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7月21日。
 
最近中國人最關心的,大概是氾濫全國的洪水災害了。還有,就是三峽大壩到底能不能守住?
 
首先說,今年中國的洪水,很可能是百年以來最嚴重的一次。因為這次,除了長江發洪水預警,淮河這兩天也在發洪水預警,大概幾天之後,就輪到黃河了。中國本部,主要是四大流域,上面3個再加上珠江,覆蓋了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區域,GDP佔全國七成,人口密度極大。所以這個區域大面積洪水,等於是全國都有洪水,全中國都有問題了。
 
首先最大的問題是糧食。官方媒體報道說,中國夏糧今年豐收了。這個實在讓人不敢相信。中國古代就有說,湖廣熟,天下足,意思是長江中下游地區糧食豐收,全國都有飯吃。這說明這一地區的糧食產量,佔中國糧食產量的比重極大。今年這個區域大面積受災,但夏糧豐收了,這很有疑問。
 
自古以來,中國有河患沒有江患,就是黃河總是有問題,但長江沒有。長江的平均流量水量,是每秒3萬噸,比黃河高出15倍。但長江以前沒有水災,到中共建政之後,長江水患才越來越嚴重了,原因是什麼呢?
 
原因有不少,但最重要的就是幾個,第一,長江水清,含泥沙少,所以河床穩定;第二,上游植被好,水土流失不嚴重;第三,長江自古以來有天然的大型蓄水池,就是洞庭湖到鄱陽湖這一帶,低窪的濕地面積很大。
 
這第三點很重要。在長江中游,從洞庭湖到下面的鄱陽湖,中間實際上有很多很多大湖的,古代這裏曾經叫大澤,或者是雲夢大澤,就是包括了長江中游地區一大片的湖泊和濕地,基本上都是沼澤地和丘陵地帶。一旦長江水多了,就流進這些大湖裏面,長江水少的時候,大澤裏的水又慢慢流出來,等於是一個天然的調節蓄水池。
 
中國古代,很多故事和這個大澤有關的。這是楚國故地,屈原經常去,看著雨霧繚繞,難怪會寫出《天問》那樣的詩。其實楚國的君王,每次有問題,打敗仗了,都會逃到大澤裏面躲起來。秦末的時候,劉邦本來是「警察局」的隊長,亭長,後來棄官逃跑,也是跑到大澤裏面,他那個著名的斬白蛇的故事,就是大澤裏面發生的。
 
劉邦押送犯人去咸陽,耽誤時間了,那時候法律很嚴,大家都可能殺頭,所以他乾脆把人放了,然後跑到大澤裏面躲起來了。一天喝醉酒,路上看到一條白蛇,拔出劍把白蛇砍成兩段。後來有人告訴他說,昨天看到一個白衣老婦人在哭,說赤蛇把我兒子殺了,我兒子是白蛇。劉邦聽了,當然很高興,信心大增,後來當了皇帝。這就是所謂劉邦斬蛇起義。
 
劉邦當時起義,最早的人都是躲在大澤裏面的逃犯,好幾千人。為什麼躲到大澤裏面,因為那裏面地形複雜,都是沼澤和湖泊,又熱又多蚊蟲,外地人住不慣,進不去。
 
當然,大概在南北朝,中原人大量移民到長江流域,去安徽、江西和兩湖的人最多,經濟大開發,自然也就會有所謂奪地的問題。就是把湖邊的地用來種糧食。這些地很肥沃,水又多,天氣還熱,所以後來長江反而成了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地區了。
 
中國最大淡水湖原來是洞庭湖,1949年到1990年,洞庭湖水面面積縮小了五分之四,也就是說,洞庭湖只有原來的20%。其它地方呢?都是填湖造田了,就是修建一個水壩,然後把原來湖區的灘塗變成稻田。
 
這種田產量很高。但一旦長江大水,就必須有一個堤壩把水擋住。洞庭湖的五分之四,變成了這種稻田。當然,這些田主要成了政府田,後來也交給地方政府。以前廣州軍區就有一大片洞庭湖的稻田,種田的都是現役軍人。
 
不僅是洞庭湖。你打開地圖看,湖北、湖南、江西和安徽這一帶,大大小小的湖泊特別多,也有很多這種湖,原來都是長江的天然蓄水池,現在被填湖造田了。比如鄱陽湖上個星期遭水災的鄱陽縣,很多農地農村,也是這一類的耕地。如果長江洪水太多,城市危急了,當局當然要把這種攔湖的堤壩打開,讓水放進來,減小壓力。這就是所謂炸堤洩洪的意思了。
 
就是說,長江中下游水患,當然是和這種天然蓄水池,就是這種湖泊濕地面積大量縮小有很大關係。大澤沒有了。
 
另外,長江大水,和上游修水庫也有關係。每個地方的水庫,等於是提高了當地的地區基準水位,降雨後不滲透,直接流走,就形成了地方性洪水。還有各地開發過度,山上水土流失,沒有植被,同樣洪水也就嚴重了。
 
