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以來,持續強降雨造成江西省鄱陽湖水位迅速上漲,破歷史紀錄。鄱陽全縣已有14座圩堤出現缺口甚至潰堤,到處水淹,江西防汛已進入「戰時狀態」。外界關注造成江西洪災如此嚴重的真正原因。

老百姓哀嘆日子難以為繼

江西省防汛部門稱,7月以來,贛北和贛中北部地區多次遭暴雨或特大暴雨襲擊,降雨量是多年同期均值的4倍,列60年來首位。

7月6日以來,贛北更是普降暴雨、大暴雨,導致饒河、信江、修河及鄱陽湖先後多次發生洪水和超警戒洪水,多站點水位超過1998年。

7月14日上午,鄱陽縣村民徐先生對大紀元說,由於上游安徽的洪水順潼津河流入鄱陽湖,導致油墩街鎮好幾個鄉鎮都潰堤了,「很嚴重,13日,已通知老弱病殘村民轉移到地勢高的地方。現在儘管未下雨,但鄱陽湖洪水仍在緩漲。」

徐先生說,面對滔滔洪水,老百姓心情都很沉重,哀嘆今後的日子難以為繼,充滿絕望,「本來糧食價格就低,農民拚死拚活也只能夠餬口,而遇此所謂的天災,使原本就沒有任何福利保障的農民如雪上加霜。」

村民:豆腐渣工程普遍

對於江西很多地方潰堤的原因,住在江西贛江中游豐城市郊區的村民甘先生對大紀元說,一個是今年水太大,還有就是堤壩是豆腐渣工程,「前幾年,當地每年都要每村、每戶派工義務修築堤壩……現在政府都包給有機械設備的老闆了,如果老闆給政府錢多(回扣),他們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豆腐渣工程在中國是普遍的。」

江西景德鎮南郊村民劉先生對大紀元說:「人禍加天災。」「人禍就是三峽大壩大肆洩洪造成下游水位無法正常排退,水位上漲很猛,天災是雨下得太多……」

劉先生表示,他住的地方地勢較高,之前政府發佈虛假信息,說水深不會超過多少,但水上來的時候,「水太大,全村所有人都被淹了,雪櫃、抽油煙機都被淹了,還有好多東西都被沖走了,損失慘重……」

劉先生說,今年的水不僅漲得很高,且漲速特別快,「兩三個小時就漲了六七十厘米,比以往的速度快一倍,水位升得太猛,大家都不敢睡覺。」鄱陽縣磨刀石鄧家村村民說,4層樓房全被洪水淹沒。

暴雨加水庫的水就是增量

對於江西洪水災情嚴重,著名三峽大壩問題專家、旅居德國的王維洛博士對大紀元表示,跟上游水庫洩洪有關,「幾萬座水庫同時洩洪,下游的河流哪裏受得了……有一座水庫潰堤,下面水庫都得緊急放水,所以,這幾萬座水庫的水一起壓下來,等於是暴雨加上水庫裏的水,它就是一個增量,人為製造的一個洪水記錄。」

而對於今次出現圩堤潰堤,王維洛說,「自從有了三峽工程後,中共把它(三峽工程)作為一個功績、防洪的效益,說從今以後,就是汛期的時候,老百姓不用上堤(巡堤)了,可以睡安穩覺了,沒人巡堤,土堤就是要潰的。」

洪災嚴重也跟上游水土流失嚴重有關,王維洛說,「它(中共)開的稀土礦把江西上游的那些山開採成甚麼樣了?都扒了皮了、光了頭了,有點雨它就是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