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劉銳紹:中美冷戰升級,中共美國互打暗球;中共再購農產品望降溫;西方外交以價值凝聚,中方野狼外交四處樹敵;民族的壽命一定比政權的壽命長。(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珍言真語】劉銳紹:中美冷戰升級,中共美國互打暗球;中共再購農產品望降溫;西方外交以價值凝聚,中方野狼外交四處樹敵;民族的壽命一定比政權的壽命長。(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近日,美國特朗普政府的重量級官員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聯邦調查局局長雷(Chris Wray)、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等,都針對中共接連發表重磅級討伐檄文,硝煙瀰漫之際,中美40年來首次互相關閉對方的總領事館,引發全球關注。

人稱「夫子」的香港資深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帶著近日出版的新書《三劫之戰》接受《珍言真語》節目主持人梁珍專訪時指出,香港去年經歷的三大劫難:反送中、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及港版國安法,都與世界局勢息息相關,中美硝煙甚至是香港議題延伸出來的戰火。

書中透過去年至今香港三大事件去認識當今中國,「認識中共強在哪裏?它蠻在哪裏?它虛的在哪裏?當我們全面認識它的時候,就知道如何去回應,以減少傷害。」劉銳紹提出應對中共的16字真言:「醒目抗爭、智慧平衡、尊嚴存活、策略多元」。

中美新冷戰雙方炮火連天,劉銳紹形容為亂槍掃射,「美國關閉了中國駐侯斯頓總領事館,中共就要關閉美國在成都的總領事館,炮火是亂槍掃射的。」他指出兩點觀察要項,第一點是美國這些做法,中共怎麼回應?第二點,中共的回應會帶出甚麼效果?

「一個人有人格,一個國家有國格,一個黨也有它的政治性格,你看一下它(中共)的政治性格是怎麼樣的?」因此認清中共本質,有助於準確分辨其手法虛實。

「怎麼出招,每個國家都是看,第一是有沒有需要這樣做,第二是有沒有能力去做。」

時至今日,因中共隱瞞疫情造成全球擴散的中共肺炎,仍在時刻奪走多國人民性命,美國為首的西方政要從中漸漸清醒,認識到共產主義才是一切禍害之源,美國正聯手西方國家結盟,一致對付中共。

劉銳紹說:「美國和歐洲國家不僅僅是有利益的共同體,還有意識形態的共同體。西方價值、民主理念、自由法治等等,他們在這方面是有凝聚的。而中國和外國在外交上只是利益的凝聚,沒有錢其它國家是不會理你中共的。」

人命關天,中共卻在釀出瘟疫大禍後持續外交戰而不知疲憊,劉銳紹稱之為「野狼外交」:「我不是形容它是戰狼外交,因為狼這個群體是有戰術的,會計算自己的能力,如果是狼的數量多,你即使龐然大物,老虎獅子,狼都有辦法戰勝你的。如果是計算過,打不贏的,狼是會走的。而野狼是靠單打獨鬥,它的招數是亂來的,它的戰術就是四面樹敵。所以我形容中共的外交是野狼,不是戰狼。」

「其實外國有句說話很簡單,不是我們怎麼厲害,而是看你中共怎麼亂、怎麼愚蠢。外國完全是在中共的胡亂出招之下,看到你的虛位,看你做錯了甚麼。」劉銳紹指,「外國是無本生意,Nothing to pay,得出的結果就是,中共是pay for nothing,很典型的。你中共做了這麼多事情,原來是徒勞無功的。反而是使自己的人恨你(中共)。」

中美對決,甚至西方聯盟全面抗共的格局隱現,但劉銳紹保守表示結局如何仍須觀察,因為現在兩邊的變數都很多,包括今年年底美國大選、共產黨2022年20大等。「但是要記住一句話,我經常說,一個民族的壽命一定比一個政權的壽命長。」

以下是訪談內容整理。

從香港三大事件看探中共

記  者:您最近出版了新書《三劫之戰》。

劉銳紹:《三劫之戰》,我這本書主要就是講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裏,香港的三大事件,其實都是和全世界有關的,第一個是「反送中」、第二個「肺炎」、第三個「港版國安法」。這三大事件對香港來說可以說是三個劫,而且在一年時間裏先後發生,現在大家都已經看到了很多的後遺症,或者是延伸出來的那個戰火。

