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參眾議員各提案 封禁TikTok眾議院過關

7月22日,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與政府事務委員會一致同意參議員霍利的提案,禁止聯邦雇員和國會職員在政府配備的公務設備上下載TikTok。接下來將會在參議院全體表決。

在21日,眾議院也就眾議員肯巴克的類似提案進行了表決,表決結果是336:71,呈現了壓倒性的通過。

事實上,特朗普在7月7日也曾表示,作為對中共處理中共病毒(武漢病毒)疫情不當的反擊,正在考慮在全美國禁止TikTok。

從這個角度來看,只要參議院表決通過,下一步特朗普可能很快就會簽署立法,封殺TikTok。

那麼TikTok究竟做了些甚麼,美國一定要封殺它呢?我們先來簡單介紹一下TikTok。

TikTok不是抖音

很多人認為,TikTok只是抖音的英文名字。實際上這二者是不一樣的。雖然都是字節跳動開發的App,內容形式差不多。

抖音是中國人可以下載的版本,只能看到國內的視頻。而TikTok只有中國以外的國家才可能下載,也就是抖音的國際版,既可看到國內也可看到國外的視頻。

但無論抖音還是TikTok,後台都在開發公司:字節跳動的掌控之中。它也掌握著每一個用戶的情況,包括個人的隱密資料信息。

那麼問題就來了,字節跳動會不會把這些信息提供給中共國安部門呢?

TikTok有「中共DNA」

TikTok用戶隱私條款中清楚地表明,它可以記錄用戶平時瀏覽哪些網站、用戶的打字習慣,並可以獲取存儲在電子設備上的照片、視頻和通訊錄,而且還跟蹤用戶的IP地址和GPS定位地點等等。

但是TikTok表示,美國用戶的信息存儲在美國和新加坡的服務器。TikTok也許不會直接把用戶信息給中共,但是它的用戶隱私條款中還指出,它們會與母公司字節跳動分享用戶信息。那麼字節跳動會不會給呢?

根據中共2017年通過的《國家安全法》,它要求任何組織、機構或公民個人必須依法「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身處中國大陸,字節跳動難道就可以不受中共法律的制約嗎?

科技產業觀察人士、指數播客主持人歐沃斯對美國之音說,「這家公司(TikTok)的骨子裏就有這樣的DNA,它在美國和其他自由民主社會的消費者生活中的份量卻越來越重,我認為這的確讓人擔憂。」

張一鳴的公開信

去年9月15日,《華盛頓郵報》報道中指出,字節跳動必須遵守中共的「防火牆」規定,而且TikTok的所有者們也經常屈服於中共政府的要求和干預。

網絡上流傳著一份字節跳動創始人、CEO張一鳴的公開信。信中表示,「真誠地向監管部門致歉」,他稱,產品「走錯了路」,出現了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不符的內容,沒有「貫徹好輿論導向」。張一鳴還保證,會做到讓「權威聲音有力傳播」。

張一鳴還在信中承諾,「加強黨建工作,對全體員工進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輿論導向、法律法規等教育」;「不斷強化人工運營和審核,將現有6,000人的運營審核隊伍,擴大到1萬人。」這還不夠,中共還向字節跳動派駐了黨委,在各級部門、各級地區分公司還建立黨支部。字節跳動的黨委書記張輔評兼任總編輯、副總經理,他有出版終審權,可以決定TikTok的產品內容。

6月30日,在印度新德里,遊行示威者舉著標語牌敦促民眾刪除中國應用程序TikTok等,並停止使用中國產品。(Getty Images)
6月30日,在印度新德里,遊行示威者舉著標語牌敦促民眾刪除中國應用程序TikTok等,並停止使用中國產品。(Getty Images)

儘管如此,中共還不放心,又派了170家網絡警察單位入住字節跳動。

有這樣一件事,去年一名美國少女在視頻中提到了中共在新疆設立「再教育營」。她只是說了「再教育營」,而實際這是中共設立的百萬集中營。但是就這個「再教育營」,就導致她的帳號被封了。TikTok對此解釋說「只是意外」,這個「意外」也真是太巧了。

