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7月23日發表最新演講,他表示,美國會與勇敢的中國人民直接接觸,賦予他們能力,改變共產中國。近年來,特朗普政府高官紛紛公開表態,強調中共與中國民眾不同。此前不久還傳出美國正在考慮禁止中共黨員及其家人入境的消息。

針對白宮高官區分中國和中共,中共當局恐慌回應地將中共與十四億中國人捆綁在一起。學者分析,中國是共產黨殖民地,美國區分中共和中國,打到中共痛處,能引起被壓迫的中國人的共鳴,直接剷除中共執政的正當性。

蓬佩奧發表討共檄文:賦予中國人民能力 改變共產中國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7月23日在加州約巴林達(Yorba Linda)的理查德尼克遜(Richard Nixon)總統圖書館發表主題為「共產主義中國和自由世界的未來」的演講,他表示,中共對世界構成明顯威脅。前總統尼克遜在開放中國方面的良好意願已經失敗,代價慘重,必須被拋棄。

蓬佩奧強調自由國家必須努力捍衛自由,呼籲盟國和中國人與美國合作,改變中共的行為,如果自由世界不改變中共,自由世界將會被中共改變。

蓬佩奧說,中共最大的恐懼不是外部勢力,而是中國人民。「最大的謊言,是中國共產黨宣稱他們代表十四億中國人民,那些遭到他們監控、壓迫,害怕發聲的人民。」

蓬佩奧說,美國必須以更有創意及果斷的方式,改變中共的行為;而美國會與勇敢發聲、愛好自由的中國人民站在一起,美國要直接和中國一般老百姓交往接觸。

蓬佩奧說,美國同時會讓中國人民有力量,讓他們跟美國一起改變中共。他相信中國人民嚮往自由,與美國人有相同的價值觀,但是中共的統治讓中國人沒有自由,沒有發聲的權利。

蓬佩奧呼籲中國人民一起審視中共的行為,並改變這些行為。中國人民與美國、自由世界的國家的人民一起開啟自由。美國為甚麼會站出來支持中國人民?蓬佩奧說,因為這是神賜予美國的使命。美國的開國價值,是捍衛天賦的人權。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真相。

美擬禁止中共黨員入境

7月15日,《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等媒體報道,美國總統特朗普正草擬一項總統令,參考2017年的「移民與國籍法」禁令,計劃撤銷在美國的中共黨員及其家人的簽證並驅逐出境;限制中共軍方人員及國企高層赴美。中共聲稱有9,200萬黨員,因此,據美國政府內部初步估算,將受影響的中國人高達2.7億人。目前,這項計劃尚在討論階段。消息傳出,網絡對「退黨」一詞的搜索熱度激增。

2018年,美國國會兩黨議員推出法案,要求區分中共政權、中國人民和中華文化。

美國現行的《移民法》已禁止共產黨員移民美國,而入境則不受限制。但不少中國移民為取得居留權,於入境時隱瞞了自己的共產黨員身份。

2016年1月14日,伊利諾伊州瑞柏市(Naperville)華裔男子林路(Lu Lin,音譯)被美國聯邦政府控以「移民欺詐」,因其申請美國籍時隱瞞自己的共產黨員身份及與中共情報部門的關係,在2018年被取消公民身份。

白宮高官區分中國與中共

近年來,美國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蓬佩奧、國防部長埃斯珀,以及國安顧問、聯邦調查局長等政要,皆明確地區分中國與中共。

國務卿蓬佩奧2019年10月30日在紐約哈德遜研究所發表演說時表示,「今天中國的共產黨政府,不等同於中國人民。」同年11月8日,蓬佩奧在柏林參加柏林牆倒塌30周年紀念活動時聲明,「美國與中國的衝突,是與中共的衝突,不是美國與中國的衝突。」2020年6月19日,蓬佩奧在哥本哈根民主峰會上再次表示,「是中國共產黨在強迫你們做選擇。(你們)不是與美國之間做選擇,而是在自由和暴政之間做選擇。」

6月24日,美國白宮國安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Charles O'Brien)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發表演講,批評中共在中國的極權主義願景及其全球影響力擴張計劃。他表示:「特朗普政府會繼續大聲疾呼,揭露中國共產黨的信條和陰謀。這不僅是為了中國,為了香港、台灣,也是為了全世界。中共不等於中國,也不等於中國人民。」

7月7日,美國聯邦調查局長雷(Christopher Asher Wray)在美國智囊哈德遜研究所(the Hudson Institute)發表演講,主題為「中國(中共)政府和中國共產黨對美國經濟和國家安全的威脅」。他強調:「這與中國人民無關。當我說來自中國的威脅時,我說的是中國政府和中國共產黨。」