最重要的有兩點,首先,我不是單單平鋪直敘把事情說出來,而是透過這三件事怎樣去認識今天的中國,認識它,它強在哪裏?它蠻在哪裏?它虛的在哪裏?當我們全面認識它的時候,就知道如何去回應,這都是減少大家的傷害。

有些事不需要那麼去碰撞,但是有些事呢,明知道它是錯的,那我們也都要很平心靜氣、還有不要迴避矛盾,我們應該是繼續去講出來。所以將三個事件組在一起,然後我們來看探中國。

第二個部份我比較重視的就是,面對一個這樣的物體,如何去回應?回應可以有很多種方法的,以前我經常說「互借東風、進退有度」,但是那時候大家沒有經歷過,就變的很虛。那現在呢,我再將它提出了。我的16字真言,就是「醒目抗爭、智慧平衡、尊嚴存活、策略多元」。

去年反送中大家「Be water」,現在我本書裏面再探索了,如果它(中共)下個大壩截住那些水怎麼辦呢?所以我就想,You are water, I am air,空氣更加無所不在,而且空氣每個人都需要,不是毒氣,我都是希望起到一種積極的作用,減少磨擦。

但是這個從民間利益角度的,所以,You are water, I am air。還有空氣有氧氣、有氮氣等,那你扮演甚麼角色你自己可以選擇,我們就扮演氧氣的角色,就希望是全世界「生氣」,就是朝氣勃勃的生氣,不是生氣的生氣。別誤會我,又說我挑撥離間、引發憎恨(違反港版國安法)。

所以我這本書主要是認識中國(中共)和如何回應,我不是單單推銷本書這麼簡單,如果大家再看近期發生的事,在我本書裏面,雖然無直接講到,但是已經從那時延伸出來了,已經開始想到一些方法和應驗了,大家看到現在中美兩邊就是炮火連天。

這就是冷戰,但是現在冷戰都開始升溫了,最新的情況就是,美國關閉了中國駐侯斯頓總領事館,中國就聲稱說要關閉美國在成都的總領事館等,炮火是亂槍掃射的。

我形容為亂槍掃射,因為你看真正兩國的交惡,你是逐步逐步升級的,就是那個惡鬥,但是現在我們從旁觀察,美國那個做法就是:好,她積累了很多東西了,然後她那個升級,是陡然升級的,然後再看一下,下一步會不會再平衡,跟著再上,是這樣的。

中美冷戰升級 雙方互算政治成本

劉銳紹:如果是這樣的話,這裏要觀察兩點,第一點是美國這些做法,中國(中共)怎麼回應?以及,中國(中共)的回應會帶出甚麼效果?一個人有人格,一個國家有國格,一個黨也有它的政治性格,你看一下它(中共)的政治性格是怎麼樣的?它就在那裏計算,有一些甚麼東西是可以擋住的呢?

早期中國(中共)的做法就是割肉養敵人,就是說我甚麼東西我都給你錢。楊潔篪和蓬佩奧談話,談的時候重點是我答應履行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這一下就是二千億美金。接著還有餘波,那個餘波就是,一日之內中共答應購買136萬噸粟米,是在25年裏面最大的單日購買量,不知道會不會還有更高。

中國(中共)的策略就是我不會跟你美國直接交鋒,我給你錢,堵住你的口。現在美國說好啊!我吃完第一口了,那她不會就這麼飽了嘛,等第二口,在第二口的時候她(美國)又施加一些壓力,看一下中共的策略怎麼樣。

但是,從中共的角度,中共不做事又不行,又要做個姿態,所以稱如果美國關閉中國侯斯頓那個總領事館,中國就關閉了美國駐成都那個領事館。現在有消息說,可能中國關閉美國駐港的總領事館。

記  者:你覺得這個可能性有多大?

