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4日,美國司法部公佈,新加坡華人楊忠偉(Jun Wei Yeo)承認,他在美國從事為中共秘密收集情報的工作,還成功招募美國空軍一名參與F-35戰機項目的文職人員、一名國務院官員和一名五角大樓軍官,為其提供情報。

哥倫比亞特區代理美國檢察官邁克爾・謝爾文(Michael Sherwin)表示:「這宗案件再次凸顯了(中共)情報部門,是如何在我們的後院運作的」,如何「針對我們的知識產權和國防機密,並訓練盜竊能力」。

在司法部公佈的「罪行陳述書」中,詳細記載了這名新加坡人如何被中共情報機構招募,如何利用假諮詢公司和領英發展線人,如何與中共情報人員詭秘聯繫等內幕。

一次北京演講後 被招為中共間諜

楊忠偉是新加坡人,早在2015年,楊就開始與中共情報人員合作。當時,楊正在新加坡國立大學攻讀公共政策博士學位。當楊前往北京,並就東南亞局勢做了演講後,楊被一些自稱是中國智囊的人招募,這些人願意向楊提供資金,來換取政治報告和信息。楊了解到,至少其中4個人是中共政府情報人員。

其中一名情報人員後來要求楊與中共軍隊簽合同,楊拒絕簽合同,但繼續和他及其他中共情報人員合作。

中共情報人員要求楊向他們提供有關國際政治、經濟和外交的情報,他們指示楊,他們要的是非公開情報(non-public information),也就是被他們稱為的 「小道消息」(scuttlebutt)。起初,任務的重點是東南亞問題;隨著時間的推移,任務的重點轉移到美國。

雖然這些中共情報人員在與楊的交往中使用了假名,但他們並不諱言與中共政府的關係。其中一名情報人員告訴楊,他和他的老闆為中共的主要情報部門工作。

在一次中國之行中,楊在一家私人酒店房間裏會見了這名情報人員和另外兩個人。在這次會面中,該中共情報人員讓楊獲取美國商務、人工智能以及中美貿易戰的非公開信息。

楊在中國各地與這些中共情報人員會面,和其中一名情報人員接觸了大約19至20次,另一名情報人員約25次。當楊前往中國與這些人會面時,經常被直接帶出海關,帶進一個單獨的辦公室。楊問為甚麼,得到的回答是,他們想在楊進入中國時,隱瞞他的身份。

楊不止一次從他所有的中共情報人員那裏,收到完全相同的任務,這使楊推測,北京有一個中央機關,負責向所有的這些情報機構佈置相同的任務。

幾十年來,中共一直沒有停止策反美國人為其充當間諜,但在數字時代,中共招募外國人當間諜的遊戲形式已經改變,且更加變本加厲。(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幾十年來,中共一直沒有停止策反美國人為其充當間諜,但在數字時代,中共招募外國人當間諜的遊戲形式已經改變,且更加變本加厲。(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建假諮詢公司 利用「領英」釣魚

為了完成任務,楊利用互聯網和社交媒體,尋找並招募能為他提供信息的美國公民。在2018年前後,一個中共情報人員指使楊某創建一家假的諮詢公司,並在一個求職網站上發佈招聘信息。

楊按照指示做了,他的假諮詢公司,與美國一家從事公共和政府關係的著名諮詢公司同名。

楊後來告訴美國執法部門,因為這則假的招聘信息,楊收到了四百多份簡歷。收到的簡歷中,90%來自美國軍方和有安全許可的政府人員。當楊認為一些簡歷很有趣的時候,楊會把它發給中共情報人員。

楊還利用一家著名的職業網站(即「領英」LinkedIn),尋找個人簡歷和有可能接觸到有價值非公開信息的職業人。

楊在「領英」上與潛在目標聯繫後,「領英」開始推薦另外一批潛在聯繫人。據楊介紹,網站的算法是不間斷的。楊幾乎每天都會查看「領英」,查看新的一批該網站算法向他推薦的聯繫人,楊說他簡直上癮了。

