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文學的天空,經典作品可謂是繁星滿天。古人云「文以載道」,所有的經典文學作品都離不開一個「道」字,其具體而微地集中表現在人生感悟的過程中對崇德修身的穎悟,飽含著中華傳統文化的天命觀和道德觀,為心靈指明方向。

《三國演義》

開篇

臨江仙

滾滾長江東逝水,

浪花淘盡英雄。

是非成敗轉頭空。

青山依舊在,

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

慣看秋月春風。

一壺濁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

都付笑談中。

《三國演義》結尾詩詞中寫有:

「紛紛世事無窮盡,天數茫茫不可逃。」

「演義」這個概念,古已有之,古人推重講史並不徒講歷史故事而已,而是敘史存義,強調闡發正統思想理義,重在「演義」。後來人們也常常把歷史稱之為「演義」。

《三國演義》在藝術上是歷史演義小說的成功典範,全書通篇講述的就是一個「義」字,宣揚忠、孝、節、義、天命、天理、治國、平天下,也有謀略、智慧在其中, 非常突出地表現了傳統文化中的天命觀。

書中多次講到「天意」主宰著人事,「謀事在人,成事在天」,認為預兆吉凶、星辰明晦、天文乾象變化等都是「天意」的表現,「天意」是人所不能違抗的,人只能順天而行。

《紅樓夢》

開篇

滿紙荒唐言,

一把辛酸淚。

都云作者癡,

誰解其中味!

《紅樓夢》結尾有詩云:

「說到辛酸處,荒唐愈可悲。由來同一夢,休笑世人癡!」

「夢」者,一切皆虛幻也;「紅樓夢」者,紅塵夢幻也。

《紅樓夢》的中心線索是一塊靈石的經歷,被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攜入紅塵,幻為人身,後又引登彼岸。

書中的《鳥投林》告訴人們:「世間萬事有因,欠債必還,曲終人散。」書中跛足道人在《好了歌》中羅列了炎涼世態中人情冷暖變化的一些現象;而甄士隱的註解則更進一步洞察了一切事物是過眼煙雲,並且看穿了世人的荒唐之處在於「反認他鄉是故鄉 」。

佛家認為我們這個物質世界的一切都是幻象,是不實的。喻示世人來頭非比尋常,從天上而來,從遠古走來,切勿迷失本來面目,拋棄對紅樓的癡迷,夢醒時明心見性,返本歸真。

《水滸傳》

開篇

試看書林隱處,

幾多俊逸儒流。

虛名薄利不關愁,

裁冰及剪雪,

談笑看吳鉤。

評議前王并後帝,

分真偽占據中州,

七雄擾擾亂春秋。

興亡如脆柳,

身世類虛舟。

見成名無數,

圖名無數,

更有那逃名無數。

霎時新月下長川,

江湖變桑田古路。

訝求魚緣木,

擬窮猿擇木,

恐傷弓遠之曲木,

不如且覆掌中杯,

再聽取新聲曲度。

《水滸傳》結尾有詩云:

「天罡盡已歸天界,地煞還應入地中。千古為神皆廟食,萬年青史播英雄。」

《水滸傳》講述了朝代更替中興衰與變亂,洪太尉誤走妖邪,放出了鎮壓於伏魔殿的待罪天罡與地煞星君,紛紛轉生成人出世,這也是梁山一百單八將的來歷。其中的恩恩怨怨透著個人意志的不由自主,是非誰人定?興衰豈無憑?◇(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