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旗下的螞蟻集團(前稱:螞蟻金服)在過去幾年已多次傳出上市消息,但均被澄清。但在中共當局急推數字人民幣,第三方支付面臨擠壓之際,7月20日,螞蟻集團突然宣佈,將在香港及上海尋求同步上市。消息一出,提振了近期走低的港股及港匯。也有評論指,螞蟻IPO標誌著中共去「美元化」開始。

螞蟻集團計劃上市

7月20日,螞蟻集團宣佈計劃在香港和上海兩地同時上市,據悉尋求估至少為2,000億美元,香港部份計劃集資金額為100億美元。

過去幾年,螞蟻集團多次傳出上市消息,但一一被澄清,在北京收緊對香港控制,而引發中、美兩國緊張關係加劇之際,螞蟻集團突然尋求中、港兩地上市,引發外界關注。

彭博社21日報道指,該上市消息促發港元需求暴增,結束了近日港元疲弱的狀態。7月21日上午,港元兌美元一度升至7.7509,重回強方兌換保證區間。

螞蟻集團上市的消息不僅令港匯再度走強,也令港股在急跌之後回彈。

美國特朗普總統簽署《香港自治法》,中、港兩地股市出現急跌。

16日,上證跌幅達4.5%,市值蒸發3萬億,創下近5個月最大跌幅,受A股拖累,港股當日亦急挫510點,跌破25000大關。

有香港財經界人士表示,北京強立「國安法」,再北水南調,用幾百億港幣托香港股市,外資高位拋貨離場,「真係收錢也收到手軟。」

在螞蟻公佈上市消息當日,上證指數上漲3.11%,但港股仍跌31.18點或0.12%;次日,資金再托港股,恆指升577點或2.3%,但上證僅升6點。

雖然市場認為螞蟻集團上市將吸引更多外資進入中、港股市,但有評論認為這標誌著中共去美元化的開始。

評論:螞蟻IPO開啟中共去美元化

圍繞中共病毒及香港問題,中、美兩國正在全面脫鉤,包括金融、科技、貿易等。在香港失去其特殊地位之際,中、美在金融領域的脫鉤,正在令中共在獲取美元方面面臨困難。

7月21日,彭博社的一篇評論文章指,螞蟻集團在中、港兩地同步上市,或會超過中國農業銀行IPO的紀錄,成為上海交易所規模最大IPO。

文章並分析,在考慮到中美兩國之間正在發生的事情,中共正在加速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為與美元脫鉤作準備,而螞蟻的IPO則預示著中共去美元化的開始。

螞蟻集團PK央行?

在2013年9月,中共外管局發放的首批17個跨境支付牌照中,就包括支付寶。在中國大陸的金融機構大多是國有企業的背景下,這或許預示這家企業有不同尋常的背景。

然而今年以來,中國央行在推行數字人民幣的力度令外界關注,第三方支付在中國大陸是否將面臨巨大風險。

中共已研究數字人民幣多年,今年4月開始,中共突然急推數字人民幣,並宣佈將在深圳、雄安、成都、蘇州四地試點。

在消息發出之際,黨媒《每日經濟新聞》的一篇報道稱,中國央行數字貨幣不計付利息,可用於小額、零售、高頻的業務場景。具有法償性,也就是說,不能拒絕接受數字貨幣。

報道並進一步指出,「雖說支付寶、微信體量是足夠大,但是也不排除破產的可能性,畢竟商業銀行也會破產……對於監管層來說,必須做到未雨綢繆」。

螞蟻集團的上市消息發出後,亦引發大量網友討論,有中國大陸網友留言稱,「螞蟻的現金流是不是不比銀行少了?」「不然咋會上市?我已經把餘額寶裏面的錢轉出來了。」

螞蟻是否在漩渦邊緣

阿里巴巴旗下的螞蟻科技(螞蟻金服),是中國大陸最大的流動支付平台支付寶的母公司。

2020年7月13日,經中國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核准,「浙江螞蟻小微金融服務股份有限公司」改名為「螞蟻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由於隸屬阿里係,其創始人馬雲的政治背景,及其和江派太子黨的密切關係再度引發關注。

2014年7月21日,美國《紐約時報》在網站發表一篇題為《阿里巴巴上市背後的「紅二代」贏家》的文章,透露在投資阿里巴巴的四家中國企業高管中,都有2002年以後在中共最高領導機構──政治局常委任職的20多人的子孫,其中就有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和前任政治局常委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

考慮到馬雲與江派的關係,日前一則關於江派白手套的新聞值得關注。

7月17日,明天系旗下9家核心金融機構——天安財險、華夏人壽、天安人壽、易安財險、新時代信託、新華信託、新時代證券、國盛證券、國盛期貨,分別被中共銀保監會和證監會接管。接管期限至少1年。

7月18日,「明天系」發佈聲明稱,在肖建華2017年初被送回大陸後,「明天集團始終全力配合調查,至今處置數千億元資產和海外回款」,沒有出現違約事件和流動性風險。但該聲明很快遭到全網刪除。

香港《蘋果日報》此前報道指,明天系創立人,富商肖建華除涉及「操縱股票和期貨市場」、「行賄」罪外,還涉及充當「政要白手套」、「財閥干政」及「金融政變」等三宗政治罪。

外界認為,明天系公然叫板當局,反映中共高層的權鬥仍然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