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黨媒7月17日罕見報道,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共政治局常委網絡會議,再度引發外界猜測。有分析認為,中共高層離京避疫,或者7常委中有人出事的傳聞,可能不是空穴來風。不然為何一反常態,7常委只召開網絡會議?近來,北京疫情凶險,南方洪災氾濫,但遲遲不見高層赴一線「親自指揮」,偶爾有人在影片露面後又不見了蹤跡,整個中共高層似乎陷於「半死不活」的狀態。

7月17日,新華社罕見報道了中共政治局常委召開網絡會議。會議宣稱早在5月19日,已要求高度重視今年汛期長江中下游汛情。

習近平在會議上強調,今年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戰脫貧攻堅之年,也是「十三五規劃」收官之年,做好防汛救災工作十分重要。

習還提到,當前長江流域中上游地區降雨仍然偏多,黃河中上游、海河、松花江、淮河流域可能發生較重汛情。要統籌做好救災和疫情防控工作,避免疫情出現反彈。

中共央視也報道了上述新聞,但只有文字報道。外界發現習近平似乎玩失蹤,已經很久沒露面了。

洪水淘天 習近平靠「批示」治國

習近平自6月8日至10日到寧夏考察後,再也沒有公開露面,整個6月,中共高層也沒有召開中共政治局常委會議。7月份,習仍沒露面,雖然每天繼續電話、批示、出書、寫信等,但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近期,中國南方27個省遭遇暴雨侵襲,洪水氾濫,大量農田、村莊被淹沒,堤壩、房屋、道路、橋樑被衝垮,受災人數數千萬,但中共高層竟無一人親自到當地視察民情。

習近平雖然在6月28日和7月12日兩次發出防汛最高指示,但本人未踏足災區,引發不少非議。對於習不去災區的原因,有人認為是避疫,有人認為是習在內憂外患之下「太忙」,以致有「決策性疲勞」,也有人提出或是考慮安全問題。

高層權力失控 各級機構面臨癱瘓

時政評論人士鍾原分析說,新華社17日罕見報道了中共政治局常委的網絡會議,讓中共高層都不在北京的事實露餡了,即使露餡,也不得不報了,再不報道,估計快被認為不存在了。

中共高層明顯感到了權力失控,心慌得很,這次會議也不得不開,因為中共高層防汛的批示難以落實。

中央各部委的防洪救災敷衍了事,各省市官員也上行下效,老百姓基本在自救。中共的各級官僚系統,在水災面前無所作為,中共高層隱身,中共各級機構面臨癱瘓。

6月28日,習近平對防汛工作做出批示,直到11天後,7月9日,中共國家防辦、應急管理部才終於召開防汛會議,連各地災情數據都沒有。

7月12日,習又一次批示稱「防汛形勢十分嚴峻」。中共國家防辦、應急管理部7月15日才宣稱落實習的重要指示,入汛以來……累計調撥中央救災物資9.3萬件,這顯然不夠救災。

官方稱,3,385萬人次受災,195.8萬人次緊急轉移安置,81.5萬人次需緊急生活救助;2.3萬間房屋倒塌,26.9萬間不同程度損壞。這個數字顯然也漏報了不少。

應急管理部16日仍稱,「與去年同期相比,因災死亡失蹤人數下降53.1%,倒塌房屋數量下降55.6%」。

鍾原認為,習近平的話顯然不管用了,7月17日,只能升級為政治局常委會議。也讓中共高層都不在北京的事實就露餡了。

7常委離京避疫?政治局半死不活

由於中共高層遲遲未露面去災區或疫區視察,不少觀點認為,中共5月底舉行的兩會,導致有與會者染疫了,7常委則離開北京避疫去了。偶爾有人在影片裏露面後又不見了蹤跡。

中國問題專家陳破空在節目中說,中共高層每個月都會召開一系列高層會議,至少召開兩次政治局常委出席的會議(一次是常委會議,一次是政治局會議)。但6月份卻非常罕見,常委會議被罕見取消。

直到6月29日,黨媒稱,中共召開政治局會議,但只有習近平一個人的名字出現在報道中,其他6名常委中究竟誰出席誰缺席,外界不得而知,甚至這個會有沒有召開都很難說。因為中共的電視台、報紙、網站都沒有影片和圖片,僅僅是主持人讀稿。

陳破空說,在武漢疫情時,中共政治局會議開得更為頻繁,甚至每周一次。這次看來問題出在政治局常委裏面。要麼是有人中招,要麼就是政治原因,有人被鬥倒了。

防暗殺不敢大意 習近平有難言之隱

時政評論員鄭中原認為,目前習近平可能隱身在北戴河,不去災區說白了就是防暗殺。

最近因為中共隱瞞疫情和拋出港版國安法,以及就南海問題、兩岸問題的爭議,美國連續出手制裁中共,國際反共聯盟正在形成。北京當局正面臨巨大壓力。

中共黨內又有新一輪的肅殺動向,習近平藉在軍委和政法委的親信,接連啟動了整頓軍方內部、整頓政法體系內部的大動作,這顯示習近平對軍隊和同樣有槍的政法系都不放心。

另外,按習的意思,當局又秘密設立一個政治安全專項小組,首要是負責最高領導人的安全。威脅最高領導人的安全的,最常見就是暗殺。

有關習近平防暗殺,在過去幾年傳聞較多,包括摧毀了周永康策劃的暗殺、搞政變等等。但直至早前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落馬,仍然被指涉及政變,甚至有指孫力軍向習的座駕開槍等等。

與此同時,近兩年,習近平在王滬寧等一幫佞臣的弄權之下,錯過還權於民的政治改革機會,全力左轉,在保黨末路上狂奔,中共惡政似乎更甚、打擊面更廣。導致今年以來,反共、反習的聲音前所未有的高漲。

鄭中原表示,習近平現在不但要防黨內反習勢力暗算,還要提防民間有人動手,而來自民間的動作更是防不勝防。這也許就是習近平不願到災區的難言之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