楊在網上確定了潛在的目標後,便開始努力招募他們,以便讓他們提供信息和撰寫報告。楊從中共情報人員那裏,得到了關於如何招聘潛在目標的指導。包括詢問是否對工作不滿意,是否有經濟困難,是否有孩子需要撫養,以及他們與楊關係是否和睦等。

楊還利用一家著名的職業網站(即「領英」LinkedIn),尋找個人簡歷和有可能接觸到有價值非公開信息的職業人。(Carl Court/Getty Images)
楊還利用一家著名的職業網站(即「領英」LinkedIn),尋找個人簡歷和有可能接觸到有價值非公開信息的職業人。(Carl Court/Getty Images)

成功招募了多名美國公民 事涉F-35B技術

楊成功招募了多名美國公民,為他提供信息。在2015年前後,楊利用「領英」發現並聯繫到「美國人1號」,「美國人1號」是美國空軍一名文職人員,參與F-35B戰鬥機項目,擁有高級安全許可。

「美國人1號」向楊透露,他經濟上有困難,楊成功招募了「美國人1號」為他寫報告。此外,「美國人1號」還向楊透露了日本要從美國購買F-35飛機的信息。隨後,楊為此起草了一份報告,發送給一個或多個中共情報人員。

「美國人2號」將自己的簡歷發給了楊的假諮詢公司。隨後,楊通過社交媒體,聯繫到「美國人2號」。「美國人2號」是美國陸軍一名軍官,當時被派到五角大樓工作。後來,楊在美國與「美國人2號」有多次會面,並建立了良好關係。「美國人2號」向楊說,他在阿富汗的軍旅生涯,給他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創傷。

楊要求「美國人2號」為南韓和其它亞洲的客戶寫報告,但沒有向「美國人2號」透露,這些報告將提交給一個外國政府。在楊的指示下,「美國人2號」寫了一份關於美國從阿富汗撤軍將如何影響中共的報告,楊為這份報告支付了2,000美元以上的費用。

楊通過向「美國人2號」妻子的銀行帳戶轉帳,來支付這筆款項,而不是直接把錢寄給「美國人2號」。

2018年至2019年期間,楊在職業社交網站上發現「美國人3號」,「美國人3號」當時受僱於美國國務院。「美國人3號」向楊直言,他在工作上不滿意,經濟上也遇到困難。在楊的指示下,「美國人3號」寫了一份關於當時美國內閣一名在職成員的報告。「美國人3號」告訴楊,擔心如果國務院官員發現他向楊提供了情報,將會危及他的退休金。楊向他支付了1,000或2,000美元的報告費。

圖為F-35戰機。(Matt Cardy/Getty Images)
圖為F-35戰機。(Matt Cardy/Getty Images)

與中共情報機構聯繫詭秘 最終被捕

在中共情報人員的指示和控制下,楊在2019年1月到2019年7月左右,住在華盛頓地區,繼續網羅線人,為其撰寫報告。楊參加了華盛頓特區智囊的多個活動和演講,並與幾名來自游說機構的人士和國防承包商取得了聯繫。

中共情報人員指示楊在去美國時,不要與他們聯繫,因為擔心美國政府會攔截他們之間的通訊。其中一個中共情報人員指示楊,如果楊一定要從美國給他們發郵件,他應該在當地的某個咖啡店裏發。另一名中共情報人員指示楊,在去美國旅行時,不要帶著他個人的電話和筆記本電腦,這名情報人員還給了楊一個銀行卡,以便楊可以向他的美國線人付費。

當楊在美國境外時,這個中共情報人員通過加密的方式,與楊通過微信聯繫。楊被指示要使用多部手機,每次與中共情報人員聯繫後,都要更改他的微信帳號。

一名情報人員還告訴楊某,讓他招募「美國人2號」,以提供機密信息。那名情報人員說,如果楊能把「美國人2號」變成永久的情報渠道,他就會給楊更多的錢。

楊於2019年11月回到美國,計劃讓「美國人2號」提供機密信息,還準備告訴「美國人2號」,他本人正在為中共政府工作。但當楊在機場落地時被攔下、盤問,最終被捕,當時楊被還沒來得及要求「美國人2號」提供機密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