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港區國安法》上路以來,香港泛民派初選遭指稱違法、學校下令教師謹言慎行、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被跟監次數變多,港警甚至以活摘器官恐嚇法輪功學員,對此,律師黃帝穎2020年7月21日表示,中共正透過香港《港區國安法》,把獨裁暴政帶到香港,對香港進行紅色恐怖統治。

泛民派初選超過60萬人投票,中聯辦、港澳辦卻聲稱初選違反香港《港區國安法》,而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因此宣佈退出所有初選工作。黃帝穎說,這是香港《港區國安法》對民主產生的威脅與寒蟬效應,因為香港《港區國安法》的內容包括只要策劃或宣揚顛覆政府,光只是言論就可能獲罪。港澳辦或中聯辦根據香港《港區國安法》來威嚇泛民派,但這樣的法律依據在民主國家文明體制看來非常荒謬、落後。

黃帝穎指出,泛民派舉辦初選是對民主程序表達言論宣揚,根據香港《港區國安法》,宣揚民主就成了顛覆政權的犯罪內容。由於中共政權並非民主產生,如果認為應該透過民主制度或民主選舉過程,例如:讓立法會過半,中共政權無法接受,就可能違反香港《港區國安法》。

黃帝穎表示,林鄭月娥、中聯辦、港澳辦立場都很接近,也就是香港《港區國安法》不容許民主價值,這對民主也是重大威脅,所以英國、澳洲分別快速發佈警告,英國人、澳洲人在香港或中國會有被隨意逮捕風險,英國同時也終止香港引渡條約。美國甚至進一步採取立法,制定《香港自治法》,對打壓香港人權的中共高官或香港官員,祭出制裁的法律。

對於香港親共政治人物提議在教室安裝攝影機,監督教授言行;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教師收到謹言慎行指令,黃帝穎說,民主國家習以為常的學術自由或自由學風,一樣不見容於香港《港區國安法》,中共獨裁政體必然會藉香港《港區國安法》對學術殿堂採取限縮做法。

黃帝穎說,香港過去有自由的學風,學術殿堂在國際排名非常前面,但在《港區國安法》緊箍咒之下,學術自由遭受非常大的打壓,這也是對知識份子的控制。中共把手伸到校園裏,所以要求學者謹言慎行,在教室中裝攝影機進行監控,凸顯中共獨裁體制與學術自由是兩個平行的時空,無法接受學術自由對政權可能存在的挑戰。

關於黃之鋒在面書提到,《港區國安法》通過後,遭到跟蹤的次數已經超乎想像,黃帝穎表示,《國安法》是官方的「法律依據」,但中共的做法通常是黑白並行。去年反送中看到很多黑道介入私人跟監、毆打學生。黃之鋒被跟監有可能是香港國安公署安排,國安公署的預算不受香港立法會審查,人員也不受港府影響,完全是不透明的中共在港組織,跟黑道差不多,對像黃之鋒民主派指標人物進行監控,是對主張香港民主的自由派人士造成威嚇效果。

7月1日香港《港區國安法》施行第一天,4名在銅鑼灣派發《大紀元時報》、「天滅中共」宣傳單的法輪功學員,被港警拘捕送到北角警署。香港法輪功學員阿娟披露,在北角警署期間,因為拒穿囚衣、拒絕簽字,而被一名階級較高的香港警察威脅,送到大陸去活摘器官。

黃帝穎表示,這也證實在中共獨裁統治下,活摘人體器官問題存在,確實該被譴責。《港區國安法》在香港施行之後,中共殘暴的違法統治行為也延伸到香港,包括逼迫簽字,如果不從的話甚至拿活摘器官來威嚇,凸顯中共獨裁暴政,透過香港《港區國安法》在香港開始施暴。中共如果活摘器官是違反殘害人類罪,美國雖對中共新疆集中營、西藏統治採取制裁,但中國內部很多殘暴行為因為無法蒐證,沒辦法進一步逮捕制裁,所以中共才敢進行殘害人群、人類的犯罪行為,這是人類文明上很難接受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