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國禁止中共黨員入境的問題已成為全球熱點,並再次引發退黨大潮。7月16日,大紀元記者專訪了中國問題專家唐靖遠,他認為,對中共黨員發佈旅行禁令,這一舉動標明了美國從反共轉向滅共。這將是整個世界在對善與惡進行抉擇,可以說是正邪大戰的開始。

唐靖遠認為,美國連續不斷的反制措施正在逐步引發一個潛在的井噴效應,人們很有可能在不久的未來見證一次特朗普版「清黨」運動的歷史,也是一個真正脫鉤的開始。

關於禁止中共黨員入境的問題,7月17日,唐靖遠在推特上也發文說,蓬佩奧在霍士(Fox)記者三次追問中,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不過最後還是含蓄證實:由總統裁決。白宮發言人麥肯尼也被追問兩次,他舉重若輕回答說:總統保留所有選項……看樣子,的確是山雨慾來。

7月17日,關於禁止中共黨員入境的問題,蓬佩奧在霍士(Fox)記者三次追問中含蓄證實:由總統裁決。(大紀元截圖)
7月17日,關於禁止中共黨員入境的問題,蓬佩奧在霍士(Fox)記者三次追問中含蓄證實:由總統裁決。(大紀元截圖)

「新冷戰」成型特點 分開「中共」和「中國」

據《紐約時報》報道,特朗普政府正在醞釀對中共黨員發佈旅行禁令。也有媒體報到說,美國製裁範圍擴大,超過19萬中國科技人員恐被限制入境 。

唐靖遠表示:「蓬佩奧點名19萬華為全球員工,毫無疑問這有一個重要的預示功能。對中共黨員發佈旅行禁令這一舉動標明了美國打擊目標是針對著中共政黨來的,不是針對中國人來的,美國現在嚴格開始分開了中共和中國。美國把中共執政黨視為美國安全的頭號敵人,這意謂著美國從現開始不再承認中共的合法性,其中隱含著美國要解除中共這個執政黨地位這樣一個目標。」

唐靖遠還認為,「新冷戰」雛型處正在成型中,美國這次戰略的特點與過去蘇聯的冷戰完全不一樣。他說:「中美之間新的冷戰,在過去美蘇之間冷戰的意識形態的對立,經濟上的脫勾、貿易對壘、軍事競賽和武力對峙這几大方面的基礎上在不斷延伸、加深,『新冷戰』在意識形態對立制約方,這個領域提升了一大步。」

「美國這一行動真兌現,代表著美國不只在物質層面上拒絕中共黨員入境,相應的在思想、精神領域會出台一些措施,禁止共產主義紅色意識形態在美國滲透、影響和傳播,我覺得這是相輔相成的。」唐靖遠分析說,「美國對中共的反擊從一個物質利益的國家利益、國家安全,上升到了保衛美國的立國之本、保衛美國價值觀的一個層面」。

唐靖遠進一步分析了從國家物質經濟利益到立國之本的價值觀的精神層面這兩者的不同。他說:「物質層面的國家利益,它是『可逆』的;比如說中美貿易戰,特朗普政府說了,我只是尋求一個平衡的貿易,意思就是貿易達成平衡的話,還是可以繼續可以和你打交道、和平往來;我們把這種(物質利益關係)視為『可逆』的、『可逆轉』的。」

「但是,價值觀的對立,它是『不可逆轉』的,因爲價值觀的對立它是本質上的對立,說白了,是難以和平共存的。」唐靖遠進一步解釋說,「這不是過去所理解的正常社會裏講開放,要包容不同的想、法包容不同的理論,不是這樣一個概念。價值觀的對立一旦確立起來,其中必有一方最終落敗。」

美國從「反共」轉向「滅共」

共產主義或者中共對這個世界的威脅不是一個簡單概念,唐靖遠說:「中共的威脅是對全世界的生存帶來威脅,對文明世界生存與毀滅之間帶來危機,這個性質是完全不同的。從這個角度上講,我覺得美國這一行動真的兌現了,這轉變的關鍵,意謂著美國從『反共』已經轉向了『滅共』,『反共』和『滅共』二者性質不同。」

「『反共』只是排斥,井水不氾河水,你別來招惹我,我也不招惹你;『滅共』是主動的,是有一個大的戰略轉變;這個政策真出台,美國對中共的認識真是上了一個台階,意謂著『滅共』開始。」

谷歌熱搜「退黨」流量暴漲  

美國爆出擬禁中共黨員入境後,全球滅共的趨勢也將逐步展現。唐靖遠分析,這一效應和影響將涉及三個方面,首先從政治領域效應會擴展到各個領域,隨即再度引發世界範圍的退黨大潮,這也必然在經濟方面與中共完全脫鉤。

