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長江洪水洶湧,大小水庫紛紛洩洪,當局為「上保河南下保江蘇」,造成安徽省境內洪水氾濫。7月19日,被稱為「中國羽絨之都」的六安市固鎮鎮遭遇二十多年不遇的洪水,全鎮被淹,遭受重創。

固鎮於19日晚突然遭遇洪水襲擊,水流湍急,水位迅速上漲,造成全鎮停水停電。由於事先未收到通知,居民猝不及防,至20日晚上,仍有上萬人被圍困家中,情況十分危急。

22日下午4時許,記者從當地居民處了解到,絕大部份居民被迫棄家撤出,全鎮仍停水停電停網絡。

全鎮發臭 就像「鬼城」

「街道搞得就像『鬼城』一樣。」居民反映,「災情挺嚴重的,家裏的東西全都不要了,聽說死了幾個人,目前還沒發現(屍體),有的都找不到了,都是老人。」

由於停電停網,沒有監控,鎮上的珠寶店窗戶都被砸掉了。私營業主劉剛(化名)說:「我們一個鎮都是臭的,家裏、店面全被淹掉了,有的小偷都挨家挨戶搶哎,根本不管你呢。」

截至22日下午4時許,鎮上有的地方的水暫時退了,但例如絨都街等地勢低窪地帶的水仍未退。

「羽絨之都」受到重創

公開資料顯示,固鎮鎮被稱為「中國羽絨之都」「皖西白鵝之鄉」,是中國四大羽絨集散地之一、安徽省「中心建制鎮」、裕安區出口創匯重鎮,轄15個村(居)。

記者從居民處了解到,該鎮佈滿了大大小小的羽絨加工廠,此次洪水造成全部工廠被泡,羽絨損失慘重。有些老闆捨不得放棄,冒死搶搬羽絨等貨物。

劉剛說,「鎮上企業家的損失加起來有一兩個億(人民幣),太多了!把鄉政府賣掉估計也不夠賠的。」

有村民質疑:「為甚麼別的地方都提前通知撤離,為甚麼我們就沒有收到通知。」

當局禁止村民返家 或放棄固鎮

說起19日突然被淹,劉剛說,第一次是洩洪區有一個大壩突然破壩了,「我們這裏是鄉鎮,蓄洪區,就是所有的水都往我們這裏流,如果不往這裏流,只有兩個口,第一個是往河南流,第二個是往江蘇流。」對於「上面」所稱的「上保河南,下保江蘇」,劉剛也感到不解。

「只有我們這裏蓄洪,我不知道上邊怎麼搞的,現在好像基本放棄了,只要人員全部轉移了,就放棄固鎮了。」「反正第一次已經泡過了,第二次再泡一下也無所謂了,估計上邊是這麼想的。」

22日,當局發出通知,禁止所有居民返家。

劉剛說,可能會有第二次洩洪,到明天早晨,水深就要達到3.5米左右,比一層樓還要高。

記者撥打固鎮鎮水利局、固鎮鎮政府、固鎮鎮防訊部門電話,均未接通。上述消息未獲證實。

人為洩洪 中共不通知百姓

今年入汛後,長江上下游普降暴雨,河流水位暴漲,多地遭遇二十年未遇的大洪水,直接威脅到三峽大壩。為了緩解大壩的壓力,當局經常偷偷洩洪、不提前通知,或人為扒堤,還對民眾洗腦稱「捨小家保大家」。

對此,安徽當塗縣的古河先生認為,這實際上是為了保重點城市、保三峽大壩。三峽大壩很可能會垮,但是何時垮,這個時機非常重要。

「在不合適的時候,它絕不能垮,因此它(當局)必須要扒堤洩洪,最惡劣的地方是扒堤的時候根本不告訴下游百姓,而且都是夜裏1、2點鐘扒堤,讓這些百姓在睡夢中就變成了『水鬼』,這個是中共謀殺百姓通常的做法。」

古河認為,當局這樣做是因為,如果提前通知的話,那麼百姓對受到的損失,比如稻田、房屋、牛羊豬鴨,還有一些傢俬等損失,都會提出索賠,而這些索賠在數量上是驚人的,可以達到上百億甚至還要多,這個錢,中共是絕對不願意出的。

所以它半夜洩洪,讓你不知不覺地就被淹了。然後再利用宣傳媒體告訴大家,「這是天災,堤壩突然垮塌,政府也沒有辦法。」然後再送點公仔麵、棉被去,所謂的「送溫暖」,還讓百姓感恩戴德,這個政權實在是太邪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