劉銳紹:關那個總領事館,互相驅逐大使,有可能的。當然這個又升級,甚至暫停大使館的業務,不是取消,是暫停。到了這個情況,雙方計算政治成本,計算政治利害。美國計算,我目前壓住你了,因為互相驅逐或者關閉一些使領館,這個不是真的傷身,雖然你說簽證可能少了等等,但是現在還沒有全部關掉,你還可以郵寄等等。

除了中國繼續給好處美國之外,美國另外一個盤算就會算數,究竟中國還有多少肉可以割呢?其實外交就是綜合角力的延伸部份,外交的那個策略怎麼,就看你的實力的。大家從旁觀察,你看一套外交的國際象棋也好,這些都是很微妙的點。

美國就說你現在就割肉先養著我,但是割呀割呀割呀!那到甚麼時候還剩一點點肉呢,是否只剩骨頭了呢?那就來算算數了。

我用國外他自己的盤算吧!中國自己公佈的那些外匯儲備,2019年到今年年初三兆一千億美金,挺高的。不過我們常說我們研究中國的問題要分格化的,要看的比較細緻,如果你只看這個數字那中國就很有錢,是全世界最多外匯儲備的國家。

但是你再細分下去,你就會發覺,三兆一千億美金裏面,是包括中國答應了,對外投資要給錢,你答應了支援非洲那些第三世界的兄弟國家,貨款,大家知道那些錢是你給了沒得還的,如果你把這部份減去的話,那真正剩下的可用的錢有多少,只有一兆七千億美金,還多過日本的,日本只有一兆二千億左右(美金)。

美國那就算到甚麼時候中國剩下的外匯儲備,是令它自己都有危機的。美國就算到2020年初,割著割著就應該沒有了。中國就說我還有收入的。我就不知道哪個準了,所以大家在計算這些的時候呢,你就會看到很細緻的數據。

再舉個例子,中國現在跟美國開始貿易戰了,那有很多外資就撤走了,剛剛習近平又舉行了一個外資的港澳台商人參加的會議,然後大家都有發言,那習近平就說大家發揮愛國精神等等。我說外資為甚麼要愛中國呢?外資當然是愛自己的錢包啦。這就是說,你可以看到就是中國現在的這個經濟是有問題的了。

我又舉一個數據,就是中國土地資源部的數據,是公開的了,就是說去年中美貿易戰已經貼身戰了,其實是2018年開始打的,到2019年年底、今年年初,中國大城市的樓宇和辦公室的空置率很高啊!香港的空置率是8%,上海是20%,北京也是兩位數。總體其它城市呢,深圳很高,深圳是23%。

我們再看全國其它城市的平均空置率,大概是30%~35%,大城市的空置率都是雙位數的。所以這就驗證了我們過去的判斷,現在外資的大企業暫時是不會走的,因為他們還可以熬得住,中小型企業已經熬不住了,中小型企業,尤其是生產鏈的那部份,那他們就會走的了,現在果然就是了,你看空置率就看到了。

另外中國的出口是少了的。這些生產鏈的部份先走,大型企業先不走,因為大型企業要靠生產鏈去支持,中間環節的生產鏈仍然留在中國。現在中小型的企業也捱不下去了,要走了。最後大企業你說會不會走呢?就是這樣看的。

記  者:你覺得之後是不是中共會被抽乾呢,有這個情況?

劉銳紹:這個不是我說的,國內很多人自己都擔心的。還有,這段時間,你以為只是外資才撤走嗎,有多少都是那些洗黑錢的走了,這個都不是我們說的。所以你看到現在港版國安法裏面,是禁止這個部份的,經濟活動。

而且港版國安法,我分析過了,第一是反分裂,第二是反顛覆,第三是反恐,第四才是反勾結外國勢力。那它第一個是反分裂,分裂就是內部的力量才能分裂它,外部力量搞到它的政權不穩定,就是叫顛覆,所以排第二。所以你看到,這個是借外打內。

西方外交以價值凝聚 中方野狼外交四處樹敵

記  者:現在中共最擔心就是對手將錢都撤走,就變成無法承擔這個經濟壓力。但現在真的中美冷戰,不斷升級,你覺得這個牌會怎麼打?

