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引發國際社會譴責。特朗普政府高官積極展開與歐洲國家的協調行動,共同對抗中共。有分析指,美國加強與歐洲民主陣營的團結,有助於共同應對北京在東亞地區的威脅。

據美國之音報道,在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及副國安顧問博明訪問歐洲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這個星期也出訪英國和丹麥。

本周二(7月21日),蓬佩奧在倫敦的一個記者會上說,他與英方的討論「當然是以中國共產黨帶來的挑戰,以及源自中國武漢的冠狀病毒(中共病毒)開場」。他還表示,中國共產黨利用疫情掠取利益的做法非常可恥,「與其幫助世界,習總書記卻讓全世界看到了共產黨的真面目。我們談了有關看到香港自由如何被粉碎的問題。我們看到中國共產黨霸凌它的鄰國、在南中國海建軍事設施,以及它挑起與印度的致命衝突。」

蓬佩奧說,他希望能夠建立一個能理解到這個威脅的聯盟,以便集體說服中國共產黨,從事這種行為並不符合他們的最佳利益。

前英國駐台代表麥瑞禮(Michael Reilly)說,如果要有一個對中國(中共)更為協調的跨大西洋立場,現在正是70年來美歐合作的最佳時機。

「歐洲對中國(中共)的態度,我會說,可能是至少自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以來最低潮的時候。這種態度改變的原因是大家都熟悉的,那就是越來越多人體認到,遠遠不如西方原先理想中的,經過四十多年後中國會逐漸融合(到民主陣營)。如今大家已經意識到的,至少在習近平治下,中國(中共)越來越成為一個威脅。正如你所說,歐盟現在已經將中國(中共)標註為一個系統性對手。」

在全球台灣研究中心近日針對「跨大西洋應對台海兩岸關係做法」的網絡討論中,麥瑞禮說,原來歐洲儘量避免在中美之間選邊站,但在美國現任政府下歐洲面對越來越大的壓力必須在兩者間作出選擇,「如果被迫要選擇,歐洲會選哪一邊是毫無懸念的」,因為跨大西洋關係是歐洲安全的重要基礎,美歐有人權、尊嚴、法治等共同價值,「我們與中國(中共)沒有這些共享價值」。

麥瑞禮認為,有一些正面跡象顯示跨大西洋在地區安全方面的合作可以對中國(中共)發出信號,例如過去幾年來法國和英國軍艦在南中國海的自由航行,「如果能有在那些自由航行上有更正式的做法,雖然它還是很有限,但仍然可以發出一個清楚的信號」。

他提到,一般預料,英國政府將在今年晚些時候宣佈增加在東亞地區的軍事存在,如果能夠增加與美國、法國及其它國家,如日本、澳洲等國家對這種軍事部署的協調,並且有更多的聯合演習和訓練,那將有助於歐洲對地區的長期承諾,對地區安全的影響也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