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6月10日,中共黨魁江澤民成立了「610」辦公室,其凌駕於各級政府部門之上,專門鎮壓法輪功。從1999年7月開始,中共對法輪功進行了長達21年的殘酷迫害,對按「真、善、忍」原則做好人的修煉者的打壓,導致了整個社會的道德敗壞,之後,中共從殘酷迫害法輪功, 到迫害幾乎各個階層和人群,如今的中國大陸天怒人怨,天災人禍不斷。

7.20之前的監視和騷擾

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因天津警察抓人事件,去北京府右街國家信訪辦(臨近中南海)和平上訪。之後,北京各派出所的警察開始登記煉功者姓名、單位和住址,那時還沒有禁止煉功。

我們在臨街的一小塊綠地處煉功,一個法輪功煉功點的條幅很醒目的掛在那,遠遠就能看見。早來的阿姨說:「警察一早就站在周圍了,他們也挺辛苦的。」我記得那時是從清晨5點左右開始煉,7點多後大家收拾收拾就去上班了。大家戲稱:「這每天還有警察保護呀!」

晚上,我們會去住在一個小院的功友家讀《轉法輪》。不知從甚麼時候起,小院門口就坐了個「把門」的,必須在她不善的眼光注視下進院。以前,北京四合院寬敞整潔,文革後造反派或「革命的階級」進佔了屋子並住下不走了;唐山大地震後,1978年這裏又各自擴建小屋,所以幾乎所有的小院都變得曲折擁擠。大家一般讀完書就走,不想給功友添麻煩。

記得在7.20前有兩次大的煉功,人多時大家能感覺到能量場很強。有一個周末,我們好幾個點的功友們在街旁一片大的綠化公園煉功,一片寧靜祥和。突然,高音喇叭聲響起,大家互相看了看,繼續煉吧。沒多久灑水車開過來了向人群噴水,人們趕緊躲避,身上還是被澆濕了,地上也全是水,沒法打坐了。

7.20片段

早上去煉功點,我得知好多人回家去拿水和食物,準備去府右街的信訪辦,只有幾個人還打算煉功。後來才聽說,警察開始抓各煉功點的輔導員,他們以為抓了輔導員,大家就不會繼續修煉了。

我和另一個功友在府右街前一站下了車,沒走多遠就被武警攔住了,好多不認識的功友也被擋在那兒,大家就站在原地等待。我看到一位四十多歲的男士被幾個便衣抓走,然後幾輛大公共汽車開過來,要求我們被堵在這一區域的人全部上車,每輛車的三個車門處各站一名武裝的武警,表情嚴肅地盯著大家。

不知是誰起頭,大家開始一遍遍大聲地背誦李洪志師父《轉法輪》書中的《論語》和《洪吟》中的短詩。大公共汽車從東向西沿長安街行駛著,天氣悶熱,車窗大開著,我們希望路過的車和人都能聽到我們的聲音;我們也對著守門的年輕武警士兵背誦,他們的面部表情在逐漸放鬆,或把目光轉向側面。

車子開到很遠的郊外後停在路邊,武警撤走了;這時有人叫大家按各省和北京各區縣集中,很多人覺得還沒有機會說煉功後的體會呢,於是按要求去集中等待。我們商量了一下決定先回家。耗在這兒也沒用。聽一位被拉去石景山體育館的功友說,那裏有幾千人,一直和平抗議到深夜。大家儘量互相保護著,不想被武警單獨抓去,但最後還是一個個被登記後才放回家。

第二天上午,我們又去府佑街希望政府能聽聽我們煉功後的體會,同樣地,又被要求上車,大家又背了一路《論語》和《洪吟》中的短詩。這次我們被送到一個小學校的禮堂裏,武警在旁邊看守著。陸陸續續地不斷有功友被押送過來,禮堂裏坐了一大半的人。我們旁邊坐著一位剛從山東趕來的小伙子,早上剛下火車。

下午電視裏開始播放污衊法輪功的紀錄片以及禁止法輪功的一切活動,大家都感受到沉重的壓力。片子播完後,禮堂裏一片寂靜,突然有位中年人站起來,開始談煉功後身心的變化,談法輪功教人做一個真善忍的好人。這下開了閘門,人們一個個地站起來談煉功的好處,記得有個年輕漂亮的女孩說,她眼里長了東西,幾乎失明,她去美國求醫,醫生說不能保證治療後不失明。她後來有緣修煉了法輪功,現在眼睛非常好,特別感激師父。有一位從河北黨校臨時調來的看管人員,她表示以前不了解法輪功。

看管的人員不讓大家再說了,他們拿來紙和筆,要求每一個人寫下姓名、地址和單位,為下一步的迫害做準備。後來聽說,央視從6月中就開始製作污衊法輪功的紀錄片了。

7.20後

接著,公安部發出了禁令,禁止和法輪功相關的一切活動,包括公開煉功、宣傳、散發法輪功資料,全都被視為「對抗政府」。

我後來又去過北京市信訪辦,屋裏有幾個人排隊。輪到我時,才說了幾句,面無表情的工作人員說:「國家已經制定了政策,說也沒用,回去吧。」緊接著叫了下一個人。許多從外地來京去國家信訪辦的法輪功學員被抓回當地、被關押,有些進京的路上就被抓了。阻止法輪功學員上訪變成了各地政府工作的重點、業績以及和經濟利益相關聯。

為了反迫害,先是有法輪功學員在北京召開了新聞發佈會;一些學員利用網絡向外傳遞被迫害的消息;而更多的學員走上了天安門廣場公開地煉功和喊「法輪大法好」。

至此,在中國大陸,成千上萬的法輪功修煉者因為堅持信仰和講真相被監禁、被勞教、被判刑,被酷刑迫害,但法輪功學員不斷地在傳播真相,同時,法輪大法也在世界各國洪傳,使越來越多的人認清了中共編造的謊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