劉銳紹:未來其實是看兩方面。怎麼出招,每個國家都是看,第一是有沒有需要這樣做,第二是有沒有能力去做。美國和歐洲國家不僅僅是有利益的共同體,還有意識形態的共同體。西方價值、民主理念、自由法治等等,他們在這方面是有凝聚的。

而中國和外國在外交上只是利益的凝聚,沒有錢其它國家是不會理你中國的。最近習近平和一些非洲兄弟國家,搞一個關於疫情的會議,就是說我怎麼幫助你等等。55個國家,就是非洲聯盟,本來這55個國家很多都受中國恩惠的,那怎樣都要找一個國家元首出面,對著鏡頭也要安穩坐著。

結果有多少個國家元首坐在那裏呢?只有13個。其他的那些國家都是派一個下面的人員,應付中共。為甚麼呢?因為現在中共的錢不夠了。

你只是需要看看坦桑尼亞,和中國很友好的,中國和它說,大概投資100億。但裏面的條件,坦桑尼亞覺得好辣(苛刻),要你這塊土地怎麼怎麼樣。坦桑尼亞說,這樣苛刻的條件,那我不要那些投資了。

所以從這些事情可以看到,就是中國現在你看是否還有在宣傳一帶一路?(記者:沒有了,大灣區也不敢再宣傳了)沒有了。習近平去見那些企業家,叫大家多些發揮愛國心等等,他的作用就是說,你們快點捐錢吧!

記  者:現在美國在中美之戰之間,是否處在主導地位?

劉銳紹:現在中國和美國的綜合國力,如果以GDP來計算,中國大概是十多萬億,每個數字中國都是經常調整的,那美國是二十多萬億。但是如果從發展的角度來看,以前美國的GDP是中國的兩倍到三倍,現在(中國)追到少於1倍了。總體來說,美國仍然是佔優勢的,我是指整體的綜合實力。

同時呢,中國最大的問題是軟實力不夠。你看(中共的)外交戰,我不是形容它是戰狼外交,我形容它是野狼外交。因為戰狼外交,狼這個群體是有戰術的,它的戰術就是會計算自己的能力,如果是狼的數量多,你即使龐然大物,老虎獅子,狼都有辦法戰勝你的。如果是計算過,打不贏的,狼是會走的。而野狼就不是,因為野狼是靠單打獨鬥,它的招數是亂來的,它的戰術就是四面樹敵。

所以,我形容中共的外交是野狼,不是戰狼。

你一個國家怎麼會和這麼多個敵人(一起對抗),你又和西方世界沒有價值觀的聯繫。其實外國有句說話很簡單,不是我們怎麼厲害,而是看你中共怎麼亂、怎麼愚蠢。外國完全是在中共的胡亂出招之下,看到你的虛位。

所以外國有一句說話就是,對中國或者對香港的策略就是,Nothing to pay,是不需要付出的,是看你做錯了甚麼,然後(乘虛而入)。

記  者:你看中共這次連續三件事,這劫難會持續多久,這是不是它最後一劫?

劉銳紹:所以,我剛剛說外國,就是說,外國是無本生意,Nothing to pay,得出的結果就是,中共是Pay for nothing,很典型的。你中共做了這麼多事情,原來是徒勞無功的。反而是使自己的人恨你(中共)。你說這些怎麼會是現代國際政治的策略呢?

最近習近平的外交思想,還開了研究院,是不斷要鞏固習近平的威信,包括甚麼呢,你看他講完21世紀馬克思主義者,這是一頂很大的帽子,他是介紹習思想。接著呢,現在就說外交思想。

我不知是否會說中了,我的書裏面有提到中國的趨勢,裏面有提到,習近平一定會開始像毛澤東那樣,開始一條一塊都割出來,譬如,習近平哲學思想,習近平文藝思想,習近平教育思想,習近平清廉思想。

所以,國內已經有些人很快想到一種賺錢的方法,現在已經有人講到習近平的育嬰思想。育嬰,就是養孩子,這個不是官方的,不過有些人想要賺錢,甚麼都打出來習近平的噱頭出來,其實這個是噱頭。官方看到之後,馬上就禁止了。當然,禁止了就好,禁止後就不會被人笑話了。

未來呢,大家可以看到,2021年到2022年的上半年,中國的經濟究竟會是美國猜得對,割到最後連一塊肉都沒有呢?還是中國猜得對,中共可能會說,我的外匯儲備很多。而且中國還有一個,這個是外國學不到的,它可以將外來的壓力,轉化成為全民承受,是不是?

