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元朗「7.21 恐襲事件」一周年,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及尹兆堅,下午聯同當日兩名傷者重回襲擊現場,欲召開記者會控訴警方包庇兇徒。然而,眾人甫到場後,即遭在場過百防暴警員一湧而上,重重包圍,被指涉違反「限聚令」,又被分別推到不同角落票控。尹兆堅指,在所屬選區內履行工作應獲豁免,炮轟警方不懂法律,更怒斥道「如果一年前的今日有如此多警力,7.21事件根本不會發生!」其後,眾人仍堅持繼續召開記者會,控訴警方。

下午4時許,二位議員聯同兩位7.21事件傷者,廚師蘇先生以及林婆婆、元朗區議會主席黃偉賢、民主黨主席胡志偉等人,先後到達元朗西鐵站外出口,拉起一塊印有「7.21 周年,警黑勾結,放生兇徒」及數十名施襲者截圖的橫幅欲召開記者會,未幾即被早在現場戒備的過百名防暴警員包圍,並將記者隔開。眾人被指涉違反「限聚令」上限人數,被分別推到不同角落作票控。

「7.21元朗恐襲」一周年,元朗地鐵站外唐記包點前,大批防暴警察戒備。(宋碧龍 /大紀元)
「7.21元朗恐襲」一周年,元朗地鐵站外唐記包點前,大批防暴警察戒備。(宋碧龍 /大紀元)

尹兆堅獲放行後見記者,炮轟警方大規模打壓記者會行徑極為諷刺,「如果一年前的今日,警方有這樣的警力調動,7.21事件就不會發生了!」他指,在過程中一直強調自己為新界西議員,在所屬選區內履行工作,聯同7.21事件受害者召開記者會,屬豁免範圍內,惜被警方無視,遭受票控。他斥「這樣怎麼不是工作?不過今時今日,我已經不預期警方懂得法例,甚至守法。」他指,過去曾在中聯辦外示威,同樣沒有超出限制人數仍遭票控,質疑「限聚令」被警方用作打壓立法會議員工作,及市民合理行使公民集會權利的工具。

議員林卓廷,尹兆堅和胡志偉等到場。警察設立封鎖線並呼籲林卓廷等人離開,有警察舉起胡椒噴霧。(宋碧龍 / 大紀元)
議員林卓廷,尹兆堅和胡志偉等到場。警察設立封鎖線並呼籲林卓廷等人離開,有警察舉起胡椒噴霧。(宋碧龍 / 大紀元)

他指,當日有過百白衣施襲者,最終警方卻只檢控數人,感到警方沒有盡責調查。他又表示,早前香港電台節目《鏗鏘集》揭發更多真相後,警方仍然保持隱瞞態度,「我不知道到底事件背後有否陰謀,不過實在令人懷疑有不可告人的情況,否則毋須不斷遮掩、不合作並顧左右而言他,拖延調查進度。」

元朗地鐵站外,3人被防暴警察扣查。(宋碧龍 / 大紀元)
元朗地鐵站外,3人被防暴警察扣查。(宋碧龍 / 大紀元)

他亦慨嘆,「去年的『反送中運動』是香港的傷疤,7.21 事件更是這道傷疤中最深的刀痕。」他斥警方不肯面對現實之餘,更利用「限聚令」檢控,「是否擔心傷者手持重要證據,揭發警方,故此大舉遏制聲音?這樣只顯示出警方於心有愧,冥頑不靈,一心想讓事件石沉大海。」他對警方已沒寄望,惟望法治仍有一定功能,「將違法的執法人員及黑勢力繩之以法。」

防暴警察最後驅趕議員林卓廷等人到角落靠牆。(宋碧龍 / 大紀元)
防暴警察最後驅趕議員林卓廷等人到角落靠牆。(宋碧龍 / 大紀元)

身穿一件印有黃色「Justice」(正義)字樣黑色上衣的林卓廷亦斥,警方針對民間記者會的手段極度可恥。「幾位傷者只是現身說法,希望一訴心聲,卻遭警方恫嚇、票控。」他又指出,剛才議員助理打算放下揚聲器便轉身離開,卻竟然被警員驅趕回封鎖線,並且票控其違反「限聚令」,「你說荒不荒謬?」

身穿一件印有黃色「Justice」(正義)字樣黑色上衣的林卓廷。(宋碧龍 / 大紀元)
身穿一件印有黃色「Justice」(正義)字樣黑色上衣的林卓廷。(宋碧龍 / 大紀元)

他又從網上片段中取得超過85名施襲者截圖,質疑兇徒容貌既已曝光,警方卻只拘捕30多個疑犯,檢控7個人。「這麼大型的恐襲案,只拘捕7個人;對比去年運動,至今已拘捕過萬人,檢控近2,000人。究竟警方是否蓄意放生『鄕黑』,並針對運動參與者,這是一目了然的了!」他更直言,警方懼怕面對自己去年醜陋一面,不惜動用所有方式禁止所有議員協助市民發聲。