曾經的一位專業人士指出,TikTok在大陸有一個專門審查國外言論的辦公室。

用戶信息被TikTok「送中」

劉力朋以前是微博的資深審核員,他曾經去字節跳動應聘,就是準備應聘TikTok海外審核經理。

在接受大紀元和新唐人聯合專訪時,他介紹了非常誇張、令人心驚的面試經歷。面試地點是在天津虹橋區陸家嘴金融大廈的16樓,電梯剛到,人事部人員已經等在那裏了。

人事部人員帶著他就在大樓裏繞圈,那意思就是不能往裏面看,必須繞道走。劉力朋說,「就像是訪問毒梟老巢一樣,一點不能側臉,不能往裏看。」

這麼大費周折的繞道,讓劉力朋也很納悶,到底辦公室裏有甚麼見不得人的祕密呢?後來他才知道,「原來是TikTok在那裏面做審核。他們直接審核美國人的言論,由一幫中國的網評員來做。」

在那次面試中,劉力朋沒有被錄用,原因是他說了這樣一些話。

他說「我比較有海外生活的經歷,比較了解美國人對言論自由的重視,所以咱們不能過多去管制」。

在大紀元和新唐人的獨家專訪中,劉力朋說「在中國審核中國人,完全沒必要這樣防著,…… 我去任何地方面試,也不用繞圈,也不用完全隔開工作區,不用像探訪毒梟老巢那樣。但是唯有TikTok做賊心虛,能(防)到這種程度。」

TikTok偷窺手機剪貼板

從劉力朋的介紹和前面的內容可以確定,TikTok所有的信息都要送中審查的。那麼TikTok蒐集了多少信息數據呢?BBC報道指出,TikTok蒐集了用戶的大量數據,包括用戶觀看和評論了哪些視頻,位置數據,使用的手機型號和操作系統,以及人們在打字時表現出的擊鍵節奏等等。

國安顧問奧布萊恩也在一個電台節目中說,TikTok也記錄了用戶的人臉識別信息、可以了解用戶的人際關係網。「所有的這些信息都直接進入中國的大型超級計算機雲系統,中國(中共)將知道有關你的一切,擁有你的生物信息。」

加拿大安省金斯頓女王大學計算機學院教授斯基里康指出了另一個問題,TikTok還會瀏覽用戶手機的剪貼板上的內容。

斯基里康對「全球新聞」指出,「剪貼板,是人們剪切並黏貼諸如密碼之類東西的區域,因此,對任何瀏覽剪貼板的軟件,人們從一開始就應該想到那不是好東西。」

早在6月,蘋果最新一代系統iOS 14公開後,資安專家利用這個系統安全通知功能發現,TikTok每隔幾秒鐘就會讀取一次剪貼板。

就是說,在人們不知情的情況下,儲存在剪貼板上的祕密信息,都會被TikTok隨意訪問提取。這對用戶的風險是相當嚴重的。

7月20日,英國《泰晤士報》採訪了英國前保守黨黨魁鄧肯史密斯。史密斯指出,「需要像禁止華為一樣禁止TikTok」,因為「TikTok竊取用戶資料造成的資安問題,不僅在美國、英國發生,也同樣在印度、日本(等國家)發生」。

有多位美國參議員警告:TikTok嚴重威脅美國國家安全。

TikTok影響美國大選

相信大家都還記得, 6月20日特朗普在俄克拉荷馬州的那次競選造勢活動。活動前競選總監表示,他們接到了超過100萬張門票的申請。但是當天會場裏只坐了大約6,200人。有幾百名TikTok青少年用戶表示,他們搞了一場惡作劇,搜刮了幾十萬張門票,但是卻故意不參加活動。