記  者:現在徵稅,現在開始對著在香港工作的中資員工,都可以徵收45%的稅。

劉銳紹:它處處都挖錢,你見它現在已經對國內那些大型的民營企業,你一就要入黨,你入黨我就給生意做,公開了,馬雲那些?如果不是的話,會不會用各種方法共產或要你貢獻多些呢?

中共如封建皇朝 民族比政權的壽命長

記  者:所以你覺得這個亂局還會維持一段時間。

劉銳紹:我覺得會的,大家這段時間會很辛苦的。

記  者:你覺得現在叫做剛剛開始,還是到高潮。

劉銳紹:我沒辦法估計,因為我們不是參與其中,我們(只是)從旁觀察,看兩邊,因為現在兩邊的變數都很多,美國大選,今年年底;共產黨2022年,20大。

如果按現在的套路,習近平有機會可以二度連任的。我是講實際的,因為他現在的確還有很大的能量,比如他控制著兩支軍隊,一個是解放軍,一個是武警,武警通過憲法修改,把它納入軍隊管理,不再是雙重管理;可能對他有挑戰的人,他逐個逐個打散的,這個是講中國封建權謀的。

最近胡春華忽然間又抬頭了,有的人就說,胡春華是不是習近平的接班人,我可以跟大家講,他一定不是習近平的接班人,胡春華最多只是做李克強的接班人,實質上也都是習近平的一隻棋子,所以他是有條件可以二度連任的。如果是這樣來講呢,變化就不大的了。

但是,中國的歷史,經濟上如果是出現很大的動盪,民亂引起的,經濟一定影響政治的,接著就要視乎兩個因素了,第一就是知識界或者輿論界,在這個時候可不可以引起一個大家的共鳴,你說大水,按照中國歷史就說,這個是國之將亡必有妖孽,這個「國」不是指中國而是指政權。

但是,現在是不是有自然災害就一定會政權倒呢,現在未必的,所以實事求是來看,就是要看一看這些民怨,經濟的崩潰,知識界會不會湧起來,但是現在就沒有。

接著有的就是,你看中國三千年的歷史,有文字記載,這兩千多三千年裏面政權的真正交換,只有十四次,不算五代十國的分散那些,這十四次裏面的變化的最大的一個共同點,就是執政的團體或者王朝內亂內鬥,然後他們自己就解散,或者他們自己完全被削弱,然後才會出現其他外面的民亂啊,或者其他的民間力量,這樣才會改朝換代的。

有很多上佳絕好的(機緣)要配合到位的。那麼未來我們怎麼去評猜這些機緣巧合的事?就只能夠繼續觀察了。

但是要記住一句話,我經常說,一個民族的壽命一定比一個政權的壽命長。我們經常想的事,就是如何合情合理,合法合策去擴大民間力量?擴大民間力量不一定是要去和官方硬碰,對碰。因為壯大了民間力量,首先就是自己先存在。那麼以後怎麼做呢?其他人比我更聰明。

我為甚麼說,一個民族的壽命一定比一個政權的壽命長呢?有些人一定會罵我,有些建制派、親北京的那些,哇!你詛咒共產黨死啊?我說,我說的話是很科學的。為甚麼呢?(記者:中華文明五千年歷史)。

如果我們再讓你(中共)執政N年,但是你怎樣N+5,000呢?五千年就是中華民族的歷史,已經是存在著的了,以後你N年執政,你也不可能超過民族的壽命。除非你(中共)不承認你是中華民族,是不是?!就是這麼簡單的道理。

所以,大家要提高自己的辨識能力和自己實力的準備等,就是要看未來形勢的發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