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全國各地維權者發起網絡聯署活動,敦促中共信訪部門將積案「清倉見底」,防止地方政府將他們的案件瞞報、漏報。目前,參與聯署的人數已有170左右,名單還在持續更新中。

這份聯署輾轉發佈在微信和QQ群,已有來自陝西、甘肅、青海、寧夏、新疆、四川和重慶等省市的維權者簽名。發起人呼籲大家接力擴散這一消息,最好能將此轉至中共國家信訪局、引起高層注意。

大紀元記者隨機採訪了幾位參加聯署的維權者,了解他們參與活動的原因。

來自重慶北碚區的肖成林是聯署人之一。他因在1995年拒繳強加的農業稅被鎮政府抄家、抹黑,從此走上維權之路。25年來,他的冤案得不到平反,他反遭多次非法關押、拘留、勞教和判刑,冤上加冤。

肖成林表示,這類聯署活動年年都有,但問題從來得不到解決。作為維權者這樣一個弱勢群體,他們只能盡力多爭取一些社會關注。

他說,「中國(中共)的腐敗是沒有辦法……怎麼形容也說不出來,他們太壞了。」「現在我去北京上訪,他又不准去,又不解決問題,中國的老百姓怎麼辦吶?還天天在喊法治國家、法制政府、甚麼人權研究會,它研究來害我們老百姓的。」

他還認為,中國老百姓的大部份冤案或許只能靠國外媒體曝光來引起重視。他說,「國外媒體幫幫我們中國老百姓吧,謝謝你們。」

來自陝西西安的李道英在八九年前遭遇強拆。當時在外面的她接到朋友電話,說她家裏來了好多人。當她趕回去時,五層樓房已被夷為平地。

多年來,李道英一直寫材料反映問題,但「沒有一個行政機關作為」。她說,「我第一時間報的公安,公安不作為,至今也不給我出具立案還是不立案,也不告知我這個事情是行政行為還是刑事案件,甚麼都不給,導致我的事情沒辦法進行,然後我就一直在投訴他們。我到法院去立案,法院又不給我立案,讓老百姓沒有辦法,將近10年了。」

李道英說,她簽這份聯署是為了證明全國還有這麼多老百姓的問題得不到解決。但至於聯署是否有效,她「沒法推測」,因為各級行政機關都在推脫責任、打壓反映問題的人。

她說,「現行的法律法規,我認為都挺好的。如果你政府機關都按照法律來走,我們老百姓沒啥問題。你為啥不按照法律規定程序走呢?你就是權大於法麼,你想把誰弄了就弄了。」「看著整天那樣子,說得好聽,落實到真正實際的有幾個?沒有。所以我氣憤不過就在這一點,你們整天高喊這抓落實抓落實,幾個落實了?」

甘肅省酒泉市肅州區的錢路軍因為村委會私自更改與他的土地合同而維權,並從2014年開始到中共國家信訪局上訪。

他表示,自己參與聯署是「(希望政府)把問題給我們解決了,就這麼個事,再也沒有啥別的。」

當被問到「是否認為政府看到聯署後會解決問題」時,他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分享自己的經歷說,「(這些年,)我們這一上北京去,他們(當地政府)就去截(訪)了。截回來他們說是處理,(回)到了鎮上他們就說,他們沒有權力,就這樣子。」「現在這麼多年,我們一直在外邊城市裏租房子,就吃飽肚子,沒辦法生活。」

來自四川成都的李在淵被開發商虛假訴訟為商品房買賣合同糾紛,從2017年開始申訴。

他表示自己參加聯署是為了解決問題。「中國的體制有問題,地方縣、市、省,三級機構的公檢法,甚至紀委監委是地方官員提名、地方人大選舉出來的,他們的財政也是由地方財政撥款,他們只聽地方的。」他說,「反映的這些問題到中央去了,中央又返回到地方,地方就有地方官員干預司法案件,他權大於法。」

他強調說,能參與聯署的「只是極少部份人」,「整個中國體制都是這樣,全國像這樣的事情很多啊,冤案錯案很多」,「全國幾千萬,它(政府)不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