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頭案」自7月2日庭前會議以來,出現了從未有過的控辯審三方劇烈衝突,在中國社會和司法界引起人們極大的關注。辯護律師們齊心協力,對抗當局公檢法的黑暗腐敗。

此案審理過程的影響,已經超越了案件本身,代理律師與內蒙古包頭市稀土高新區法院的衝突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所有代理律師被當局「封口」審判結果已內定

據林雲(化名)律師向大紀元記者透露,被告人代理律師團由16位律師組成,7月14日,辯護律師被迫解除委託,經由(被告人)家屬同意由辯護律師改為控告律師,庭審暫告一段落。張慶(化名)律師透露,所有律師收到當局發出的「禁止接受外媒採訪的通知函」。

林雲律師表示,「3月16日,包頭當地的檢察院、法院、公安局和當地的政法委、監察委,他們已經開過會議了。對這個案件定性,證據方面都已經達成了統一共識。也就是說,這個案件還沒有開庭,他們已經判定了,庭審就是一個過場。這種現象在國內非常普遍。」

七十年來未見的亂象 法庭不宣讀起訴書 

辯護律師徐昕是法律學者、法學教授和知名律師,他在網上發文表示,庭審是建立在不合法的基礎上,審理的時間、地點都是不合法的。開庭後不讓辯護律師說話,在核對當事人身份的時候,由於起訴書上的身份出現了大量的錯誤,辯護律師對這個法庭的合法性提出了意見。

同時,開庭之前,庭外有不明人員對律師大聲辱罵。部份家屬和旁聽人員被阻止進入法庭旁聽,法庭有240個座位,每天去旁聽的人不超過10個,更不做庭審直播。

林雲律師表示,檢察院起訴書指控的違法事實和犯罪事實不區分,違法嫌疑人和犯罪嫌疑人不區分,就相當於被告人要自己去認領。這種情況,檢察院需要變更起訴的,要對每個犯罪事實和嫌疑人進行區分。這些(亂象)導致了庭審衝突激烈。他表示,從開庭到休庭11天期間,法庭沒有宣讀起訴書,(這種情況)從1949年以來未見。

律師當庭舉報公訴人索賄30萬

7月11日,「包頭案」當事律師襲祥棟在接受國內媒體採訪時表示,他與另外幾位辯護律師,當庭舉報公訴人李書耀收受被告人家屬30萬元,並要求在庭上播放李書耀向被告人家屬索賄的錄音證據。

徐昕律師在網上發表言論表示,本來審判長同意播放索賄錄音,但是旁邊的兩個審判員阻止,後來辯護律師在庭上悄悄播放錄音,當錄音內容在法庭上響起時,法官非常緊張,急忙讓法警上來搶奪辯護律師的電腦和麥克風。

合議庭堅決阻止辯護律師播放證據,審判長郝喜喜決定將辯護律師提出的線索移交紀檢部門。

2020年7月,代理律師與內蒙古包頭市稀土高新區法院的衝突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網絡截圖)
2020年7月,代理律師與內蒙古包頭市稀土高新區法院的衝突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網絡截圖)

7月12日,代表律師在被要求趕往稀土高新區紀檢監察工委說明舉報情況後,下午三點才趕回法庭,發現被舉報的公訴人李書耀依然穩坐在公訴席上,即沒有被紀委監察委調查,也沒有自行迴避庭審。

7月13日,合議庭駁回了辯護律師對李書耀和徐亞光迴避的合法申請,而這個駁回是由徐亞光本人親自當庭宣讀。辯護律師表示,檢察長居然可以對其本人的迴避申請發表意見。

包頭警察未經許可夜闖 律師僅穿一條內褲

7月14日,部份辯護律師住進了呼和浩特市的酒店,晚上8點多,包頭市公安局東河區公安分局一群不明身份的警察夜奔200公里,通過非法查詢律師入住酒店的信息,未經許可闖入酒店房間。要求律師退還律師費到公安的指定帳戶,並宣稱「包頭案」律師費是贓款。

警察要求律師們簽收所謂「通知函」,遭到拒絕。包頭警方跨境非法查扣律師費的鬧劇,引發了中國律師界的眾怒。法律界人士紛紛發聲痛批中共公檢法的黑暗與腐敗現象。

2020年7月14日,包頭市公安局東河區公安分局警察,闖入律師酒店房間。要求律師退還律師費到公安的指定帳戶,並宣稱「包頭案」律師費是贓款。(網絡截圖)
2020年7月14日,包頭市公安局東河區公安分局警察,闖入律師酒店房間。要求律師退還律師費到公安的指定帳戶,並宣稱「包頭案」律師費是贓款。(網絡截圖)

全國律協刑委會主任田文昌表示,將律師費作為贓款追繳和查扣的現象具有典型性,近年來時有發生。對此問題應引起重視,這種做法是對律師制度的破壞,如放任其蔓延,任何涉及財產犯罪的律師費都可能被列入追贓範圍。應呼籲相關部門予以明令禁止。沒有律師,就沒有法治。破壞律師制度,就是破壞法治!究竟還要不要法治,這是大是大非問題,這才是真正的講一講政治!

2020年7月14日,包頭市公安局東河區公安分局警察,闖入律師酒店房間。要求律師退還律師費到公安的指定帳戶,並宣稱「包頭案」律師費是贓款。(網絡截圖)
2020年7月14日,包頭市公安局東河區公安分局警察,闖入律師酒店房間。要求律師退還律師費到公安的指定帳戶,並宣稱「包頭案」律師費是贓款。(網絡截圖)

林雲律師表示,我們辯護律師感覺,當地警方、檢察院和法院是為了阻止被告人家屬請律師,要我們把費用退給公安指定的賬戶,他們這樣是在變相阻止家屬再聘請律師,因為這樣家屬沒有錢再聘請第二批律師了。

「群眾」在檢查院門口拉橫幅 讓律師團「滾出包頭」

7月15日,另一荒誕離奇的一幕在包頭稀土高新檢察院門口上演。幾名「群眾」在檢察院門口拉起橫幅,讓辯護律師滾出包頭。有網友評論說,「民間打橫幅違法,官方沒問題。」「沒有被列為非法集會嗎?終於明白為甚麼那麼多人嚮往美國了」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徐昕律師在網上公開表示,「包頭案」的審理過程中,法庭的違法行為不勝枚舉。律師要發言被警告和訓誡,導致控辯雙方矛盾衝突越來越激烈。檢察長、檢察官助理和法警,當庭辱罵律師,甚至出現男法警打女被告人的情況,這是非常惡劣的事件。

「包頭案」被告人王永明被當局控以「涉黑罪名」抓捕,王永明的妻子也被抓。王永明的女兒王然是一名美國海歸女碩士,她放棄美國綠卡和優渥的生活工作環境回國,沒想到回到了一個毫無法治的國家,幾乎家破人亡。

王然說自己曾是海外「小粉紅」,直到自己身在其中後,才明白自己被蒙蔽了。王然在網上表示,她所有的親戚朋友們的銀行卡在不明情況下都被凍結了,她認為是公安防止他們找律師而做的。

7月16日,「包頭案」的第二批律師抵達包頭,開始新一輪的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