7月16日,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在密歇根州的傑拉德福特總統博物館發表講話,呼籲美國科技巨頭和荷里活不要為了短期利益對中共「綏靖」,因為放棄原則會付出更大的代價。他表示,「中國共產黨用鐵腕統治著世界偉大古老文明之一。」

7月18日,美國國防部刊登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Thomas Esper)的話表示:「美國領導人並不擔心中國崛起,而是擔心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崛起」。他解釋,「他們(中共)把黨置於首位」,「中國軍隊對黨忠誠。我們的軍隊宣誓保護憲法。我們的志向非常不同,整體價值觀念非常不同。如果我們不意識到中國構成的長期挑戰和可能對我們構成的威脅,我們就可能發現我們生活的世界不同於我們希望生存的世界。」

中共恐慌回應 捆綁14億中國人

7月17日,針對美國入境禁令,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記者會上聲稱,美方是在「與十四億人民作對」。

同日,《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也在微博上稱,美國這一政策是與中國人民作對,稱中共9,300萬黨員是社會的菁英,加上家屬與姻親關係可能佔全中國半數人口。因此,美方與所有中共黨員作對,毫無疑問就是與中國人民作對。同時拚命向美國當局解釋「中共是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國情相結合的產物」,並在他的環球網批評此禁令比中美斷交更嚴重,甚至更惡劣。

7月20日,針對白宮高官區分中國和中共,中共外交部新任發言人汪文斌聲稱美國「百般挑撥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的關係」。

諸多分析人士指出,中共把自己與人民綁在一起、把一個黨和國家綁在一起,煽動民族主義情緒,這是一種慣用的洗腦手段。美國區分中國與中國人民,是一個「很有智慧的策略」。

前八九學運領袖王丹則在面書發帖表示,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中國政策顧問、美籍華裔學者余茂春為美國對華政策提出的第一建議,就是區分中國與中共。「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專門反駁這點,正說明打到中共的痛處。他們想拉中國作為自己的擋箭牌,區分中國與中共的策略就是破解他們的招數。」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對於中共綑綁與中國人的關係,美國普林斯頓中國學社執行主席陳奎德認為,這項禁令「戳到了中共的痛處」。他解釋,近年來美國政府的許多批評或政策實施,皆把矛頭指向中國共產黨,並致力區分中共與中國民眾,「華春瑩和胡錫進說的,恰恰表示了他們對於美國政策轉向有非常大的恐懼及害怕,所以才綁架中國人民,說這是與中國人民作對。」

陳奎德進一步表示,美國的區分「使社會更清晰地把壓迫、騎在老百姓頭上的這些人和一般老百姓區分開來,他們(中共)怕的是這一點。」

陳奎德分析,因美國考慮對中共實施制裁,身為共產黨員對國際交流、發展、出入境都會有問題。中共當局害怕這樣會對中國社會造成巨大的「離心運動」潮流,可能會進一步影響整個社會的民心。

台灣學者:中國是共產黨殖民地

台灣東海大學日本區域研究中心主任陳永峰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表示,破壞式的、侵犯人權的高壓統治是共產黨,一般中國人也是受害者。美國宣示性地做出區分有很大意義:「要區別中國違反世界標準的統治者,跟無辜的、純潔的中國人民。中國人民也是受害者。我們不需要仇視中國人,但是要注意中國共產黨統治手段,到底符不符合世界一般潮流和普世價值?」

陳永峰表示:「現在的中國不過就是中國共產黨的殖民地,甚麼叫殖民地?殖民地就是統治者跟被統治者是隔開的。現在中國就是這樣,統治者沒有辦法由被統治者決定,跟台灣不一樣,跟美國不一樣。在美國,不管你喜不喜歡特朗普,但特朗普真的是美國人選出來的,現在的蔡英文真的是台灣人選出來的。但是今天的習近平或其統治階層,跟中國人沒有關連,跟中國社會沒有關連。」

陳永峰強調,即使中共政權宣稱相同血脈、民族,也無法洗刷與中國人民之間的「殖民與被殖民的關係」。何況共產黨是自歐洲來的,經過前蘇聯才傳到中國,也稱得上是「外來政權」。

陳永峰認為,美國區分中共和中國,這一招分化動作是厲害的,直接剷除中共執政的正當性。美國在全世界帶頭宣示跟「中國人民」站在一起,反對中共暴政。許多中國海外留學生不一定支持中共,過去大家不敢反對,經此區隔之後,在海外參與反對共產黨活動,他可以說「我是中國人,不是共產黨」。美國政府制裁共產黨政權及其附庸,能引起被壓迫的中國人的共鳴。

對於中美關係的變化,7月21日,中華民國外交部發言人歐江安表示,「要還政於民,我們希望中國共產黨,能夠還給她(中國)十四億的人口,包括香港的人民,他們應該擁有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