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0年5月份貼出一紙徵遷公告後,河南省洛陽市劉富村的拆遷持續至今。日前,當地政府升級強拆手段,百人拆遷隊半夜進村,動用棍棒、盾牌、胡椒噴霧和消防水槍等手段驅趕反抗村民,遭拆遷的戶主被以商量為由騙走,下落不明。

村民趙勇(化名)告訴大紀元,他們在7月17日晚得到消息,拆遷隊將於當晚強拆村民李松鎖家。晚間10點鐘左右,村拆遷指揮部成員、洛龍區紀工委書記孫哲給李松鎖打電話,稱要和他協商拆遷問題。李松鎖應約前往後至今沒有回家,電話也處於關機狀態。

李松鎖被騙走後,村委書記和村委委員又來到李家門口,要求他的兒子李智濤下樓「談點事」,意圖將他也騙走。由於當時門口圍了很多村民,且李智濤拒絕下樓,他們只能離開。

當時,有人去拆遷指揮部附近打探情況,發現門口停了六七輛城管的車、一輛消防車、一輛救護車、以及五六輛搬家公司的車,為強拆做足了準備。

有村民說,「松鎖家的今天就是我們的明天,劉富村民要抱團取暖,懂得唇亡齒寒的道理。」於是深夜十二點左右,一百來位村民陸續趕到李家門口,決定一同應對拆遷隊。

到7月18日凌晨3點,一百多人組成的拆遷隊在李家東邊集合。李松鎖的胞兄李良鎖過去看情況,結果被綁走。

趙勇說,「東邊有一個鐵路的橋洞,他們(拆遷隊)從那邊過來。他(李良鎖)去那邊查看情況,(來了)好多人,然後直接就把他按倒了。」「用膠帶把他嘴封住,離他近的人看到的。」

根據現場監控和村民拍攝的影片顯示,3點14分,拆遷隊拿著棍棒、防暴盾和疑似胡椒噴霧向李家逼近,村民一路跟隨、阻攔,但是遭拖拽,被棍棒捅。

拆遷隊的人不時喊著把人「帶走,帶走」,還向村民噴射噴霧。趙勇說,被噴到的人「眼睛睜不開,然後甚麼都看不見」。

僵持一段時間後,李智濤在自家樓頂的房簷上點火。趙勇表示,李智濤當時告訴拆遷隊的人,他沒有要傷人的意思,只是警告這種強拆行為沒有任何合法手續,如果拆遷隊非要侵犯他的合法權益,他就要進行反抗。

拆遷隊則啟動消防車,用高壓水槍往著火處以及李智濤和他七十多歲的外祖父身上噴射。李智濤再向消防車擲空啤酒瓶,圍觀村民高喊「砸」、「砸死他」。最後,消防車耗盡水,再去加水返回。

有村民撥打110報警,警察到現場後詢問誰是強拆行動的負責人,沒人站出來回應,警察也就轉了一圈走了。拆遷隊隨後撤離,沒給任何說法。

7月18日白天,李家人為下落不明的李松鎖和李良鎖到派出所報案,但截止發稿時間還沒得到回信。他們撥打各政府熱線,包括國務院和信訪局等,但電話不是佔線就是打不通;抖音等各社交平台也開始封殺劉富村強拆相關的影片。

趙勇說,「這個社會真的太……我不知道怎麼說,老百姓的死活沒人管。」「我就覺得推出這些法律(單純)是為(管制)我們老百姓制定的,最終的解釋權歸政府所有,我們老百姓就完全受法律管制,我們犯法就是抓,政府犯法,互相推脫不管。」

7月18日下午,一個航拍機在李松鎖家上方徘徊監控;18日晚11點左右,拆遷隊再次浩浩蕩蕩出動,有年邁村民頭部被打傷流血,幾天沒合眼的李智濤再次站上樓頂反抗,現場一片混亂。

有村民寫打油詩道,「民生工程讓民死,摸黑偷拆只為錢。公僕奈何變公賊,小偷反倒成村幹。人間從來有正道,吸血小鬼無明天。」#

7月18日晚,拆遷隊再次進村,一位年邁村民頭部被打傷流血。(受訪人提供)
7月18日晚,拆遷隊再次進村,一位年邁村民頭部被打傷流血。(受訪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