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0年6月以來,中共媒體不斷用「降雨量破歷史極值」、「是有史以來最大暴雨記錄」,「今年超歷史洪水」等等描述來給人們一個印象,今年南方嚴重的洪災是天災。那麼,今年南方洪水氾濫,到底是天災還是人禍?

降雨量破歷史極值?超歷史洪水?

中共官媒2020年7月13日報道,6月以來的強降雨在南方多省形成洪澇災害。中央氣象台7月8日消息,湖北浠水和黃梅、江西九江和新建4個國家氣象觀測站降雨量突破歷史極值。13日消息,6月1日至7月9日的長江流域平均降雨量超過1998年降雨量。

中共水利部在同一天表示,6月以來,南方地區暴雨洪水集中頻繁發生,部份地區洪澇災害嚴重。目前,全國共有433條河流發生超警以上洪水,其中109條河流發生超保洪水,33條河流發生超歷史洪水。

官方言外之意,暴雨、降雨量超過歷史極值是造成特大洪災及內澇的根本原因。

著名三峽大壩問題專家、旅居德國的王維洛博士對大紀元表示,到目前,今年洪災嚴重程度總體來說不如1998年,「不是最嚴重的,從它的數據來看都不是最嚴重的。」

南京信息工程大學大氣科學學院國家特聘教授羅京佳近日在談到海洋氣溫產生水氣對長江中下游降雨量的影響時對媒體表示,今年「熱帶海溫異常沒有1998年那麼強」。

王維洛表示,官方說暴雨如何大,「是暴雨總量大,還是一天的暴雨最大,還是一個小時的暴雨、半個小時的暴雨(最大),它是哪一個範圍裏的暴雨,是整個流域的暴雨,還是在一點的暴雨,比方說,下了100毫米,100毫米的雨是多長時間下的,下雨的範圍多大,得把定義說清楚。」

官方說超過歷史最大的暴雨,「1963年,當時中國就下了一個最大的暴雨,在河北的保定、邢台,這場暴雨三百多座水庫垮了;12年以後,1975年,在駐馬店又出現一個暴雨,這次暴雨比那個(63年的)還大,那是中國最大的暴雨記錄了,現在還沒有一個暴雨超過這個(75年的)暴雨的。」他說。

資料顯示,1963年8月的河北邢台地區海河流域的暴雨,24小時暴雨量950毫米,造成巨大洪災,18座水庫洩洪,330座小型水庫垮壩,即1963年海河特大洪水。而1975年8月河南省南部淮河流域的特大暴雨導致包括板橋水庫在內的62座水庫潰壩,即駐馬店水庫潰壩事件。

還有,官方說的超歷史洪水,王維洛說,「甚麼叫超歷史洪水?是以流量講?還是以水位講?它是以哪一個標準定義的?」這個洪峰流量(中共)都拿不出來,「拿出來宣昌的洪水流量,二十年一遇都不到的,最多是十年一遇的洪水。三峽是防百年一遇的洪水,千年一遇的洪水,萬年一遇的洪水,現在十年一遇都不到。」

官方對降雨量的描述、6月的報道說,「今年6月份以來,中國南方地區江西、湖南、湖北等25省遭遇持續強降雨,多個省份降雨量超往年,一些縣市降雨量突破當地歷史極值,引發洪澇災害。」

近日大紀元獲得中共河北保定市內部通知文件,要求頻頻提及「極端氣象數據」。

「它都往天上推,都是天災嘛。」王維洛說。

「黃河之水手中來」

李白有一首詩叫《將進酒》,其中詩句寫道「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然而,中共的詩人賀敬之在中共修建黃河三門峽水庫後,為其唱讚歌而寫成「責令李白改詩句:黃河之水『手中』來。」

「黃河三門峽水庫(即)三門峽大壩,這是一個失敗的大壩,後來江澤民到黃河去視察黃河三門峽水庫,他就念了這句所謂的詩句,他就說了自從有了三門峽這個水庫以後,黃河的水不是天上來的,是手中來的,是從水庫大壩來的。」

