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08年中共一直處於財政赤字狀況,入不敷出,已經12個年頭。5月22日,李克強喊出政府部門要過「緊日子」。空穴來風,未必無因,近日彭博社震驚報導有內地人於香港及新加坡,破天荒收到通知要北往報稅,對於好像港交所CEO、5,110萬港元年薪的李小加等人來說彷彿如雷貫耳。

 
 
 
 
 
 
 
 
 
 
 
 
 

【中共缺水】中共喪屍四出吸血,向陸人全球課稅。中國個人收入稅率最高可達45%,這意味著對於在香港(最高15%)和新加坡(最高22%)等低稅率工作的中國公民,將面臨巨大補稅壓力。香港政府5年來向內地發出34萬個入境簽證,不少進駐金融、會計、學術和傳媒界別。若半數月入(包花紅等)逾5萬港元,加幾百個「親王」級人物,於免去雙重徵稅後估計中共可吸逾300億人民幣。 👉🏻全文:https://hk.epochtimes.com/news/2020-07-24/74711713 🆕更多Infographic,請Follow 大紀元ET Chart IG:https://instagram.com/et.charts @et.charts #香港 #HongKong #HK #HKer #中共 #中國 #CCP #China #Chinese #Tax #稅 #GlobalTax #全球課稅 #報稅 #全球徵稅 #交稅 #財經 #經濟 #人民幣 #RMB #IncomeTax #薪俸稅 #大陸稅 #infographic #chart #天滅中共 #epochtimes @hk.epochtimes

Epochtimes Infographic(@et.charts)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中共喪屍四出吸血

大陸2019年實際財赤規模達4.85萬億人民幣,約GDP的4.9%,接近全球榜尾。同時,為了谷內需保增長,當局減稅降費,導致2019年損失財政收入逾2萬億人民幣。支出方面,中央與地方分別走高6%和8.5%,當中債券付息支出8,338億人民幣,同比增長12.6%。黨媒人民網於6月12日以「政府部門『緊日子』該怎過」為題,直認不諱這緊日子不是「應急」措施,而是一項規範化、常態化的政策。

財庫乾涸,領導人惟有向最後一塊「大肥肉」開刀,鎖定海外高薪厚職但沒有交陸稅的官二、三代、紅色資本家或各類專業人士等。其實,「追稅」這一招早在內地亮出,2018年范冰冰因「陰陽合約」事件捲入逃稅風波,被重罰8.8億人民幣,自此「范爺」霸氣不再、事業一蹶不振。

2018年年底,即范冰冰遭罰後不久,國務院和稅務總局已修訂「個人所得稅」規定,針對中國境外公民,明文規定他們需向財政部申報繳納所得稅。所得範圍廣泛,包括工資、稿酬、特許權使用、經營所得、財產轉讓和租賃所得及偶然所得等。

個人收入的陸稅率最高可達45%,這意味著對於在低稅率工作的中國公民,如處香港(最高15%)和新加坡(最高22%)等,將面臨巨大補稅壓力。原本一直無人重視此項稅務修訂,直至彭博社7月10日突然報導,「有國企已通知其香港及新加坡的內地籍員工申報2019年收入,需向中國報稅」,許多人被殺個措手不及。

香港和大陸有效稅率比較(大紀元製圖)
香港和大陸有效稅率比較(大紀元製圖)

香港過往5年向內地發出了34萬個入境簽證,不少進駐金融業(高度陸化板塊),其它界別如會計、學術和傳媒亦屢見疊出,更有不少以「資本投資者」身份入境。假設半數月薪(加上花紅及所有其它收入)逾5萬港元,加上好幾百個「親王」級人馬,於免去雙重徵稅後,粗略估計中共仍可吸逾300億人民幣。正如《酷寒亭》一句:「任逃走向天涯外,我也少不得手到拿來。」

港人或成下個目標

這個政權去年財赤缺口在4萬億人民幣以上,估計本年將飆至近7萬億人民幣,全球徵稅也不及救亡,前交行策略師羅家聰指未來向港徵稅機會大。2019-20年度港府薪俸稅收入為504億港元,若應用陸稅率,數字即可輕易躍升到逾1,250億港元,屆時差額將全部上繳中央。

此外,中共早在覬覦港府的萬億儲備,林鄭月娥於2018年提出「明日大嶼」計劃的「重頭戲」乃大量填海部份,約1,700公頃,市場估計向大陸買砂已去了數百億人民幣。港府只要隨意提出搞幾個大projects,如明日大嶼、港珠澳大橋等,找來些中資金融、建築及技術公司參與項目,銀紙旋即「北上」,輕而易舉,正是「中共為刀俎,香港為魚肉」。

於港「搵食」的,無論是港人還是陸人,小心中共繼續「發窮惡」。不少內地人因徵稅一事方寸大亂,詎料來到香港還是逃不過重稅,部份因生活費而有意「打道回府」,亦有考慮「走遠一點」,乾脆到歐美等高稅率地方體驗生活,或考慮為孩子鋪路且順便申請外國永居或護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