他說:「這禁令相當於給中共定性,中共這個組織是非法的、邪惡的;中共的成員是被認定對美國有潛在破壞性的。禁令一旦發佈,不只侷限在美國一個範圍,在其它的各個領域可能都會擴展開來。」

他接著說:「從7月15日下午到今天(7月16日)谷歌搜索網站,我都查了『退黨』這兩個字,搜索量出現了極巨暴漲趨勢,這在世界範圍又再次引發退黨大潮。」

禁令將切斷中共黨徒退路 中共黨內矛盾將激化

唐靖遠認為中共黨員旅行禁令這個信號帶來一個最大的效應是切斷了中共黨徒的退路。他分析說:「中共有很多貪官,他們都是把財產放在美國,他們都想的很好,將來哪一天中共解體了,他們到美國安度晚年,逃避清算。禁令一旦出台,意味著他們會失去這一切。」

「對很多人來說,現在可能就鼓起勇氣來退黨,退黨至少就給自己保留了一條退路。退黨本身客觀上也促成中共的解體,帶來一個明顯的效應和現象趨勢,可能引發中共內部產生裂變。」

唐靖遠預測說,中共黨內矛盾將激化,「因為大批的(中共)黨徒包括他們權貴階層很多人,假如退路被切斷的話,(中共)黨內必然會把這個罪責歸罪於習近平;它必然引發(中共)黨內矛盾的激化,會出現一個甚麼樣的狀態,現在不好下結論」。

中共對等報復 預示中美經濟真正脫勾

針對特朗普政府正在考慮全面對中共實行禁令,且範圍還可能更廣,唐靖遠認為:「這個政策不僅僅針對中共9千萬黨員,還有中共軍方的人士以及國有企業的高管,那國有企業的高管都不能進入美國來,其作用就是中美經濟進一步的脫勾。如果中共像它口頭上宣稱的也要向美國報復,中共這種對等的報復,它也阻止美國的商業人員前往中國,那實質上起到中美在商業、產業鏈整個經濟領域的脫勾。」

美國滅共前奏 向世人證明中共是邪惡政權

唐靖遠認為,如果這個政策、禁今暫時沒有出台或出台以後不一定有想像的力度那麼大,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看到一個不可逆轉的趨勢 ,就是美國在各個領域對中共全方位的扼制和反擊」。

「我們看到這段時間,美國各個系統像司法部長出來講話,蓬佩奧也是頻頻出來發表講話,再加上以前FBI的局長、國安助理等等都出來講話。從這裏我們看到,美國政府包括美國國會很多議員,他們都在站出來對中共做出一種集體表態,不是簡單的嘴炮,它代表著美國未來會採取大量行動的前奏。」

「美國是師出有名」唐靖遠說,「先聲討、歷數你(中共)的罪惡,然後採取行動,它是這麼一個模式。一旦美國各個系統運轉、發動起來,必然出現各種制裁會扎堆的出現。就現在我們知道,美國國會起碼有一百多個制裁(中共)的法案等著通過,還不包括各個部門的行政令」。

 

 

唐靖遠認為其歷史意義在於,「美國用自己的切膚之痛和它的行動,向世人證明共產主義制度、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政權它是一個不可改變的邪惡政權」。

「美國花了40年的時間和中共進行對話,進行接觸,還提供巨大幫助,甚至用自己的話說是重建了中國,其實是重建了中共;它(中共)不但沒改變過,反到傷害美國,這是非常慘痛的教訓。」

「美國現在採取的一系列措施,演示了如何應對共產主義勢力的入侵,那些所謂的對話、接觸都是給中共延壽,都是自我毀滅的一種綏靖政策。對待中共只能像對待致命病毒那樣,對它(中共)進行嚴格的隔離。」

中美之戰是整個世界善與惡抉擇 即正邪大戰 

唐靖遠認為,很有可能在不久的未來見證「清黨」運動的歷史,他認為,「表面上看上去是美中之間為主要的一場紛爭,其實它的本質是中共對整個文明世界的一場戰爭,這場戰爭只不過是沒有硝煙的戰爭,而美中戰爭是這場戰爭最關鍵的一個戰役。」

他説:「不是我們通常意義上所理解的,普通國家之間為了某種的利益發生的爭鬥,不是我們習以為常的、過去所說的地緣政治的國家之間的爭鬥,它其實是整個世界在對善與惡進行抉擇的這麼一個生死存亡的選擇,可以說是一個正邪大戰。我覺得這個意義不久未來可以得到一個證實,得到全世界的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