就是說,TikTok已經影響到了美國的總統大選。這背後是否有中共在操控我們不得而知,但是鑑於目前特朗普政府對中共強硬的態度,中共肯定不希望特朗普連任。

商業諮詢機構「傳感器塔」調查發現,印度在6月29日封禁了TikTok後,美國已經成了TikTok全球最大的用戶市場,下載次數達到了1.65億次。特別是在疫情封鎖期間,下載量同比增長了3.75倍。

目前TikTok在美國每個月的活躍用戶有3,000萬左右,佔全球受眾的5%。有報告顯示,使用TikTok的人群主要集中在青少年,比例達到69%。青少年是一個國家的未來,如果抓住了青少年,也就等於抓住了國家的未來。而TikTok瞄準的就是青少年,換句話說,中共利用TikTok,瞄準的就是美國的未來。

香港作家陶傑撰文表示,中共通過TikTok蒐集下一代的個人資料,就「憑著一個App就『擁有』了兒童。」

制裁TikTok在情理中

對這樣一個威脅國家安全、影響國家未來、卻又掌握在「敵人手中」的武器,美國實施制裁是意料之中。

那麼美國有甚麼制裁方法呢?總的來說有兩個大的選項。一個是把TikTok列入商務部的出口管制實體清單,另一個是由外國投資委員會實施更嚴格的審查。

先說第一個辦法,就是把TikTok列入實體清單。這個辦法就像是對華為等中共科技公司一樣,限制它與美國的商務往來,不允許美國公司向它提供技術和軟硬件支持。而且最直接的影響就是,蘋果和谷歌必須把TikTok從應用商店中下架,並且不能提供更新。

這一招是最絕的,等於是挖了TikTok的「根」。華為被美國拉入黑名單後,美國和其他國家的一些晶片供應商已經不再供應它零部件,導致這個中共最大的科技龍頭企業不得不龜縮業務範圍,手機銷量在海外銳減。華為自己也承認,失去了美國零部件的供應,華為舉步維艱。

第二個辦法,就是美國國會的外國投資委員會對TikTok實施更嚴格的審查。這個審查也會對TikTok造成致命打擊。

有消息說,TikTok有計劃脫離字節跳動,成立一家獨立運營的美國公司。

不過真的與字節跳動剝離談何容易?想變身美國公司並非易事。即便可行,美國會接受嗎?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指出,「如果TikTok分離成為一家美國公司,這不會對我們有幫助,因為這樣會更糟,我們將不得不為了取得抖音在美國本土的經營特權而付給中國數十億美元。」

兩個辦法,哪一個都對TikTok是不小的打擊。其實打擊TikTok的不只是美國,在美國之前,其他國家已經有動作了。

多國封殺TikTok

今年5月,中印雙方在邊境線爆發了「小型戰爭」。隨後在6月29日,印度政府宣佈,禁止59款中國生產的應用程序,其中就有TikTok。印方表示,TikTok損害了印度的主權、完整性和安全性。

TikTok在印度有6億的下載量,位列全球第一。被印度封禁,使TikTok損失了一大筆錢。

就在前不久,7月17日,澳洲總理莫里森對墨爾本廣播電台3AW表示,澳洲政府正在「仔細審查」TikTok。他說,「如果我們認為需要採取更多的行動,那麼我告訴你,我們不會難為情的。」

7月15日,韓國通訊監管機構向TikTok開出了1.86億韓元(約15萬4,300多美元)的罰款。原因是TikTok沒有披露它把用戶信息傳送到海外的情況,同時在蒐集不足14歲用戶的個人信息時,沒有取得監護人的同意。

臉書創始人扎克伯格去年10月17日對福布斯說過這樣一段話,「由於有強大的加密和隱私保護,我們的服務如WhatsApp到處都有示威者和活動家在用。而在世界各地發展迅速的中國應用程序TikTok上,哪怕在美國,只要提及這些抗議活動都會受到審查。這就是我們想要的互聯網嗎?」

TikTok正在成為第二個華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