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長江流域持續遭遇暴雨侵襲,三峽大壩洩洪加劇了下游的災情,爆發近年以來最嚴重洪災。而近日因長江今年2號洪水抵達三峽水庫,導致水位暴漲,且入庫流量已經達到今年入汛以來的最高值。

在7月18日,中共黨媒罕見承認三峽大壩已發生位移、變形、滲流等。然而,中共水力發電工程學會副祕書長張博庭卻稱,三峽大壩可擋核武。對此,許多專家表示質疑,並且遭到網民怒斥,信口雌黃,完全不顧老百姓的死活。

此外,旅居德國的著名國土規劃、水利專家王維洛接受希望之聲採訪表示,中共建政70年的防洪措施是個大失敗。

中共專家狂言: 大壩可擋核武

7月16日,中國經濟周刊以「三峽三問 」為題,引述中國幾位水利專家對於三峽大壩的看法。而張博庭宣稱,三峽大壩能抵禦「核武」,就算被原子彈命中也只會炸出一個大缺口,相當於開幾個閘門,不可能發生潰壩。

對此說法,網民紛紛怒斥中共專家,「信口雌黃!」「完全不顧老百姓的死活。」「和共匪一唱一和,狼狽為奸!」

名為「財經冷眼」的推友,於17日在推特上發佈消息表示:「看到專家這樣評三峽大壩,大家真要做準備了! 中國工程院院士、水文學與水資源學家王浩昨日口出豪言,向媒體表示三峽大壩壩體沒有任何問題,還說『會在100年內越泡水越結實』、『大壩混凝土至少500年不會有問題』.....」

 

 

王維洛:中共七十年防洪工程 大失敗

自三峽大壩修建以來,無論在質量或安全議題上皆備受爭議,長江流域洪災不斷。而此前,陸媒驚現一篇題爲「三峽大壩已經盡力了」的文章,引發惶恐情緒。

據希望之聲20日報道,旅居德國的著名國土規劃、水利專家王維洛再次接受希望之聲的採訪,並直指中共建政70年的防洪措施是個大失敗。

王維洛:「你回過頭來去看1992年的時候,那些領導人對中國人所許下的諾言是什麼?1998年的時候,三峽集團的老總對記者說,若有三峽大工程在,何愁湖水逞凶狂。那一年因爲沒有三峽大壩,他怎麼吹都行。」

「我可以在這裏告訴中國的老百姓,今年9月份、10月份以後,長江中下游下面就是旱災。而且,會旱的很厲害。它(三峽大壩)就是這樣,要防洪的時候不能防洪,要放水的時候不能放水。」王維洛說。

王維洛表示,因爲以前設計的時候都是以宜昌的水文站的資料爲準的,那麼宜昌水文站的20年一遇的洪水,它要7萬多立方米每秒。而今年還沒有到7萬多。

王維洛還強調,「今年大家都在說一個洪水現象,其實是有的是真的在某種程度上是被他們(中共)有意炒作起來的一個洪水現象,也能夠反應出中國70年來的防洪措施,它是很失敗的一個東西。」

面對三峽大壩問題 中共從不說真話

在面對三峽大壩的問題,中共的說詞反覆,從2003年稱 「三峽大壩固若金湯,可以抵擋萬年一遇洪水」。而當面臨的可能是中共建政以來的最大洪水,而中共官媒則再次改口稱,不要把希望寄托在三峽大壩。之後更稱,三峽大壩已經盡力了。這也凸顯中共在三峽的防洪能力問題上從來不敢講真話。

7月18日,據新華社報道,三峽水庫入庫流量快速上漲,18日8時達6.1萬立方米/秒,這是今年入汛以來抵達三峽的最大洪水。三峽水庫水位已達160.17米,超出汛限水位15米多。中共官媒罕見承認承認三峽大壩發生「位移、滲流、變形等」,但還是沒有明確提及位移了多少及大壩滲流、變形的程度。

對此,江蘇無錫維權人士張建平於20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說表示:「三峽大壩根本起不到防洪、抗旱的作用,它破壞了幾萬年,甚至數十萬年形成的長江流域的生態環境,導致近幾年經常性的洪澇災害。三峽大壩如果不趁早拆掉的話,庫底越來越高,淤積愈來愈嚴重,到最後你都不知道怎麼處理。」

6月22日,王維洛曾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三峽大壩潰壩的風險永遠存在。他分析,中國潰壩率高的三大原因,50%來自大壩的設計錯誤,譬如庫容設計太小、低估暴雨影響;40%來自工程質量太差,10%則是運行出錯。而三峽大壩沒有政府誇口的防洪能力。

此前,印度退伍上校維納亞巴特(Vinayak Bhat)於11日,在推特(twitter)上發佈的衛星拍攝的照片中顯示,三峽大壩在9日已打開了大壩上所有防洪閘門全力洩洪,這與中共官媒之前報道的在7月初已增加到3孔洩洪的實際情況不符。而這些訊息都足以證明,中共當局一直在隱瞞事實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