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砸錢大搞基建工程,主要通過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籌集資金,2020年以來地方債激增。由於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盈利能力差,從2019年12月首現城投債違約之後,2020年中共城投債違約風險正在上升。

7月21日消息,根據中誠信國際的估算,2020年以城投有息債務為主的隱性債務持續增加,2019年隱性債務已高達30萬億(人民幣,下同)至43.2萬億左右,是顯性債務的1.7倍至2倍。

上海大智慧股份有限公司的數據顯示,2020年1月至7月中旬,大陸各地的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共發行3.3萬億元債券,比2019年同期發行量增加50%,金額是去年全年發行量的四分之三。

從用途看,城投公司募集資金仍然主要用於「借新還舊」,這部份佔比約76%,且同比增加6個百分點。

2019年12月大陸首次出現城投債違約,城投非標融資產品違約事件也頻頻發生,近兩年涉及10個地區的30家城投平台。

城投債務違約風險增 投資者:付息不還本 利息也拖延

近期最受關注的是貴州省獨山縣400億地方債。獨山縣的融資平台多達36家,截至目前僅被曝出的違約和逾期非標融資產品就有13個,涉及融資規模超過30億元。

有投資者對《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現在獨山縣對待債務問題的方式是「付息不還本」,利息也大多拖延支付,已經有投資者因此出現生活困難。

7月21日消息,2019年12月6日出現的大陸首隻違約城投債——呼和浩特經濟技術開發區投資開發集團的「16呼和經開PPN001」,在2019年12月9日償還了一部份違約資金後,剩餘部份無力償還,最終由金谷銀行負擔,金谷銀行向該城投公司投放15.28億元信貸資金。

7月16日消息,中誠信國際將貴州省另一城投公司——貴州遵義市播州城投公司的評級展望由穩定調整為負面,其旗下債券的中證隱含違約率均出現較大幅度波動,其中「17播投02」已進入高隱含違約率債券行列。

截至目前,播州城投存續債券規模13.4億元,均將於2024年到期。播州城投的實控人是遵義市國資委。

2020年5月份,遼寧省營口沿海開發建設集團的「15 營口沿海 MTN001」城投債出現不確定性。儘管最終足額兌付,但市場分析其中存在很大隱憂——該城投公司主要依靠土地轉讓業務,去年淨利潤下滑28%,今年第一季度營收下滑62%,整體有息負債超過34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