議員胡志偉(左到右),林卓廷和尹兆堅拿出防暴警察對他們的票控。(宋碧龍/ 大紀元)
議員胡志偉(左到右),林卓廷和尹兆堅拿出防暴警察對他們的票控。(宋碧龍/ 大紀元)

尹兆堅及林卓廷亦聲言,將就告票「抗辯到底」。縱使眾人遭到警方票控,在放行後仍然無懼打壓,分開4人一批繼續與蘇先生及林婆婆召開記者會。

廚師蘇先生是7.21事件首名傷者,當晚在下班後途徑現場,被過百名白衣人手持木棍及藤條追打,背部皮開肉綻,腳部亦有嚴重傷患,「遇襲後一個月仍然會痛。」他指一年之後,傷患現已痊癒,沒有傷痕,也沒長遠影響。「經歷這些重大創傷,我不用看心理醫生以及服藥,已經算是不幸中之大幸。」

他斥警方調查進度緩慢,效率很低,更感覺「被警方忘記」。他表示警方只曾在去年8月中邀請他到大埔警署錄取一份詳細口供,以及10月致電兩、三次澄清口供內容,及後直至現在一直再沒聯絡,「警方沒向我表示過案情進展,或者是否已經停止調查。我只在新聞中看到有人參與認人程序,我卻沒有。是否由於我不是在西鐵站上遇襲,就不屬於7.21事件傷者?」他質疑警方對案件鍥而不捨的說法毫無說服力,又斥今日警力極為誇張,「今日純粹是一個記者會,讓我們說些話,又不是在呼籲遊行集會,為何這樣對待我們?若一年前元朗警力如此,事件就不會發生了。」

合影前面2位7.21受害者,廚師蘇先生和林婆婆。(宋碧龍/ 大紀元)
合影前面2位7.21受害者,廚師蘇先生和林婆婆。(宋碧龍/ 大紀元)

林婆婆是當晚港鐵乘客之一,事發當時她本在車廂內,「由於有人高喊『有人打人』,出於好奇之下,我便走出車廂步下樓梯,見到很多白衣人在打架。我當時很害怕,在樓梯間腳軟起來,希望回身走上月台,卻仆倒了,膝頭跪在樓梯受傷。」她指腳部施手術至今已8個月,現在仍要加上護膝才敢輕微走動,關節卻仍未能屈曲,「以前我還能教街坊跳健康舞,現在這樣...更要服藥,從未遇到這種情緒狀況...不知香港竟然變成這樣,接受不了......」說到此時,她已經忍不住落淚,被人攙扶離開。

香港4位市民在元朗行點II商場扮演7.21事件的白衣人,藉此諷刺警察和黑社會合作。(宋碧龍 / 大紀元)
香港4位市民在元朗行點II商場扮演7.21事件的白衣人,藉此諷刺警察和黑社會合作。(宋碧龍 / 大紀元)

黃偉賢則表示,元朗區議會將會透過所有方法將真相重組,以還香港市民一個公道。「在未來最主要是召開公聽會,不過在民政事務處打壓之下,場地會是一個問題。」

入夜之後,有人發起 7.21「攬炒白色行動」,多區立法會議員及區議員到元朗示威或者協助市民。葵青區議員周偉雄舉起一個寫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紙牌後被拘捕,未知是否涉違反「港版國安法」。

立法會議員許智峯用揚聲器要求警方不要濫捕,遭警方搶去揚聲器,並以阻差辦公罪名拘捕,未知是否濫捕。

防暴警察衝出封鎖線強搶立法會議員許智峯的麥克風後再強制拉走。(宋碧龍 / 大紀元)
防暴警察衝出封鎖線強搶立法會議員許智峯的麥克風後再強制拉走。(宋碧龍 / 大紀元)

(宋碧龍 / 大紀元)
(宋碧龍 / 大紀元)

多名立法會參選人亦遭截查,並被指違反「限聚令」遭發告票,包括張可森、伍健偉、林進、王百羽、何啟明等等。

警方在元朗yoho mall截查大批記者,並要求搜查記者隨身物品。(記者:武可儀)
警方在元朗yoho mall截查大批記者,並要求搜查記者隨身物品。(記者:武可儀)

一名來自網媒「高登新聞台」的記者在直播中表示,今晚遭警察截查達五次之多,其中一次更質疑其「美國記協」的記者證,斥責「這是香港!」遭記者回應道,「香港不能有外國媒體嗎?」

據悉,警方亦對至少10名義務記者發「限聚令」告票。記者受訪時指,警方僅僅表示由於他們未有受薪,故此作出檢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