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由美國太空總署命名的尼歐懷茲彗星劃過北半球夜空。它是自1997年海爾波普彗星後迄今為止最亮的彗星,因此被冠以「世紀大彗星」的稱號。這顆世紀大彗星是在7月初通過近日點後逐漸變亮,目前正在變暗,據稱它將會在7月底或8月初消失。一旦消失,人們在未來6800年都不會再看見它。

根據報道,北半球多地都有人觀測到了尼歐懷茲彗星。另據網上消息,上周也有人在北京郊區的夜空拍攝到了它,甚為明亮。

資料顯示,彗星是一種拖著一條搖曳不定、時短時長尾巴的星星,因此,人們又稱其為「掃帚星」。在中國古籍中,彗星通常被稱為星孛、蓬星、長星或簡稱「彗」。或許在現代人看來,彗星劃過夜空不過是神奇的天文現象,但在古代,不論是東方還是西方,都將其視作大災星。

中國古人講「天人合一」,任何異象都有所昭示。西漢的董仲舒在其「天人感應」學說中就認為,天人相類相通,天的賞罰是依據人類行為好壞而施。上天分別用符瑞和災異對統治者顯示讚賞和譴責,用以指導人世間的活動。《魏書‧天象志》中也說:聖人注意觀察天象,日月五星的變化是天象中最顯著的,當它們不按常規運行的時候,善征凶咎就隨著發生了,這是上天對人類的警示,出現彗星就是不祥的徵兆。

據《晉書‧天文志》中記載,彗星是屬於妖星之一,它的出現預示著戰爭、死亡、疾病、瘟疫、發大水或產生災禍。它還主掌掃除,即是除舊迎新、朝代更替的標誌。《左傳》中也記載:「且天之有彗也,以除穢也。」意思是把污穢掃盡。

《開元星佔》卷十八引戰國《石氏星經》說:「凡彗有四名:一名孛星,二名拂星,三名掃星,四名彗星,其形狀不同。」彗星出現幾乎全部為兵喪凶兆。如:國家會發生起兵現象,將軍會陣亡;國家會有人謀反作亂;國家的君主會死亡;國內的大將軍將陣亡,等等。如果彗星長且見久,預示災禍深,如天子死,五都亡,賤人昌;如彗星短小見速,預示災禍淺。

中國史籍中關於彗星的記載並不少。如《春秋經·文公十四年》曾記載: 「秋七月,有星孛入於北斗。」當時是公元前613年。對此,周國的內史叔服判斷:「不出七年,宋、齊、晉之君皆將死亂。」再如《晉書·惠帝紀》說:「尉氏雨血,妖星見於南方。」《淮南子·原道訓》:「虹霓不出,賊星不行。」《東周列國志》第二回:「伯陽父曰:『吾夜觀乾像,妖星隱伏於紫微之垣,國家更有他變,王身未足以當之。』」

法國預言家諾查丹瑪斯在400多年前寫的《諸世紀》預言詩中,一些預言就與慧星有關,其中都和某種災難或著災難的原因相聯繫。

此外,現代科學家研究也表明,彗星與與地球上的某些自然災害的確有關。如當地球上發生大地震的時候,彗星正巧出現在離地球最近的地方。就拿1976年來說,當年的5月底到8月中世界共發生了6次7級以上的地震,這包括7月底的唐山大地震。而科學家們發現,彼時彗星從6月開始接近地球,7到9月,在一個相當長的時間內距地球都很近,只有0.125到0.3個天文單位。

如果以史為鑑,對照當前世界和中國局勢,尼歐懷茲彗星在7月劃過北半球夜空,就不僅僅是單純的天文現象了,而是來自上天的警示。如果在歷史上,彗星的出現預示著戰爭、死亡、疾病、瘟疫、發大水或產生災禍,那麼反觀當今世界,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正在肆虐全球,1600多萬人感染,幾十萬人死亡,而在中共統治的中國,除了瘟疫,還有不斷發生的地震和正在南方蔓延的大洪水。

董仲舒認為地震乃是昭示臣有貳心,政權不穩,而上述災禍與彗星在北半球的出現難道是巧合?難道不是天怒人怨的具體體現?

至於熱戰,雖然尚未真正爆發,但近一段時間以來,認清中共邪惡面目的美國全力對中共的施壓,已經讓中南海高層手忙腳亂,應對不暇。色厲內荏下,其不惜威脅在南海、台灣動武。北京是否會做出瘋狂舉動,還有待觀察,但若不自量力,結果可想而知。

不過,切莫忘了,彗星除了預示著災禍外,它的出現還是除舊迎新、朝代更替的標誌。既然北京高層這些年來一再無視上天的警示,沒有改善治政,「謝天地之譴告」,那麼上天也就不會給予更多的機會了,中共紅潮即將落幕,新的世界即將誕生。這應該是尼歐懷茲彗星劃過北半球夜空,出現在北京上空的原因之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