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南方江西、安徽等地持續暴雨。安徽地處江淮地區,受長江和淮河來水的雙重影響,淮河水位達到30米,王家壩向蓄洪區開閘,導致下游一片汪洋,根據中共官媒的說法,安徽要分擔長江下游洪水的威脅。

中國南方洪水持續。江西九江、安徽合肥、六安等多地出現大面積洪水。淮河水位升至29米以上。本周一(7月20日),安徽境內多個蓄洪區開始蓄洪。位於安徽阜南縣的王家壩閘開閘放水,不過,當局將其稱為「將河水導入蒙窪蓄洪區」。

從影片畫面中可見,阜南縣境內被洪水覆蓋,一名記者站在岸邊說:「聽見這洶湧洪水的聲音了嗎?這不是洩洪是蓄洪,蓄洪是把自己家的大門打開,讓洪水流到自己的家裏來,數十萬安徽同胞的家園就這樣變成了一片澤國,安徽人是窮,但我們不傻。」

推特網民「紅朝末年觀察」21日發文寫道,「我以為都能住進學校、體育館等公共設施,原來也有窮苦人住岸邊搭棚,真的苦了災區人民,看著真揪心。」

另有網民寫道,安徽既然有15個蓄洪區,那每年雨季都應準備要蓄洪,為何不規劃安置村民的地方,最起碼要有帳篷吧?救助金去哪了,救助物資去哪了?

江蘇常州維權人士張建平對自由亞洲電台說,蓄洪區其實就是當局認為可以分流洪水的地方,其中不少地區居住著村民,還有耕地:「洞庭湖、鄱陽湖、太湖、洪澤湖、巢湖就是長江流域兩岸的蓄洪區。他現在要開闢蓄洪區,就是天然的蓄洪區不夠三峽大壩洩洪,導致淮河流域更加的受災嚴重,這是疊加的放水。」

蓄洪區沒有做好安置災民準備

安徽王家壩閘放水導致當地村莊、公路、耕地被淹。六安固鎮鎮數萬人被困,粟米田被淹,僅見粟米秸稈頂部露出水面。養魚池塘內的魚蝦都被沖走。在合肥,全城大部份地區水深至膝蓋部位以上。

7月22日7時12分,王家壩水位已降至28.89米,超警戒水位1.39米,但已降至保證水位29.30米以下。

正在外省打工的安徽六安村民張女士對自由亞洲電台說,王家壩建成以來已13年沒有開閘:「今年應該是最厲害的,水是最大的了,以往水再大也沒這麼大。我們老家蕪湖災情挺大的,他們都遷移出來了,年輕人打工的都回家去抗災了。」

另外,暴雨引發山泥傾瀉。本周二,湖北恩施屯堡鄉馬者村沙子壩滑坡,造成清江上游形成堰塞湖,上游水位已上漲5米左右,隨時有潰壩下洩的危險。

受到洪水威脅的江西廬江縣,當地政府防汛抗旱指揮部發出「緊急通知」,稱7月21日10時,巢湖老街水位已達13.35米,且呈繼續上漲趨勢,呼籲全縣區低窪地等處地面高度13.5米以下的居住人員,在21日17時要全部撤離。該縣同大鎮防汛指揮部發出撤離公告,指巢湖水位超過80年未遇的警戒水位,白石天河大堤面臨漫堤、潰壩危險。

學者: 洪災遠因是胡亂發展造成的

對於中國頻繁發生重大水災,中國學者錢方認為這與環境保護不利等因素有關。他說:「這些水患恐怕不是一個簡單的天災問題,更多的恐怕是人禍。統治者奉行的所謂人定勝天,他們不尊重自然規律,一定程度上他們是反智主義。最近這些年,為了所謂的GDP,這種竭澤而漁的所謂發展模式,留下各種隱患。」

錢方說,不少水利工程沒有經過嚴格的科學論證,未考慮自然災害和地質隱患,只是憑長官意志:「往往都是長官意志,拍腦袋就上馬,甚至有一些利益集團綁架了公共事務。所以在中國不存在嚴格意義上的天災。」

與往年的水災相比,今年中共官方媒體對水災的相關報道明顯減少。新華社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7月17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上說,6月份以來,防汛救災工作有序推進,取得積極成效。但沒有說明究竟取得哪一些成效。#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