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後,華府對北京戰略轉向,最近更將中共政權和中國人民區別看待。美媒披露,出生於中國、親歷文革的美籍華裔教授余茂春,是特朗普政府對華政策的重要推手,深受國務卿蓬佩奧的倚重。

美國《華盛頓時報》7月15日獨家專訪了余茂春(Miles Yu),並披露這位學者出身的智囊,對中共政權的觀點是如何受到特朗普政府的重視。

報道說,57歲的余茂春是蓬佩奧(Mike Pompeo)的首席對中國政策和規劃顧問。蓬佩奧讚余茂春是其團隊的核心,「在面對中共挑戰時,這個團隊對我提出建議,以及如何保障我們的自由」。

據報道,過去3年,余茂春一直是特朗普政府重塑美國對華政策的幕後力量,政策中將中共重新定義為美國最重要的戰略對手。對於華府的對華新政,余茂春稱為「原則性現實主義」。

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表示:「在極權主義下成長的經驗,使他(余茂春)成為極權最有力的敵人之一。」

余茂春1962年生於重慶,1979年就讀於南開大學歷史系。因為私下聽到美國之音播放前總統列根的演說後,受到啟發,於1980年代赴美求學。余茂春先是到賓州斯沃斯莫爾學院求學,1985年獲得歷史學碩士學位。

1994年從柏克萊獲得博士學位後,成為美國海軍學院的教授。他以前的一些學生,目前在美國國防部和國務院擔任與中國事務有關的職務。

報道引述余茂春的話說,美國政府自1970年代與北京建立關係以來,華府對影響兩國關係方向的能力顯得過份自信。冷戰時期的美國決策者打「中國牌」,這個策略使華府親近中共藉以打壓蘇聯。但余茂春認為,在現實中,是打「美國牌」的中國(中共)為自身謀取好處並損害了美國利益。

幾年前,余茂春就曾在論壇上指出,美國政府高層受中共影響。2015年,他在哈德遜研究院(Hudson Institute)的一次研討會上,就強調要認清中國的本質,他說:「一些來自華府的人,非常重要的人,參議員、副總統,甚至總統,到中國,過了3天。接著立刻,那3天把這個重要的政治人物變成中國專家。不管你說甚麼,不管你給他甚麼情報,都不重要。因為他已經形成了他對中國的觀點。」

余茂春接受《華盛頓時報》專訪中表示,「幾十年來,我們的對中政策是基於『生氣管理』的模式,也就是說,我們藉由計算中國共產黨可能會對我們多生氣,來制訂我們的對中政策,而不是怎麼做才合乎美國的國家利益。」

余茂春並提到,美國高層官員在聲明中經常提到「中國人」,而未區分清楚中國人民和共產黨專政的政權。他說:「這種思想模糊了傳統中國與當代中國的界線。兩種形象被模糊了,有意的,為中共營造政治環境、公眾輿論和輿論氛圍。」

余茂春還表示,美國對華另一個重大缺陷是政治和政策精英,未能正確衡量北京的弱點和脆弱性,並採取相應合理政策。

他說,「實際上,中共政權的核心是脆弱而軟弱的,它害怕自己的人民,偏執地臆想來自西方特別是美國的對抗。」

余茂春在專訪中表示,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國務卿蓬佩奧跳出美國前幾任政府的模式,「特朗普政府特是近70年來唯一一個美國政府,有效地使(中共)當局,以有意義的方式,對其邪惡的行為負責。無論是關於新疆、香港、掠奪性貿易和貨幣操縱、產業、軍事和對美國的網絡間諜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