中皋;遙想靈山,有愛嘉名,欣對不足,率爾賦詩。悲日月之遂往,悼吾年之不留;各疏年紀鄉里,以記其日時。

古來,評陶者不計其數,而以蘇東坡所評,最為真切:「欲仕則仕,不以求之為嫌;欲隱則隱,不以去之為高;饑則叩門而乞食,飽則雞黍以迎客。古今賢之,貴其真也。」

此篇陶淵明詩作即寫景如畫,造語自然,情景渾然一體。在清遠寧靜的自然景色之中,融入了詩人悠然的心境,是一首物我和諧的暢懷心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