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德意志銀行宣佈新任亞洲區CEO將常駐新加坡,「港版國安法」實施之後,外界認為這是拉開外資銀行撤離香港的序幕。「港版國安法」將如何毀壞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一直為市場熱議的話題。對此,香港金融業職工總會主席郭嘉榮在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分析了幾個層面的因素,法治環境改變將催生香港金融行業文化、規則「變質」,從而導致人才流失,包括國際高管及香港金融業人才。

國安法將醞釀行業潛規則

外界一直在探討,「港版國安法」實施或將衝擊金融系統穩定性。除此之外,郭嘉榮指出,該法案會改變香港金融行業文化及執業規則,長期來看,將導致香港在全球金融市場失去可信度,即失去「信譽」。

金融業從業人員在執行借貸審批、信用評級及投資評估等業務時,會接觸不少敏感資料,甚至包括被列為「國家機密」的資料,例如國企及大型中資國有銀行。

他說:「當金融從業人員評估過,認為不適合去借貸給這些大型國企,或者不適宜推薦這些投資給這些企業的時候,可能就會被人質疑,你因為甚麼原因不投資或者不借貸(給這些公司)呢?」這令分析員將不得不選擇,是面臨觸犯國安法風險,還是自己失去信譽。

「(大陸)很多金融分析師,他們會推薦很多股票,九成以上都是推薦的。」郭嘉榮表示,「或者是他們行業的某些潛規則,他們也是為了避免觸犯大陸的國安條例,或者是相關的法律,所以做這些(推薦)。」

他擔憂,長此以往,國際投資者是否接受這種做法?此外,香港金融從業人員也將失去「可信性」,從而影響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信譽。

「迎難而上」塑造香港人才

「其實金融業的從業人員並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樣,只是向錢看,真的有很多人(不是這樣), 因為其實我們都接觸很多新聞,尤其是我們的專業是一定要接觸新聞,會了解到這個世界正在發生甚麼事情,我們知道怎麼樣才是一個好的政府、怎麼樣是一個不好的政府。」郭嘉榮澄清道。

他認為,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一個原因也來自於香港的工作文化。因為香港是一個中西融合的地方,令香港人可以獨立思考,在面對不合理的地方,即使是上司的命令,香港人也會議事論事的和上司討論,不會盲目的服從。

不僅如此,「在別人的心目中,始終覺得香港是有一大群專業的人才,香港人有一個拚搏的精神,有一個迎難而上,去懂得解決問題的精神」。

香港是否還能留住外資銀行?

郭嘉榮認為,外資銀行是否將總部設在香港,還要看外資銀行的高層是否選擇在香港居住。

他分析指,通常外資銀行的高層都是外國籍人士,由於現在大部份工作可以通過網絡遠程辦公,所以他們未必要一定要選擇居住在香港;尤其現在「港版國安法」在香港實施,不可避免要考慮子女成長的環境,「在一個自由的環境下長大,總好過在一個獨裁的環境下長大」。

除此之外,未來政府是否會管制香港外匯也是外資考慮撤離的因素。目前資金進出香港是不受政府管制,但在上海,資金進出及兌換外匯都要受到許多審批和管制,資金很難匯出大陸。而「國安法」實施後,香港和上海所處的資本環境將趨同。

國安法將如何撼動香港樓價?

香港不僅是國際金融中心、避稅天堂,更是全球最昂貴的城市之一。在「港版國安法」立法實施之後,令不少港人移民意願大增,且其中移民又移居的比例頗高,不少人關注這是否會導致香港樓價出現大跌。

郭嘉榮分析,如果未來樓價會跌,並不僅僅是由香港人移民這個表淺的現象所導致的,香港人賣樓是無法撼動高企的樓價,要看香港近些年樓價被炒高的因素。

他說:「有一些的大陸人,他們來到香港,一棟樓在奧海城,他們整個號碼全買下來,整個ABCDEF,我要A,整棟全要了,這些炒作的風氣,才是令到香港樓價貴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有很多都可能在大陸經過一些的途徑,聚集了這麼多資產下來香港避險投資。」

郭嘉榮表示,香港其實是一個走資的跳板,資金放在香港,可以避免被政府歸為「國有」。但未來「一國一制」下,國安部門可以監察到大陸人在香港的資產情況。當他們擔心以後無法走資到外國的時候,會開始拋售在港資產,這或會是未來香港樓價加速下跌的主要原因。

「也就是說香港樓價下跌,是因為香港不再適宜被投資了。」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