王維洛說,那麼現在人們可以說「江河洪水手中來」,「不是天上來的,是人控制的,所有的這些洪水都是從它水庫的閘門裏來的」。

聯合統一調度 人為造成洪災

官媒近期報道說,長江幹流監利以下河段及洞庭湖、鄱陽湖和太湖水位仍處於超警狀態,水利部對此組織指導各流域各地加密監測預報頻次,滾動會商研判等。截至目前,已累計調度大中型水庫2297座(次),攔蓄洪水647億立方米,避洪人員轉移723萬人,特別是通過科學調度三峽水庫及長江幹支流水庫群,有效降低了長江中下游和兩湖地區水位。

然而,鄱陽湖卻發生嚴重的長江水倒灌,致使鄱陽湖上游下來的水無法正常流入長江,加劇了鄱陽地區洪災,官方美稱「湖水水域面積加大」。

王維洛表示,既然聯合統一調度,長江抗旱防汛總指揮部(長江水利委員會)完全可以在上游大壩控制流量,完全可以不讓它倒灌。

「長江流域的這一百多個大水庫,包括這幾個大的湖都是它(指揮部)聯合調度的。」還有這個天氣預報,「天氣的中期預報、短期預報是準的,都是準的,天上在哪裏下雨,在哪塊雲下雨,哪塊雲不下雨,都是準的。而且有這麼多水文站,哪裏的流量都知道,調度的時候是用電腦、人工智慧,那怎麼調度出這麼個錯的。」

所以,可以說,今年的長江的洪水都是人為的,「任何出現的這個災害都是它聯合調度造成的」,王維洛說。

到底是天災還是人禍?

王維洛表示,中國9.8萬座水庫中長江流域有將近5萬座水庫,「每一條小河上都有水庫,每一條大河上都有十幾座水庫,沒有一條河流沒有水庫。而且每次建水庫的時候,它都告訴可以防百年一遇的、千年一遇的洪水,建一座水庫造福一方百姓,每次宣傳的。(若按)所有水庫都要發揮所謂的防洪效益,中國沒有洪災。」

但是,中共修建水庫的目的不僅僅是為了防洪,「它有很多目的。譬如說,我看到桂林那邊是8個目的,三峽是5個目的,它有防洪發電、供水灌溉、要買水、要養魚、旅遊、航運,都是它的目的。」

可是這些目的都是互相矛盾的,「譬如說像新安江水庫要給旅遊的,水庫乾了就沒景致了,沒有旅遊價值了,所以它必須把水抬高,所以平時的時候就叫千島湖。但水庫裝滿了水,如果(遇上持續暴雨)要緊急放水,那暴雨加上水庫裏放出來的水,等於人為地製造了一個疊加的一個洪水。」

而自今年6月以來,重慶、貴州、湖北、安徽等多地城市發生嚴重水患,部份城市中心地區被淹。不少居民疑惑,每年梅雨季也是有這麼大的雨,都沒發生今年的情況。王維洛曾表示,三峽水庫泥沙淤積、抬高河床,洪水水位會升高,極易生成洪水災害。

中國著名的水利工程專家黃萬里先生的長子黃觀鴻近日在接受新唐人採訪時也表示,修建大壩形成的淤積也是造成許多城市水患的原因,比如三峽大壩下游的宜昌,就由於淤積造成了這個水患。「宜昌的市中心它在黃柏河的南邊,40年(前)修建的葛洲壩它把黃柏河都淤高了,於是大水下來,雨水下來以後宜昌就變成一片汪洋了。」

中共國家減災委員會專家委員會專家、中國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原副總工程師程曉陶近日在談到南方地區洪災時對媒體表示:上世紀70年代,旱災的影響比洪災大;到了90年代,水災的影響超過旱災;進入21世紀後,水災居高不下,旱災也在上升,現在是水、旱災害頻發並重。

今年中國南方水災期間,中國水利部水旱災害防禦司副司長王章立說,「全國9.8萬多座水庫當中,小型水庫佔到了9.4萬多座。」

「1949年以來,中共主要的防洪措施是建水庫,它就把所有的錢都投到建水庫了,那你就看一下它所投資的這個防洪措施它有沒有發揮作用,這就可以知道這是天災還是人禍。」王維洛說。#