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有用戶披露,找不到大陸共享單車ofo(小黃車)公司的辦公地點,甚至連法院也稱找不到該公司的辦公地點。有客戶按ofo退款進度計算,要拿到押金需要等500年。

據鳳凰WEEKLY財經報道,李楓(化名)希望能拿到ofo押金,但她透露,反覆撥打ofo官網的客服電話,但始終無法接通,ofoAPP上的機械人客服只是重複回復「請您耐心等待」,她能做的也只有等。

也有網民表示,到北京ofo總部排隊拿回了押金。但李楓不住在北京,專程為了99元(人民幣,下同)押金,來回折騰並不划算。

李楓申請退回押金時,頁面顯示前面有1050多萬人排隊等待退押金。

而從2018年開始,ofo每日退還押金的人數就在下降。2019年7月,每天退款處理的人數3000名,年底減到約400名,到2020年7月,一天只有幾十人,有時甚至不足10人。最少的時候,排隊人數一天只少了一個。

一名同樣記錄了ofo退款進度的用戶調侃說,2天退款90人,等排到自己還要572年,往前翻這麼長時間,那會兒還是明朝。

除了客戶,供貨商也想拿回ofo的欠款。ofo的供應商和用戶如今大多都成了債主。供應商中已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的案件中,未履行金額已超過5.09億元。還有超過1500萬名用戶等待退還的押金,即使按99元最低金額計算,該項債務已近15億元。

供貨商張軍(化名)被ofo拖欠超過300萬元,他往北京跑了幾趟,等了又等,只換回一張北京市昌平區法院發佈的執行裁定書,這份2020年5月9日執行裁定書顯示,其在2020年初對被執行人東峽大通(北京)管理諮詢有限公司(東峽大通)予以線下查控及查找,未找到被執行人,也未能發現被執行人可供執行的財產。「法院都找不到人,我們能有甚麼辦法?」張軍說。

報道表示,ofo曾經公開過的辦公地址為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的理想國際大廈,後來又搬到了鄰近的互聯網金融中心。

2020年7月,該陸媒記者先後兩次實地探訪ofo上述兩處曾經的辦公地點,這裏早已沒有ofo存在過的痕跡,又打聽到ofo兩處新辦公地址,一處早已人去樓空,另一處更是無人知曉ofo的存在。

而ofo似乎已經無錢可還。在企查查搜索可見,截至7月25日,ofo營運主體東峽大通(北京)管理諮詢有限公司40次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247次被下發限制高消費令,終本案件227宗。

終本案件是指,法院在窮盡財產調查手段後,未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供執行財產,經申請人同意或經合議庭合議並報院長批准後,採取暫時性結案的案件。也就是說,ofo在超過200多次法院調查中,名下均無銀行存款、車輛、房產等財產可供支付。

不少ofo的供應商都放棄了追繳貨款。一開始,幾家同樣被欠款的供應商常和張軍聯繫,打聽彼此是否有新進展,後來,大家斷了交流,「沒意義,心裏清楚拿不回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