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7.21 元朗恐襲事件」一年,晚上逾百人無懼「港版國安法」及嚴峻疫情在元朗各處聚集,抗議警方調查不力。其中,立法會選舉新界西選區參選人黃子悅身處於又新街,目睹防暴警員對一名遛狗的中年男子,在少於一個身位的近距離下,以胡椒球彈槍槍擊頭部,導致該名男子受傷倒地。黃子悅指事發突然,未及拿出手機拍攝,不過提供四名現場目擊證人指證。由於事態嚴重,警方凌晨發表回應,表示絕無在「一個拳頭位」距離向該男子頭部發射。黃子悅最新取得一條行車記錄儀片段,證實男子只是叫喊口號,警方在未有警告下回身,在近距離向其射擊。

據黃子悅表示,慶幸子彈沒有射中該名男子眼球,「只在眼邊擦過」,然而他於凌晨仍感眼睛劇痛,不停地流眼水,故此送院檢查,現時已無大礙,暫時可以出院返回家中休息,惟眼部酸鹼值仍未回復正常,下午將往眼科醫生求診。

黃子悅:警員突然掉頭 近距離向叫口號男子頭部射胡椒球彈

黃子悅在社交網站披露,事發時間昨晚9時45分至10時15分於元朗又新街賽馬會廣場外,當時警員正在附近一帶截查市民,該男子與其他不相識人士在對面馬路叫喊口號。突然,一名防暴警員掉頭,懷疑在少於一個身位的距離,直接向該男子頭部發射胡椒球彈,男子應聲倒地,該防暴警員繼續用槍指向其頭部。她強調,「當時同行所有防暴警員呆若木雞,應該沒有想到其同袍竟然會這樣做。」

她指,當時現場沒有記者,只有數名市民,包括兩位選舉義工剛巧在附近的椅上晚膳目擊事件,基於事發突然,未有及時拿出手機拍攝片段。不過她指,又新街經常有大量車輛停泊,加上附近不少店舖,懇請有關市民能夠提供閉路電視及行車記錄儀片段,全面還原真相。

7月23日凌晨,她披露一條最新取得行車記錄儀片段,車輛正停泊於涉事位置後面約5米。由於事發時間晚上,畫面質素有限,仍能看到本來防暴警員正要橫過馬路,在聽到數句口號後,突然回身走到行人路上,並且出言指嚇「你以為自己很帥嗎?」突然,聽到一下槍聲之後,賽馬會公園外冒出大片白煙。警方在射擊前非但未有作出警告,而且身處位置較行車記錄儀更接近該男子,故此距離應該在5米內。

警方強硬否認 不具名譴責黃子悅造謠

警方有鑑事態嚴重,凌晨立刻發表強硬措辭回應,指警員並無在「一個拳頭」的距離下向該男子頭部射擊,只是「於十米外向人群停留的涼亭頂部發射胡椒球彈」,不具名譴責「一名表示考慮參選來屆立法會選舉的人」造謠,煽動仇恨,感到十分憤慨云云。

不過翻查資料,去年8月11日「反送中運動」警民衝突中,警方曾於港鐵太古站外,近距離向示威者發射胡椒球。當時,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被傳媒追問時曾披露,當時距離僅一米至兩米,但強調是屬於安全發射距離。既然警方曾經聲言安全,未知為何今次高調否認。

目擊證人反擊警方說法 黃指警對市民開槍事態嚴重

對於警方回應,黃子悅綜合了四位目擊證人陳詞以作反擊:證人 A、B為其義工,當時相距事主約15米,坐在椅上進食,於毫無遮擋下清楚目擊整件事件。二人指出,男子與其他不相識人士純粹高喊「死黑警」及「黑警死全家」等口號,防暴警員已經立即轉身並且高聲指罵「你以為自己很帥嗎?」繼而直接開槍。他們指出,「當時聽到『砰』的一聲,之後看到男子面前就有些煙冒出。」證人C亦身處男子15米位置,而證人D則距離20-30米外。

她強調指,今次事件非常嚴重,「市民只是叫了幾句口號,警察就直接向其頭部開槍。今天是胡椒球,明天就可以是實彈。」她斥,無論距離或遠或近,對著普通市民開槍,本身已是草菅人命行為,「警方指我煽動仇恨,但在製造仇恨及滿手鮮血的,從來都是警方;而我們從來都是被動的一方。」她聲言若今次先例一開,必定後患無窮。

警察槍擊市民頭部事件跟進

黃子悅後在她的Facebook發出最新訊息【721一週年|警察槍擊市民頭部事件】

感謝市民協助,我們找到事發現場的車CAM片段(00:00-00:39為原片,00:40-01:34為慢鏡版本)。

片段中可以聽到當傷者周先生僅是對經過的警察叫道「死黑警」、「黑警死全家」,接著有幾個本來準備離開的防暴警立刻回頭,對他喝罵:「以為自己好撚型呀?」並快速衝前舉槍對住他的頭部。接著伯伯眼睛中彈。對面其他防暴警也緊隨上前,另一警察甚至繼續用槍指著已經中槍倒地的周先生。

這段片完全反駁了警方聲明指「十米外發射」的謊話。由於事發時間為深夜,車cam的清晰度有限,但仍可見警方是在十米以內對傷者頭部舉槍並發射。整個過程不超過十秒,警方事前亦沒有任何警告。

對於警方聲明指傷者在新聞中否認近距離開槍說法,我們昨天陪同傷者前往醫院時,已親身向他了解事發經過。周先生指由於事發非常突然,警察衝前直到自己中槍僅是幾秒間的事,他身為當事人也無法清晰描述當時情況。但他直指警察行為荒謬,沒想到自己只是嗌口號便被開槍射頭。

在此就只能提供以上片段向各位致歉,我們已盡力尋找當晚中槍位置附近的車cam,但當中只有一架車輛紀錄到情況,而周圍亦有大量車輛及雜物遮蔽。

我們已向周先生提供法律援助並跟律師聯絡,日後亦會繼續盡力幫助受害人。

最後,即使面對警察眾多暴行,懇請香港人保持憤怒。沒有人應該在嗌一個口號就要被「headshot」,沒有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