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7月20日),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宣佈正式報名參選2020年立法會選舉。「不屈火苗,存亡號召」是今次黃之鋒參選的口號。黃之鋒認為由選管會提出的「確認書」在2020年的唯一作用是分化民主派,他希望這個「確認書」不應成為陣營互相批評的範疇。另外,他在感謝眾多支持民主的民眾支持他參選的同時,希望透過選舉,讓國際社會看到,香港人面對共產政權的打壓,仍然選擇「不投降」,呼籲國際與香港人站在同一陣線。

踢走保皇黨 爭取九龍東民主派3席

黃之鋒首先對有超過60萬香港市民參與今次立法會民主派初選表示感謝,「當中有31,389九龍東的選民授權給我,讓我有幸以榜首的位置成功出線,能夠在今次的立法會選舉代表民主派出戰九龍東。」(宋碧龍 / 大紀元)
黃之鋒首先對有超過60萬香港市民參與今次立法會民主派初選表示感謝,「當中有31,389九龍東的選民授權給我,讓我有幸以榜首的位置成功出線,能夠在今次的立法會選舉代表民主派出戰九龍東。」(宋碧龍 / 大紀元)

黃之鋒首先對有超過60萬香港市民參與今次立法會民主派初選表示感謝,「當中有31,389九龍東的選民授權給我,讓我有幸以榜首的位置成功出線,能夠在今次的立法會選舉代表民主派出戰九龍東。」

對於九龍東的5個席位,民主派今屆的目標是3席。以此「踢走保皇黨,將保皇黨的候選人拉下馬。」

「在今次的立法會選舉中,我們面臨前所未有的白色恐佈——『(港版)國安法』,對於我來說,DQ(取消參選資格)與否與我是否簽署(選管會提出的)『確認書』無關,而是是否DQ黃之鋒已經是一個國策、外交、地緣政治、中共官員要去考慮的問題。」

黃之鋒呼籲參與立法會選舉的民主派人士能夠在未來的6個星期,儘量爭取另外未有參與今次民主派初選投票的100萬民主支持者的支持。

黃之鋒表示,今次參選是希望「將選舉提升成為一個國際事件,爭取國際關注,即時面對已經通過3周的『(港版)國安法』,我都會投入本地抗爭,爭取世界與香港人站在同一陣線。」

黃之鋒同時提到,在九龍東至為嚴重的「智能監控燈柱」,「美其名曰『智慧城市』,實際是在為『(港版)國安法』鋪路,進行全方位的人臉識別監控。」黃之鋒承諾,將在未來的立法會提供有關議題倡議,抵擋政治監控。

「確認書」唯一作用是讓政權分化民主派

黃之鋒不認為「確認書」是否可以保障不被DQ,其唯一用途是「在2020年給政權去分化。」圖為黃之鋒手持填妥的參選表格。(宋碧龍 / 大紀元)
黃之鋒不認為「確認書」是否可以保障不被DQ,其唯一用途是「在2020年給政權去分化。」圖為黃之鋒手持填妥的參選表格。(宋碧龍 / 大紀元)

他呼籲支持民主的選民團結一致。「選擇簽署『確認書』不代表放棄原則,選擇不簽署『確認書』亦都不代表在背棄選民,簽署『確認書』與否,不應該成為初選後民主派相互指責的範疇。」

黃之鋒不認為「確認書」是否可以保障不被DQ,其唯一用途是「在2020年給政權去分化。」

黃之鋒相信民主派在選舉過程中一定會「齊上齊落」,不取決於是否簽署「確認書」。

黃之鋒更加擔心的是政府會DQ整個2020年立法會選舉,或者在民主派成功獲得過半議席後,DQ所有獲勝的民主派當選人。

他說:「我相信公眾都不會質疑我在財政預算案上的取態,與其問我下一年財政預算案的取態,不如問一下北京政府民主派成功拿到過半數的議席,它會否允許香港立法會如常運作,交給民主派議員擔任主席?」

「不屈火苗 存亡號召」

「不屈火苗,存亡號召」是今次黃之鋒參選的口號。(宋碧龍 / 大紀元)
「不屈火苗,存亡號召」是今次黃之鋒參選的口號。(宋碧龍 / 大紀元)

黃之鋒希望世界了解「香港人不屈不撓的意志,我們會繼續在這樣一個惡劣形勢下,保持我們的鬥志。在這個『存亡號召』的時刻,希望透過參選,讓世界知道,香港人面對共產政權的打壓,仍然選擇不投降。」圖為來自世界各地的媒體關注黃之鋒的參選。(宋碧龍 / 大紀元)
黃之鋒希望世界了解「香港人不屈不撓的意志,我們會繼續在這樣一個惡劣形勢下,保持我們的鬥志。在這個『存亡號召』的時刻,希望透過參選,讓世界知道,香港人面對共產政權的打壓,仍然選擇不投降。」圖為來自世界各地的媒體關注黃之鋒的參選。(宋碧龍 / 大紀元)

「不屈火苗,存亡號召」是今次黃之鋒參選的口號。

他希望世界了解「香港人不屈不撓的意志,我們會繼續在這樣一個惡劣形勢下,保持我們的鬥志。在這個『存亡號召』的時刻,希望透過參選,讓世界知道,香港人面對共產政權的打壓,仍然選擇不投降。」

今日,有個小插曲,黃之鋒在召開記招前,前往警署報到,他懷疑當時被來歷不明的人士差人車(警車)及電單車跟蹤,他說「不知道是警察、國安,還是左報(親共)狗仔隊?因此要花一些時間甩掉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