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的一粒灰,落到每個人頭上,都是一座山。」方方的這句名言,是2020年非常能讓中國人產生共鳴的一句話。

不過,不同的時代,落到人們頭上的灰是不一樣的。就今年而言,落在許多國人頭上的灰,除了疫情(編按: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就是洪水。故民間有「上半年抗疫,下半年抗洪」的說法。

這裏不說疫情,單說洪水。

今年的洪水很大,很罕見,僅次於1998年的大洪水。

媒體報道說,中國持續暴雨已經40多天,雨勢未見和緩,長江中下游和淮河上中游依然屬於超警狀態,近日長江中下游更已經採取炸堤、鑿船等方式洩洪,造成人命死傷及財產損傷慘重,根據官方統計,從6月1日至7月22日已致27個省市4550多萬人次受災,142人死亡失蹤,3.5萬間房屋倒塌,直接經濟損失1160.5億元人民幣。

按說這麼大的洪災,理應是媒體報道的重中之重。大陸媒體報倒是報了,但跟洪災的嚴重程度明顯不匹配。而且,即使是這些有限的報道,反映的也不是讀者最關注最想知道的內容,諸如洪水造成了多大的損失、傷害,一線受災民眾的實際困難、實際訴求,以及洪災帶來的啟示、教訓,而是當局是如何精心部署救災的,搜救隊員是如何奮不顧身搶救災民的,獲救的災民又是如何感激政府的。一言以蔽之,抗洪報道完全壓倒了洪災報道,配菜成了主菜,主菜成了配菜。

其實,往年遇到洪災時,大陸媒體也都是這麼報道的。不過,引人矚目的是,今年它們把這種逆襲多年的報道模式玩出了一些新意。

甚麼新意?

不言而喻,在正常思維裏,談到洪水,人們想到的都是災難、苦難、悲慘、悲傷……,但大陸媒體在報道今年這場大洪水時,卻顛覆了人們的正常認知,重塑了洪水的形象。所謂新,也就是新在這裏!

比如,把洪水蔓延稱為「水域面積擴大」。於是,恐怖的洪水成了一種中性化、不具傷害性因而也沒甚麼可怕的東西。

比如,把洪水拍的很美,把洪災寫出喜感來,沒有反思,無需問責,儼然妥妥的正能量美學範本。

再比如,以十分輕佻的語氣報道洪水。中共新華社的洪水報道《報告!我是長江2號洪水》便是一例。

這篇報道是這麼寫的:

「偷偷告訴你們
我才剛出門
三峽水庫入庫流量就快速上漲
……
三峽水庫已攔蓄洪水近100億立方米
相當於攔住了700多個西湖
不過我可算跑出來了
很快就要去武漢了
後面還會去鄱陽湖、洞庭湖和一些支流
不是我嚇唬你們
這半個月來
長江中下游和兩湖地區
水位超警已經半個月左右
……
因為我脾氣不是很好
稍不留神可能就會有山洪內澇
我馬上要來了」

這哪是在報道洪水,分明是在拿洪水調侃賣萌!

比這更噁心的是直接謳歌洪災。如中共鄱陽縣委主辦的鄱陽報社旗下公眾號「鄱陽發佈」發表的《洪災也不是一個徹頭徹腦的壞東西》一文極為煽情的寫道:

「歷史罕見的洪災太壞太猖獗了
我們的家園被它摧殘得支離破碎
亂了生活節奏的我們
對洪魔一個個恨得咬牙切齒
但理性且頑強的我們沒有咒天罵地
反而激起了戰天鬥地的昂揚鬥志
鄱陽發佈君真真切切看到了
在滾滾洪流中不僅僅是惡浪的張牙舞爪
還有人性的光輝在浩蕩中閃亮
奔湧向前一望無際
洪災的惡不全是惡,它也催生了善
你能說它是徹頭徹腦的壞東西嗎?」

以黨文化的標準來衡量,這些大概都屬於洪災報道的所謂「創新」。依我看,其本質無非是一種「洪水虛無主義」——洪水完全淪為了背景板,其本身的存在、危害似乎不值一提,抗洪中的感人事跡才是重頭戲。在這個充滿美好和正能量的世界裏,沒有道路被沖毀,沒有橋樑被衝斷,沒有房屋被衝垮,沒有車輛被沖走,更沒有家破人亡。你不會看到負能量的苦難,不會聽到負能量的悲鳴——即使有,請從統計數字裏自己去發揮想像。明明是洪水滔滔,災難頻頻,「洪水虛無主義」卻在災難中營造了一種歲月依舊靜好的幻覺。

「洪水虛無主義」的走紅說明了一點:在中共不斷升級的新聞管控下,大陸媒體不再滿足於千方百計掩蓋現實的陰暗面,而且試圖在這種陰暗面裏竭力挖掘出所謂美和正能量,以此更巧妙的蒙蔽和麻醉大陸民眾。中共對真相的封殺和對國人的忽悠之極端可恥與極為可笑,由此可見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