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從爆發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武漢瘟疫以來,經濟的前景越發黯淡。本來中共還期望在世界各國由於瘟疫而疲於奔命、經濟下滑之際,能營造出中國一花獨放、風景獨好的景象。

但事與願違,北京爆發的瘟疫新病例,和大半個中國陷入洪水的局面,以及世界市場持續低迷的現實,迫使中共不得不降低預期,把原來的「六穩」改成了「六保」,從擺地攤刺激經濟換到「經濟內循環」;現在又有消息傳出,中共高官已經開始了「六大準備」,開始準備最後的出路了。

由於美國政府日益對中共政權感到厭惡,並且特朗普政府對中國會實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喪失了信心,更沒有意願去尋求第二階段的協議,中美全面脫鉤的速度,正在迅速加快。急劇下滑的中國經濟和社會現狀,使得中共高層連連從強硬的立場後退,步步求饒。

中共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據傳為了讓中美關係「回歸正軌」,一再做出承諾,比如在金融領域,取消銀行業外資股比限制,將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貨公司、壽險公司的外資股比,放寬到51%,並且明年(2021年)還會乾脆「取消」金融領域所有外資的股比限制。連中共的關鍵基礎設施領域,如鐵路幹線網、電網,也準備取消外資限制。

如此看來,如果這些承諾屬實,中國經濟衰退的幅度、惡化的力度,可能比外界預期的要大許多。

事實上,美國與中國脫鉤,美國全面退出世貿組織的可能性,也越來越大。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已經表示,世界貿易要麼需要一個多邊體系如WTO,要麼需要一系列的雙邊協議,而兩者不能兼而有之。

美國已經與加拿大和墨西哥簽訂三方協議,也會很快與亞洲主要經濟體達成協議,歐盟也已經簽署了七十多個雙邊協議。中國作為非市場經濟國家,面臨被世界主要市場經濟國家全面排斥的局面。

中國和印度在西段邊界的摩擦,用石頭和棍棒進行的戰鬥,讓中共吃驚的發現,他們本來只想轉移視線、小小地「懲罰」印度一下,但沒有想到引發印度巨大的反彈,甚至不惜發動全面戰爭反擊中國。

但國際社會包括美國和俄羅斯,居然都站在印度一邊!在這樣的國際局勢下,中共顯然感受到了政治、經濟、軍事、外交全方位的威脅!並且,這些威脅是來自全世界各國的!也因此,中共的高級官員,才提出了他們的「六大準備」。

中聯部原副部長周立在撰文中,說要「積極主動做好應對外部環境惡化的六大準備」。這六大要「準備好」的內容分別是:一、中美關係惡化加劇、鬥爭全面升級;二、外部需求萎縮、產業鏈/供應鏈斷裂;三、病毒疫情常態化、病毒與人類共存;四、擺脫美元霸權、實現人民幣與美元脫鉤;五、全球性糧食危機爆發;六、國際恐怖勢力回潮。

中共官員的「準備」,是他們擔心、害怕的代名詞。他們當然可以「準備」,但他們的準備會有效嗎?會有幫助嗎?他們會準備好了、可以真正應付危機了嗎?估計中國目前沒有一個人,可以肯定地予以回答。

中國在中共的禍害之下到了這一步,一切都需要謊言和欺騙來掩蓋,從瘟疫真相到洪水真相,任何人都不可能扭轉乾坤,都無力回天。這是中國以外的人們,中國國內的許多明白人,都已經認識到了的事情;只是中共高層的一小批人,可能還是弄不懂,也不太想弄懂,繼續在裝糊塗。

中美關係惡化加劇、鬥爭全面升級;這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中共也沒有辦法準備。他們寄希望於特朗普輸掉選舉、換一個「也許」對中共不那麼強硬的拜登,這也是一廂情願,如今中共也恐怕放棄了這個希望。

中國的外部市場需求萎縮、產業鏈/供應鏈斷裂,乃至產業鏈轉移,中共對此完全是無能為力。中國已經沒有能力繼續吸納、消化外資,原來用以誘惑國際資本的「中國市場」,現在已經被認定是一個巨大的泡沫。

中共病毒及其疫情的常態化、病毒與人類共存,以及第二波的來臨,倒真的是一個值得世人擔心的問題。但中國比國際社會更要擔心的,還要多擔心的一件事,就是各個對中共的調查、追討和清算。如今,新的中國病毒專家叛逃、揭秘,中共的壓力只會越來越大。擺脫美元霸權、實現人民幣與美元脫鉤,前者是中共的白日清夢,後者是中共的白日噩夢。美元的霸權可以預期,在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會持續存在,並且在中共的統治瓦解之後,還會更加增強。

人民幣與美元的脫鉤,筆者在另外幾篇文章已有論述,它應該會發生在港幣和美元脫鉤之後,也會發生在金融戰開打之時。問題是,也許在金融戰完全展開之前,中共在政治上就挺不住了。

全球性糧食危機的爆發,也是越來越可能的事情,不管是從中國洪澇嚴重、糧食歉收,還是周邊國家限制糧食出口,都看得出端倪。全球性糧食危機真的出現,美國可能是例外,但美國即使有心救助他國,也恐怕來不及,畢竟糧食不是一夜之間就可以種出來的。

至於中共說的甚麼「國際恐怖勢力回潮」,它不是真正的指向國際恐怖勢力,因為中共自己就是國家級的恐怖勢力。中共所指,是新疆維吾爾人的反抗和東突運動的裏應外合。如果中共政權的崩裂導致中國四分五裂,各省狼煙四起,新疆的問題可能發生,但恐怕不是人們最需要優先考慮的。

所以說,中共的六大準備,正好展示出了他們在六個方面的真正危機,從外交、經濟、金融、衛生、糧食,到社會危機,無所不在。中共外長王毅最近的表示,既展示了中共退縮、示弱的求饒立場,也顯示出中共手中所剩的、對美國可用的牌,已經寥寥無幾。王毅說中共國無意挑戰和取代美國,無意與美國全面對抗,中國「期待」世界的和平穩定。

中共外長的新示弱之詞,表明中共在揚棄了鄧小平韜光養晦的戰略之後,沒有趾高氣揚幾天,又不得不臣服於地,繼續撫摸自己的羽毛了。當王毅說美國不應該要求中國在雙邊和全球事務中「給予美方理解和支持」的時候,他實際上在告訴世界,中共可以打的北韓牌、伊朗牌、或委內瑞拉牌,都已經沒有太多可用的價值,甚至完全失去了價值。

而中共官員變色龍式的頻頻改變措辭和姿態,也讓美國人都感到非常大吃驚。但中共的認慫,戰狼夾上尾巴,卻說明了他們的真實處境。曾幾何時,中共還在叫囂甚麼,「談,大門敞開;打,奉陪到底!」話音未落,態度已變。

但美國人不是傻子,美國人不僅會讀懂文字和語言上的差別,連中共官員的肢體語言,也有充份的研究。美國人應該是已經看出來,中共政權,現在真是窮途末路、黔驢技窮了。#

(作者為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新紀元周刊》・【商管智慧】・ 專欄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