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被當局控以嫖娼,扣留一個星期後予以釋放,清華大學之後直截了當以「道德敗壞」為由將他開除,可說是未審先判又一案例。

嫖娼的罪名茲事體大,然而許章潤一案的疑點多不勝數,包括許章潤涉嫌在四川成都嫖娼,公安卻在北京家中將他帶走;常言道「捉賊拿贜、捉姦在床」,捉拿嫖客不在風月場所而在其家中,此為一奇。要是罪證確鑿需要事後拘捕,則應該立案控告以顯示其不可容忍的惡行,以及傷風敗俗的行為;然而許章潤被拘留僅僅一個星期即獲釋,當局沒有對最初傳聞的嫖娼罪名予以澄清,又沒有解釋何以將嫌疑人拘捕後又不入罪,如果是誤將好人當賊辦,當局卻又欠了一個道歉,此為二奇。事件更離奇的是,清華大學以「道德敗壞」為由將許章潤開除,似乎比公安掌握更多內幕資料,才有這個基於道德而「清理門戶」的決定。果如是,則更加顯得北京公安的不濟,大學這些秀才尚且夠膽手起刀落,何解向來執法從嚴的公安反而投鼠忌器?不過中共慣於耍無賴,異見份子「被嫖娼」也不是甚麼新鮮事了!

網上流傳一封清華大學「關於給許章潤開除處分的決定」,許章潤被開除的兩大原因,一是涉嫌因為嫖娼受到公安行政處罰;二是他自2018年7月以來多次發表文章,違反所謂的「新時代高校教師職業行為十項準則」有關規定。所指的「十項準則」,劈頭第一項即為「堅定政治方向……不得在教育教學活動中及其他場合有損害黨中央權威,違背黨的路線方針政策的言行。」簡而言之,歌功頌德可以,諍言貶損大可不必。證諸許章潤近幾年所發表對中共政權批評的文章,先後有〈我們當下的恐懼〉,批評習近平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讓中國向毛澤東時代倒退;〈憤怒的人民不再恐懼〉,借疫情批評習近平心口不一,無恥之尤;〈踐踏斯文,必驅致一邪魅人間〉一文,痛斥當局的強拆行為天怒人怨;明顯地,這些文章加起來才是他的「死因」。

一群清華校友因擔心許章潤失去教職後生活陷入困境,因而為他發起網上眾籌,先後有504人次支持,為他募得約10萬人民幣。許章潤發表公開信表示謝意之餘卻婉拒捐款,並指應轉贈中國其他正處於苦難深重的有需要人士。公開信更特別提到中國今日的景況:「時至今日,廟堂華奢,而同胞多數不過勉強溫飽,苦力掙扎;官媒昇平,其實半個中國泡在水中,風雨飄搖。士人普遍萎頓,善作靡靡之音,不甘寂寞;官場心灰意懶,上下虛與委蛇,只待棄舟。政體惡質不改,全球諸邦防範,早成孤家寡人。而極權必敗,自由終將降臨吾土,天意人心,如日月昭昭矣! 」

中共今天成為世界的異鄉客,實拜近年經濟發展,肥了錢袋掉了腦袋,外交政策四面樹敵所賜;不過要跟極權政府討論人格黨格,又是夏蟲不可語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