我們談到長江大水,大家最關心的是三峽大壩。最近兩天,中國政府承認三峽大壩有滲水,有位移,但質素沒有問題,不會出事。還中國有專家出來說了,三峽大壩非常穩固,核武器打過來都不怕。我們不知道他是用什麼數據來計算的,反正大家都笑話他。
 
三峽大壩現在這個選址,其實在50十年代就已經定了。據我所知,中共起碼做了3次的地質調查,判定這個水壩到底能不能修。前兩次,也都是動員了數百名專家去搞,最後的結果都是不行。
 
當時專家還不是從環境等等其它問題去否定三峽大壩,而是因為地質條件本身,去否定修建三峽大壩。我上大學的時候,我們有教授曾經參加過這個調查,所以知道一些。
 
從地理學或者地貌學上面說,之所以形成一個河流,除了有水之外,河谷往往和地下岩層中最硬度最低的岩層,以及岩層中的斷層有關。也就是說,比較硬的岩層,就是山,比較軟的岩層,水衝多了就成了河谷。這就是說,大河谷,往往都是地質不太穩定的。長江三峽地區,其實也是這樣的,河谷中岩石和斷裂帶非常複雜。
 
三峽大壩是重力壩,就是一個水泥牆放在河谷裏面。水泥牆再強,再結實,如果下面的基座有問題也不行。三峽蓄水,145米的時候大約是300億噸的水,160米,也就是現在,要多出200億噸左右。這麼大的重量,對河床下面的岩石會產生巨大壓力,河床變形,大壩的基座可能就位移。所以,現在說三峽大壩變形、位移,這個一點都不奇怪的。
 
當年清華大學水利教授黃萬里,一直說三峽大壩不能搞。黃萬里美國讀書後回中國,抗戰時在四川做水利研究,他最熟悉四川這些山區的地質特點和河流特點,知道當地的地質條件複雜,水文情況複雜。但當局不聽他的,硬是決定上馬。
 
黃萬里曾經被打成右派。原因是他反對修建三門峽水壩。三門峽在黃河上,陝西進河南那個地方,是蘇聯專家幫助設計修建的。黃萬里反對。長話短說吧。後來三門峽沒有幫助解決黃河水患,也發不了多少電。
 
但帶來的結果是什麼?是陝西關中最富裕的農村消失了,因為三門峽水庫蓄水,渭河流域被淹沒的大片土地。要知道,關中渭河流域,是陝西關中最富裕的地帶,後來消失了,變成了貧困農村。
 
另外,因為淤積太多,所以水壩不成水壩,來多少水放多少水,水壩有什麼用?然後用徑流發電。這話很唬人,其實就是自然流水發電。水利發電,利用的是水的高度差,所以要修水庫,把水位提高,然後衝下來帶動發電機發電。徑流發電,就是來的水水位多高,就用多高的水位發電,和水庫提高水位發電完全是兩回事。
 
三門峽蓄水後,3年多就被泥沙淤滿了,一個完全浪費的工程。
 
黃萬里反對這個工程,被打成右派,後來證明他對了,周恩來請他回去,但仍然不受重用,不聽話。黃萬里一直反對修建三峽水壩,認為三峽的問題比黃河那個三門峽更嚴重,以後只能炸掉,否則將遺害中華民族。
 
中共為什麼要在三峽修水庫,搞一個大壩?黃萬里有一篇文章說,因為中共高層念念不忘。1956年,毛澤東寫一首詞,水調歌頭,游泳。下闕是風檣動,龜蛇靜,起宏圖。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斷巫山雲雨,高峽出平湖。神女應無恙,當驚世界殊。
 
這首詞,說他在武漢游長江,吃了武昌魚。然後看到長江上的船,看到龜山蛇山,正在建武漢長江大橋。然後聯想來啦,修個大壩,截斷巫山雲雨,把三峽攔住,高峽出平湖,然後震驚全世界。
 
詩歌很浪漫,但不能拿來當治國策略。詩人,語不驚人死不休。但毛的這個想法,其實在中共內部,尤其是左派中很有市場。他們相信人定勝天,相信沒有什麼事不能做的。當年反對三峽大壩的專家,後來都被擠壓,贊成三峽的,後來都當了院士了,陞官了。
 
這種制度,最後一定的,只能唯上是從,直到出大問題大災難為止。陳雲和鄧小平一起主持中國的改革開放,一輩子和毛澤東對著幹,毛澤東不喜歡他。他最著名的話,掛在自己辦公室,是「不唯上,唯實」。可惜,文革這樣的大災難,只能換來幾年的清醒,這是制度使然。
 
中共所有的問題,最後都出在「人定勝天」這一條上。我們只是希望,不要有太多人命去陪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